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五十七章 神識隱秘七寶閣【

第一百五十七章 神識隱秘七寶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秦浩軒暗暗咋舌,做這些事,看來刑說的的確沒錯,二十天內想學到破解禁制的地步,簡直是痴人說夢,光是臨摹幾個銘文就如此為難,又一次感慨:修仙真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啊!

秦浩軒臨摹了整整一天一夜,卻只臨摹出這個禁制的十分之一,看著天色露白的他,精疲力盡,神識在來來回回進入玉簡中,也消耗了許多。

此時的秦浩軒,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不是他不想馬上去找刑,而是動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在過去的一天一夜裡,進入神識,記住銘文,出來臨摹,再進入神識,記住銘文,出來臨摹……如此循環,神經綳得緊緊的,還生怕畫錯一絲半點,如此勞心勞力又費神,能不累么?

在臨摹時,秦浩軒好幾次想放棄了,但是閉上眼睛就想起赤煉子陰森恐怖的眼神,以及他仙樹境修仙者恐怖的實力,為了自己的小命,他咬牙堅持下來了。

並不是他沒有毅力和道心,相反秦浩軒一直是極有毅力和道心的人,只是這禁制實在是複雜得令人髮指!

躺在床上昏昏睡了一個時辰,恢復了些許精力的秦浩軒才爬起來,將臨摹好的部分收好,去找刑。

刑看到一臉疲憊的秦浩軒,罕見的沒露出鄙視的神色,大概是知道自己魔識太弱,不好意思拿這個笑話秦浩軒。

「這裡的圖形,只是禁制的十分之一,我臨摹了一天一夜也只臨摹出這麼多,看來要完全臨摹完,非得十天不可!」秦浩軒說得有些懊惱,將這張紙遞給刑後,坐在椅子上,開始思索是不是轉換戰略,否則等他將禁制解開,就只剩下十天給他準備了。

刑接過圖紙,也沒理會秦浩軒在說什麼,一雙眼睛時不時閃著精光,完全沉浸在這個圖紙的世界裡。

「筆。」

刑伸出手,在秦浩軒這討要了一隻筆後,開始在圖紙上寫寫畫畫起來。

起初他在這張圖紙上寫寫畫畫,將秦浩軒嚇了一跳,以為刑這傢伙會毀了他一天一夜的辛勤勞動成果,正要喝止時發現,他在自己基礎上添加的部分十分眼熟,不正是玉簡里的那個禁制嗎?

雖然秦浩軒無法一筆一划畫出來,但是刑畫出來後,他很快就認出來了,甚至進入玉簡查勘,和刑畫的對比起來,不得不承認刑的功底比自己確實強太多了,自己畫得十分生疏,還略顯凌亂,但刑畫出來的卻十分逼真,就連細微處,都跟這個禁制一樣。

為了不打擾刑,秦浩軒乖乖的為刑硯墨,扮演起書童的角色。

足足花了兩個時辰,刑一邊思索一邊仔細畫著,終於將玉簡里的那個禁制臨摹出來。

秦浩軒驚訝的望著刑,根據禁制十分之一的部分,將剩餘十分之九的部分補全,刑簡直是神乎其神了,這得在禁制上花多少工夫,才能將那些複雜的銘文記住,且準備無誤的編排到一起呢?

這傢伙長吁了一口氣,神情也略顯疲憊,畢竟將這些多銘文、細線準確無誤的畫出來,不但勞心還勞力。

「這麼看著我幹嘛,我說了我是幽泉冥族不世出的天才,天生的驚才絕艷,什麼東西一看就會,別說區區禁制,就算再複雜再厲害的禁制,都別想難倒我!」

秦浩軒自動將刑吹牛的部分過濾了,凝望著他道:「那就是說,這個禁制你會破解了?」

刑差點沒跳起來:「廢話啊肯定啊!我都能如此完整的將這個小禁制背下來,區區破解之法還不是手到擒來!」

秦浩軒認真的點點頭:「也是,你看起來也不像一個笨魔。」秦浩軒嘴裡毫無底線的打擊,但心中對刑卻無比驚訝和好奇,這傢伙到底是什麼身份,能解開禁制就不說了,竟然還能根據禁制的很小一部分,認出是什麼禁制,然後將它補齊,這得在禁制陣法上有多深的造詣啊!但這麼厲害的一個魔,卻只有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怎麼可能?

秦浩軒望著刑,心中暗暗想道:「難道真如葉師兄所說,刑受傷很重,至今沒緩過來?那他以前又是什麼境界,又犯了多大的孽,惹得這麼多幽泉冥物捨命追殺!」

感覺到秦浩軒古怪的眼神,刑倒是愈發的驕傲起來,道:「你就詆毀我吧,像我這種百萬年不出的天才魔,整個幽泉都沒有幾個!」

「行了,現在不是吹牛時間,快教我解開這個禁制吧。」秦浩軒感覺時間緊迫,至於刑的問題,他也不會說實話,自己想再多也是白搭。

「本天才才懶得跟你吹牛呢!」刑又自誇了一句後,開始跟秦浩軒說起破解之法,他伸手指著禁制的中央偏右部分,道:「這裡禁制符文最多,所有禁制光幕的形成和組成,都是由這裡控制的,所以應該從這裡著手,但是想破壞這裡,必須先從這裡開始。」

刑手指一移動,從最中央直接移到了最邊緣,道:「從八卦倫理來說,這裡是最容易攻破的地方,只要控制著神識,凝虛成霧,滲透這裡後,便可以將這裡破除,然後進入到這裡,這裡必須將神識霧化為滴……」

刑說得興高采烈,絲毫沒注意到秦浩軒的臉色極為難看,待他興緻勃勃的說完,秦浩軒告訴了他一個極為嚴峻的問題:「我神識強是強,但是我不會控制啊,從來沒學過該如何控制操縱神識。」

刑愣住了,目瞪口呆的愣住了。

他不敢置信的望著秦浩軒,道:「你確定你不會控制神識?那你的神識是怎麼修鍊的?莫非是天生的?」

「好像是吧!」秦浩軒十分認真的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