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五十九章 玉簡之中至尊寶【

第一百五十九章 玉簡之中至尊寶【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傻子啊傻子,老天你也掉個傻子給我吧!」

「他還以為自己撿了個大便宜呢!連神識是要老祖宗那級別才能修鍊都不知道,活該被宰啊!」

「哈哈……」

身後傳來的陣陣諷刺聲傳入秦浩軒耳里,秦浩軒充耳不聞,說起來他的確是撿了大便宜,只是那群人不知道而已。

現在他就想快點回去,學習神識運用方法。

回到房間,將這本擺在桌上,秦浩軒才鬆了一口氣,不出意外的話,自己學習神識運用方法後,解開禁制,學習,煉幾張保命靈符出來,二十天後的入紅塵危險係數就降低許多了。

忽然,秦浩軒想到一個問題:「這本他為什麼不上繳給門派,換取門派貢獻點呢?我記得門派是收秘籍的,用秘籍能換不少門派貢獻點。」

葉一鳴看了看,道:「這本殘破不堪,又只有下半篇,沒有修鍊神識的方法,至於運用神識的方法大同小異,這本神識入門的秘籍對門派沒半點價值,不收也是正常的。」

按照的介紹,秦浩軒將腦海中霧狀一般的金色神識凝聚起來,組合到一起,然後凝成一個識紋法陣,這枚識紋法陣比秦浩軒瞎子摸象凝聚出來的神識金棒不知道要堅固多少倍,而且凜凜然散發出逼人的氣勢,這枚猶若翻天印縮小版的小小光印在他的腦海中旋轉翻騰,透出一股極其強大的威勢,按照殘篇的介紹,隨著神識的強大,這枚識紋法陣便會變大。

也就是說,在這枚識紋法陣可以像板磚一樣砸人,但是隨著神識變強,它會生出種種威能,秦浩軒看著這枚識紋法陣,默默體悟著它的威力,心中不由自言自語:就算沒有別的用處,拿去砸人也比自己以前亂砸一氣要強。

學會了基本的神識運用方法,秦浩軒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上課時打坐或睡覺,楚長老看向自己的眼神那麼的恨鐵不成鋼,原來這些東西這麼有用。

刑一臉嚴肅的對秦浩軒道:「開始吧,我現在跟你說禁制的基本原理和解開這個禁制的方法。」

「禁制是中一門重要的學科,在我們修鍊過程中也很常見,比如水府令牌,如果不是我會解禁之法,是絕對拿不到的,十有**的好東西都會有一層禁制,不管是你們修仙界還是我們幽泉,禁制都十分重要,想破解禁制,關鍵要摸透它的原理,當然,想摸透原理,雖然這個原理萬變不離其宗,但細節處各不相同,想要摸准這些細微處的複雜變化,就需要對有很深入的研究,這個你只能在以後慢慢學了,我先把這個禁制的原理跟你解釋一遍,然後告訴你該怎麼用神識破解它……」

刑難得這麼嚴肅,倒讓秦浩軒覺得有些不自在了,但隨著刑講課內容的深入,他漸漸吃驚,刑這傢伙別看平時嬉皮笑臉沒個正形,但他講起課來絕對比楚長老講得還要好,深入淺出,一些簡單的地方,用簡明扼要的幾句話準確的概括,然後一句帶過,但是一些重要複雜的地方,他會不耐其煩的講解,很快將這個禁制分析完畢。

「呼,沒想到這麼重要,我可得好好學了!」在刑教了秦浩軒解禁之法後,秦浩軒長吁了一口氣。

光是講解這個解禁之法,刑就花了足足一個時辰,秦浩軒也聽得十分認真,他可對刑上次解除禁制時發生的爆炸記憶猶新,若是自己遺了漏了,解不開禁制事小,毀了事大,他現在全部的寶都押在上。

解禁之法講完,從玄奧的陣法世界中回過神來的秦浩軒認真的對刑道:「往後你可要好好教我陣法!」

刑翻了翻白眼,做了一個數靈石的手勢,道:「學費很貴的。」

秦浩軒清了清嗓子,義正言辭的說道:「現在你我是一條船上的螞蚱,如果你不想回幽泉被追殺的話,那你就必須得到我的幫助才能繼續隱匿下去,若是沒有我的暗中照應,你很快就會露出馬腳!如果我出了什麼事,你覺得你還能在太初教活下去?」

刑鄙夷的瞪了秦浩軒一眼,但不得不承認,他說得還真有幾分道理:「但是學費是不可少的!知識是無價之寶,如果你給的價格低了,就是侮辱知識,會遭天譴的!」

秦浩軒懶得理會刑的叫囂,凝神靜氣,準備解開禁制。

他按照刑說的方法,將自己如金霧一般的神識,凝聚成一個個小小的識紋法陣,別看這些識紋法陣只有綠豆大小,但卻已經是秦浩軒的極致了,這些識紋法陣煉製出來後,在秦浩軒的識海中隨意飄蕩著。

秦浩軒按照刑的方法將他們規則的排布,組成了一柄尖刀的模樣,這柄由許多識紋法陣組成的小刀散發出淡淡金光,刀氣逼人,即便秦浩軒自己都覺得凌厲無比,原本對刑所說的辦法還有幾分疑慮,現在卻自信了幾分。

這柄由許多小小的識紋法陣組成的小刀,即便硬刺,也能將這禁制刺破了吧。

秦浩軒按照刑說的步驟,小心翼翼開始破解起來。

半個時辰……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兩個半時辰……

秦浩軒額頭滲出汗珠,衣衫也被汗濕。

三個時辰後,玉簡表層終於浮起一陣淡青色華光,第一層禁制終於解開了!

雖然得知正確的破解之法,但是解除這個禁制,勞心勞力了三個時辰的秦浩軒精疲力盡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連動動手指頭都不願意,他實在太累了!

神經高度緊張不說,還要全神貫注的,禁制一解開,全身肌肉酸疼,就像被千萬匹馬在身上踩過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