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六十六章 相望難言自然經【

第一百六十六章 相望難言自然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一時間,黃龍真人心頭生出拍死秦浩軒的衝動,若不是這傢伙從中作梗,徐羽豈會不賣行氣散給張狂?張狂得到這種行氣散,修為進度必定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說一日千里都不為過。

當然,這個衝動很快便在黃龍的心中消失,身為太初掌教,本該一視同仁,即便不能做到一視同仁,這不該有拍死哪個沒犯錯的弟子的念頭。

黃龍心頭暗笑自己,這些年修的心境去哪裡了?居然被一個弱種弟子給刺激了一下,不該不該啊。

黃龍真人有些無奈,身為掌教的他,在太初教中很少會有無奈的時候,只是這一刻……他面對徐羽真的無奈了,身為掌教總不能逼著她把東西賣給誰,即便徐羽不是紫種,他都拉不下臉來幹這種事情,何況……徐羽也還是紫種!

無奈之下,黃龍真人只得再次道:「張狂這孩子性子確實跋扈了一些,為此本座也多次訓誡過他,他也表示一定痛改前非,友愛同門,而且他本性不壞,本座相信他只是鬧著玩玩罷了。」為張狂說這些話,黃龍真人自己都覺得虛偽,因為他都不止一次得知張狂要置秦浩軒於死地,還是那弱種屢屢化險為夷僥倖逃脫,但為了勸徐羽賣行氣散,黃龍真人也只好厚著臉皮說這話了。

徐羽依舊堅定而倔強的搖頭。

「這樣吧,本座將張狂叫來,你們握手言和,往後互相提攜,如何?」黃龍真人心頭愈發不爽,看著徐羽如此堅定的拒絕,他心裡拍死秦浩軒的衝動更盛,但又不得不和顏悅色的和徐羽說話,這種低三下四求人的話,他都好幾十年沒說過了,卻沒想到現在對一個小輩弟子說上了。

黃龍真人的話落在徐羽耳里,她聽得十分清楚,掌教口口聲聲說讓張狂和自己冰釋前嫌,卻絲毫不提浩軒哥哥,顯然浩軒哥哥的生死對他來說無關緊要,她堅定決絕的說道:「若是張狂一日與浩軒哥哥為敵,我徐羽發誓,一日不賣他行氣散,哪怕被逐出山門亦在所不惜!若是掌教真人覺得弟子愚昧不開竅,請將您賜予我的獎勵收回吧。」

徐羽的話將黃龍真人嚇了一跳,隨後臉色陰沉下去,很不好看。

黃龍真人從徐羽的語氣中聽出了怨恨,若是一般的新人弟子敢這麼跟自己說話,那麼自己也還是要訓斥對方一番,甚至把對方關起來,讓他好好背誦一下太初教規,什麼叫做不得頂撞掌教!

只是……徐羽是紫種啊!黃龍真人捨不得啊,而且這小丫頭片子如今做的事情,說真的……還真算是一件非常講義氣的事情!這種事情若是放在平日里,那是要給獎勵誇獎的啊!

只是如今……黃龍真人頭疼的很,很想去打聽一下是誰把秦浩軒帶到山上來的,把那小子關起來出出氣算了!

不止黃龍真人被徐羽的堅決嚇到了,一直一言不發的蘇百花猛然站起來,走上幾步,對黃龍真人行禮道:「掌教真人,既然徐羽不賣行氣散,咱們也不便強求,但是您金口玉言,賜給徐羽的獎勵可不好收回吧?哪有獎勵賜出去又收回來的道理?」

黃龍真人苦笑一聲,揮了揮手,道:「罷,罷,你帶徐羽走吧。」

「是。」蘇百花鬆了一口氣。

掌教身邊的道童拿著獎勵清單,對蘇百花和徐羽道:「請隨我來。」

看著蘇百花和徐羽離去的身影,黃龍真人眼神略微走神,自言自語道:「本座是不是要召見一下這個秦浩軒?或許做通了他的工作,張狂就能在徐羽那裡買到行氣散,若是他得到這種行氣散,修鍊速度該有多快!我太初教大興的時代便要來臨了啊!這秦浩軒……」

同時,黃龍真人也在斟酌著新弟子入門時的待遇是不是要提高一些,在新弟子入門之時,門派故意提供很差的住宿條件,就是想讓這些弟子們知道,修仙是一件艱苦而辛苦的活,仙道無情,除了自己努力修鍊,依靠自身實力闖出一番天地外,別無他法,卻沒想到因此成全了秦浩軒,當時弱小的徐羽無所依靠,秦浩軒無私的伸出援手,以至於他們日後的關係竟然變得如此的鐵,也傷害了徐羽這個紫種對門派的感情,讓她只信任和依賴秦浩軒。

就在黃龍真人沉思時,接引道人報:「啟稟掌教,自然堂堂主璇璣子求見。」

黃龍真人愣了一下,平日里仙風道骨的眼神,在這一刻變得異常複雜,最後聲音很是輕柔的說道:「請他進來。」

太初的接引道人也愣了一下,一般其他堂的堂主前來求見時,掌教真人說的都是「傳」,這個從來不來黃帝峰的自然堂堂主,居然用的是「請?」

片刻後,璇璣子在接引道人的帶領下走了進來,他見到黃龍真人,躬身一禮道:「璇璣拜見掌教師兄。」

璇璣子雖然實力低微,甚至比不上其他四大堂的道傳弟子,現在才仙苗境二十九葉,但他卻和黃龍真人平輩,黃龍真人看到他也要給幾分面子。

黃龍有些愕然的望著璇璣子,璇璣子的眼神清澈透亮,其中帶著幾分保持距離的禮節。

黃龍真人看到璇璣子的狀態,心中輕輕嘆了口氣,抬手說道:「坐吧。」

璇璣子躬身彎腰再次行禮,方才挺直腰板入座說道:「師弟前來,是想求掌教師兄一事。」

「且說。」黃龍真人示意璇璣子嘗一下手邊那補身子的茶。

璇璣子擺手拒絕了後才道:「自然堂日漸式微,道統傳承已然取不到了,但是近日自然堂出了一名資質絕佳的弟子,但苦於沒有合適的道門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