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仙道無情為長生【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仙道無情為長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黃龍真人依舊是一臉和顏悅色,絲毫沒有因為上次的不歡而散而心生芥蒂:「徐羽,坐。」

徐羽謝過後,十分自然的坐了下來,她很清楚掌教將自己召來的用意,她在來的路上就已經暗暗下了決心,只要牽涉浩軒哥哥利益和安危,就算他拿性命威脅自己,自己也絕不屈服!

「你這十天的進階很快,很讓本座意外。」黃龍真人一開口便贊道:「每兩天出一片仙葉的速度,十天出了五片仙葉,這種速度和頻率別說咱們太初教,就連修仙界中也很少有人達到。」

面對掌教的稱讚,徐羽只是淡淡一笑,並不說話。

黃龍真人見徐羽這幅模樣,知道她對自己已經存了戒心,自己以掌教之尊跟一個小輩說些廢話,傳出去也臉上無光,於是他話鋒一轉,開門見山道:「你是本座見過的最奇特的弟子,竟然能煉出比普通行氣丹效果好百倍的行氣丹,這種資質悟性和氣運,太初教絕無僅有,但是修仙並不是一個人就能修成的,本座希望你能將你的配方公布出來,讓更多人受益,若是門派整體實力提升,你也能獲得更多的修仙資源。」

黃龍真人直接曉之以利,見徐羽依舊不動心,道:「本座也知道這配方是你的大秘密,但只要你能將配方公布出來,想要什麼獎勵,你儘管開口。」

「殺了張狂。」徐羽幾乎毫不考慮的脫口而出,道:「只要掌教答應親手殺了張狂,我便將行氣丹和行氣散的配方公布出來。」

黃龍真人的臉色一瞬間無比難看,他沒想到看似柔弱的徐羽竟然會提出這種兇殘的要求,哪怕她想要幹掉一名普通弟子,這種事情都是沒可能的!何況是無上紫種的張狂?

再說,黃龍真人最初想要得到行氣丹也是為了給張狂服用,把張狂給宰了,拿行氣丹來幹什麼?擺設?好看?

「你這話以後莫要再說!」黃龍面色冷峻,聲音帶著幾分怒意:「太初的規矩你都給忘了是嗎?殘害同門?便是紫種,本座也不饒你!你可以去問問張狂,他那日說完那話,本座是否只是關了他幾天?還是親自教訓過他?」

徐羽低頭沉默不再說話,張狂那日當著掌教的面說要宰了秦浩軒,事後她也聽說了,掌教不但關了張狂多日,還正兒八經的收拾了他一頓,聽說藤條都打斷了好幾根!

徐羽不鬆口,黃龍真人也毫無辦法,他微微嘆息一聲,心裡不是沒動過將徐羽強行拘禁逼問的念頭,但是徐羽幾乎已經是百花堂內定弟子,若是自己將她拘禁逼問,或者有一絲半點對她不利的表現,恐怕百花堂就要鬧騰了,他作為掌教雖然極喜歡和看好張狂,但是也不希望為了張狂鬧得太初教四大堂不睦,動了門派根基,將會得不償失。

黃龍真人道:「除了殺張狂?」

「請掌教恕弟子不公布!」徐羽微微躬身一禮,目光堅毅決絕,臉上露出視死如歸的神情,在她說出這句話時,就已經將自己放到張狂的對立面,並且做好被掌教懲處的心思,甚至連最壞打算都做好了。

黃龍真人見徐羽這幅表情,知道再說下去也是徒勞無益,而且只會讓徐羽怨恨自己,於是他話鋒一轉,換上一臉笑顏,道:「不說這個了,你既然能煉出這種行氣丹,本座希望你能夠顧念同門情誼,將這些行氣丹出售給有需要的人,比如說這位古雲堂的赤煉子師叔。」

徐羽順著黃龍真人的手勢指點,看到了一旁臉色慘白,顯得病怏怏的卻滿臉陰鬱的赤煉子,道:「你便是古雲堂的赤煉子?」

赤煉子面色一滯,他沒想到徐羽對自己竟然如此不禮貌,直呼其名毫無尊卑之分,但有求於人,他還是十分好脾氣的說道:「是的,我前些日子修鍊岔氣,損了些壽元,現在急於突破境界,想請徐羽師侄賣幾顆行氣丹給我,價格方面必定不會虧待了徐羽師侄。」

徐羽面不改色的委婉拒絕道:「赤鍊師叔,弟子煉製行氣丹的材料稀少珍貴,很不好找,現在手上也沒有足夠的材料再煉製,還請赤鍊師叔見諒!」

對於赤煉子和秦浩軒的過節,徐羽一清二楚,秦浩軒拚命提升實力和煉製符籙,就是為了在入紅塵時在他手裡逃命,徐羽恨不得他快點死,哪裡會賣行氣丹給他?

「好吧,徐羽師侄若是收集夠了材料,請為我煉製一些行氣丹,價格方面絕不會虧了你,若是師侄收集材料方面遇到什麼困難,請儘管開口,我一定儘力幫你收集。」礙於掌教在,赤煉子強忍著怒火,好聲好氣的對徐羽道:「麻煩師侄了。」

徐羽微微頷首,但從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是絕對不會將行氣丹賣給自己的。

赤煉子不禁在心頭暗暗思忖:據說這個徐羽和秦浩軒關係極好,莫非秦浩軒將自己的事也告知了她?若是自己能除掉秦浩軒,她沒有了顧忌,自己再出大價錢,她想必就會賣行氣丹給我了。

赤煉子越想越覺得對勁,而這時黃龍真人也和徐羽寒暄道:「時候也不早了,徐羽你回去休息吧,不要辜負了自己的這番資質和運氣,在修鍊的同時,也妥善安排行氣丹的分配,將它們給更需要的人發揮的作用會更大。」

黃龍真人話里的意思,徐羽豈會聽不出來,她微微一笑道:「弟子謹記。」

在徐羽走後,黃龍真人和赤煉子兩人同時沉默。

「掌教師伯,徐羽的態度您也看到了,簡直是目中無人,完全不顧我太初教數千年來的尊卑禮數,更沒有絲毫友愛同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