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九十一章 紅塵之中一仙人【

第一百九十一章 紅塵之中一仙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老子考慮一下……」刑心中有些煩躁,若是換個人這麼跟自己說,那就隨口發個誓言,回頭翻臉不認賬就好了!可偏偏是老秦,自己不想騙對方!這些日子自己在太初小心翼翼的很是不爽,確實打算回頭吃幾個太初的人,出出氣!

可是,若真的答應下來……刑很是頭疼,自己一個殺伐果斷,在幽泉都縱橫馳騁的牛逼魔,怎麼偏偏對人間的秦浩軒硬不起心腸?

秦浩軒等待著刑的答覆,同時從懷中取出千里鏡。

凡是秦浩軒見過的人,都可以用千里鏡將他搜出來,秦浩軒用千里鏡看赤煉子的位置。

千里鏡中的赤煉子正駕馭符劍飛行,在赤煉子附近也有一條小溪。

刑覺得眼熟,自言自語道:「這地方好眼熟呀!」

秦浩軒多看了幾眼,忽然拍著額頭猛地站起來:「我靠,那不是我們剛跑過的路嗎?赤煉子追上來了!快跑!」

秦浩軒立馬站起來,將換好靈石的萬里符拿在手裡,立刻催動逃離。

在秦浩軒催動萬里符剛剛跑出去,赤煉子就已經站在他們剛剛休息的地方,看到追上來的赤煉子,秦浩軒毫不猶豫的再加了一把勁。

赤煉子剛剛藉助好不容易追到秦浩軒,卻沒想到這傢伙鼻子比狗還靈,一下子從地上爬起來就跑,而且速度比之前絲毫不慢,自己竭盡全力的撲上來,卻撲了個空,又讓這小滑頭給跑掉了。

「本座倒是看看你能跑多久!就算你用的是增加速度的法寶,也定要抓住你!」赤煉子咬得牙齒咯咯作響,一雙眼睛閃爍著怨毒,如毒蛇一般,似要擇人而噬:「追蹤效果持續十五天,這十五天里老子窮追不捨,不信你有這麼多的精力催動法寶!而且這麼沒日沒夜的使用法寶,法寶也會徹底損耗掉的!」

看到秦浩軒一溜煙跑得沒影了,赤煉子恨恨的更換了符劍中的靈石,然後又驅動符劍追了上去。

他已經做好跟秦浩軒追趕半個月的打算了,在他想來,自己一時半會追不上你,但除非你的法寶能耐得住這麼高強度高消耗的折騰,否則以老子仙樹境的實力,非磨死你不可!

不得不說,萬里符的速度還是很快的,駕馭著符劍的赤煉子很快便被甩掉了,想到赤煉子的恐怖,秦浩軒一直跑到萬里符里靈石的靈力耗盡才停下來,匆匆更換了靈石後,取出千里鏡一看,我靠,赤煉子那傢伙又追上來了!

赤煉子剛剛趕到,秦浩軒已然逃跑,赤煉子習以為常的更換了靈石再度追上去。

如此數次,秦浩軒不論將赤煉子甩開多遠,或者逃到某個密林或者山澗,赤煉子總是能追上來,甚至有一次還險些逮住秦浩軒。

秦浩軒匆忙換了萬里符里耗盡的靈石,又開始一路狂奔,一邊對刑道:「這是怎麼回事,我不管跑多遠,不管朝哪個方向跑,這個赤煉子總是能追過來!」

刑略加思索,道:「你應該中了赤煉子追蹤的法術,可能是什麼追蹤術一類,這種法術一旦中了,在半個月內他隨時可以知道你的位置!」

秦浩軒一聽急了,就算他有足夠的靈石,長達半個月的逃命生涯也足以將他累死啊!

「刑,你幫我把這個追蹤法術破掉,不然這樣下去,等我身上的靈石耗盡了,咱們就等死吧!」

刑翻了翻白眼,道:「這個追蹤法術我沒辦法破掉,我現在實力不夠,而且下這個套子的又是仙樹境的強者,我哪裡破得了。」

聽了刑的話,秦浩軒感覺很不爽,道:「我自從拜入太初教以來,遇到比我強的,我總能以弱勝強!自從修仙以來還從來沒這麼狼狽過,被人這麼壓著打!」

刑道:「你的對手可是仙樹境強者,仙樹境強者這麼厲害,你不敵也是很正常的。」

秦浩軒輕嘆一口氣,語氣鏗鏘有力的說道:「可就這麼一直挨打嗎?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我們就沒辦法咬他一口?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做疼?」

說罷,秦浩軒對刑道:「你有沒有辦法反擊殺掉赤煉子,赤煉子追了我一整晚,在他眼裡我是一點反擊的能力都沒有,定然十分麻痹大意了,如果這時候我們忽然反擊,就算不能將他殺了,也能將他重傷,讓他不這麼囂張!」

「赤煉子認為你沒有反擊能力很對啊,你確實沒有反擊的能力嘛!要是有能力還跑什麼跑!」

「這不還有你在么?」秦浩軒拍了拍纏在自己手臂上的刑,道:「你懂得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反擊!」

刑說:「我修為不夠呀!現在我們修為真的很不夠!根本不可能傷到仙樹境的修仙者,現在我們實力不夠,靈石也不夠!如果赤煉子不是仙樹境,只是仙苗境四十九葉,在我們靈石夠多的情況下,我有上百種上千種的辦法弄死他,但是赤煉子一來是仙樹境的修仙者,二來我們手上就這麼寥寥幾顆靈石,怎麼整?」

「一點辦法沒有?」

「沒有!」刑回答得很乾脆,道:「如果我們能在人間界找到一些布陣的材料什麼的,或許還能勉強反擊一下,但現在確實是除了逃跑外,一點辦法都沒有。」

秦浩軒無奈,只好繼續逃跑,一直跑到萬里符里的靈石靈力再次耗盡,秦浩軒才停下來,為萬里符換上新的靈石後,用千里鏡開始搜索起附近的地勢來。

在前方几十里處,一個巨大的平原上,有兩支人間的軍隊正在打仗,雙方各自數千人的樣子,殺得昏天暗地,屍堆如山血流成河,戾氣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