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太初真傳顯神威【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太初真傳顯神威【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親衛長舉起手中大刀,劈向闖營者,蘇武則拔出鋒銳的佩劍,一劍就破開營帳,準備在營帳開一個口,逃向秦浩軒所在的營帳。

但他太高估他的親衛長了,闖營者嘴角牽起一絲不屑的笑意,手刀虛虛一划,一道刀氣激射而出,將親衛長手中精鋼大刀整齊切成兩截,連同他這個人也整齊的被切成兩段……

鮮血噴射而出,看到一地的血腥,闖營者一臉殘忍的笑了,笑得很開心。

他望著蘇武倉皇欲逃的背影,冷笑一聲:「你跑不掉的!」

他捏起一個靈訣,手勢變轉,一道靈力從他體內湧出,化作一顆石頭,狠狠砸到蘇武背上。

畢竟是在戰場上打過滾的將軍,蘇武除了初時的慌亂外,後面的表現還是很鎮定的,因為他知道慌亂毫無益處,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敵方上仙攻擊他時,他也反應過來了,舉起精鋼長劍擋在自己身前,這柄長劍做工極好,削鐵如泥不在話下,但在對方上仙的攻擊下,被擊成數段,蘇武也撞破營帳橫飛出去。

若不是這柄佩劍,蘇武肯定是必死無疑了,眼下他雖然受了重傷,但還拄著斷劍,能夠死死撐著身子不倒。

正在營帳中安坐如山,靜靜探聽動靜再做打算的秦浩軒感覺到淡淡的靈力波動,暗叫一聲不好,肯定是敵方修仙者前來刺殺蘇武,只要蘇武一死,士氣必然大降,就可兵不血刃拿下這支軍隊了,到時候自己就沒有地方躲藏,定然會被赤什麼子給抓去殺掉。

必須保住這支軍隊!秦浩軒衝出營帳,準備去幫忙。

「你不要命啊,對方是什麼實力你都不知道,就準備衝出去了!」正在仔細感覺對方實力境界的刑看到秦浩軒想都不想的衝出去,急得不行,秦浩軒要是掛了,誰教他,誰傳他?無奈之下只好跟在秦浩軒身後,亦步亦趨的保護他。

那名潛入的修仙者正掐指念訣,準備施展法術再攻擊蘇武,身經百戰不知殺過多少人,有戰場劊子手之稱的蘇武終於害怕了,一臉的驚慌失措,一雙如毒蛇般的眼神死死凝視著這名修仙者,他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上仙,他無可戰勝的存在。

那個前來刺殺的修仙者已經準備好了仙術,馬上就要攻擊蘇武,蘇武凡夫俗子之軀本就受了重傷,再受這一擊必死無疑。

不好!秦浩軒自知馬上靈法也來不及救援,對方可是仙苗境十四葉的修仙者,施展靈法凝聚靈力的速度可比我快多了,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蘇武死啊。

情急之下,秦浩軒一把揪住刑,當暗器一樣的把他丟出去,喝道:「救他!」

刑被直接丟了出去,他滿不情願的瞪了秦浩軒一眼,在空中施展,變成一面巨大的盾牌擋在蘇武身前,與此同時,那名修仙者的術法攻擊也到了,但被刑擋住。

「修仙者!」敵方陣營的那名修仙者一驚,看到秦浩軒之後立刻做好戰鬥的準備,同時暗暗責備自己太過粗心,連對方陣營里有修仙者都不知道,若是實力比自己強,自己這闖進來豈不是找死?

當他仔細凝視秦浩軒一番,看到秦浩軒不過是仙苗境四葉,又看到他脖子上掛著的那個有太初教印記的玉符時,他那一臉謹慎也散去了,換上輕蔑的冷笑:「都說翔龍皇朝派了個王爺去太初教請上仙,太初教是沒有人了么?竟然派一個仙苗境四葉的弟子過來,難道以為天下的散修都是廢物不成?」

言下之意,對專美於翔龍國,享盡翔龍國最優資源的太初教很不滿!

「我們陣營的上仙幫忙了,蘇將軍被保護起來了!」一名潰逃的士兵看到這一幕,立刻興奮得大喊了一聲。

立刻,逃離的士兵們都頓住了腳步,看到蘇武將軍果然被一面造型奇特的大盾牌保護起來,而秦浩軒則和敵方上仙在對峙,也不再逃離了,躲在一旁悄悄觀看。

敵方上仙冷笑一聲:「你仙苗境四葉的實力在凡人面前是無敵的,但在我面前,你什麼都不是,既然是太初教的人,那就……死!」

他十指翻飛捏動靈訣,然後揚手一揮,渾身靈力一振,在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圈懸浮的火球,約有十來個,每一個都有頭顱大小,冒出乳白色的火焰,顯然溫度極高。

他一揮手,這些漂浮於他身前的火焰冒出淡淡的死氣,砸向秦浩軒。

這些火焰和普通的火焰不同,雖然是火但總有股陰冷的感覺,讓秦浩軒很不舒服。

變作盾牌的刑連忙提醒道:「小心,這是,在你們修仙界都是邪門的功法,注意別被這些鬼火沾身……唔,不過你的身體強悍得很,這還沒練到家,也沒啥威力。」

那些躲在一旁圍觀的士兵看到這個造型奇特,保護蘇武將軍的盾牌竟然會說話,一個個目瞪口呆,心中掀起軒然大波,上仙的世界真奇妙啊!

敵方修仙者冷笑一聲,望著變作盾牌的刑道:「算你有些見識,你竟然會這種變形的仙法,我殺了他之後再抓你慢慢審問。」

刑也冷笑一聲:「本魔就怕你不夠格,本魔先吃了你再說!」

刑正準備變回原形,將這名修仙者幹掉,秦浩軒喝道:「保護好蘇將軍,防備還有別的修仙者!」

「放心!有老子在,便是赤煉子親來,都保的了平安!」刑的大話剛出口,秦浩軒便回了一句:「別亂說!烏鴉嘴這東西……有時候很靈的。」

刑一想也是這個道理,還是不吹牛逼的好,收攝心神觀察著四周的情況,同時依然有些不滿那散修的狂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