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九十九章 落花流水仙家繩【

第一百九十九章 落花流水仙家繩【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蘇武揮揮手,讓他們下去。

他們前腳剛走,蘇武在營帳中也呆不住了,後腳也出了營帳,來到秦浩軒的營帳外。

「上仙,末將有緊急軍情想與上仙商量,不知上仙方便否?」蘇武來到秦浩軒帳外,恭恭敬敬的請示。

正在打坐練氣的秦浩軒聽到蘇武的請示,心中生出微微感觸,若是自己沒有上太初教修仙證道,眼下翔龍國內亂,自己肯定是應招入伍拉壯丁的命,見到這些高高在上的將軍只有卑躬屈膝的份,但自己修了仙后,這些所謂的權貴見到自己也得恭恭敬敬的,行事言語絲毫不敢僭越。

這便是修仙者與凡人的區別!

這便是仙凡之別!

入紅塵……紅塵煉……

秦浩軒開始漸漸明白為何要入紅塵了,同時也開始感嘆……自己這次進入軍營之中,雖然被赤煉子殺的像喪家犬一樣亂跑,同時也是莫大的運氣……在這軍營之中更多的體會到了仙凡之別。

秦浩軒長吐了一口氣,壓下心頭的感慨,道:「進來吧!」

蘇武小心翼翼的走進來,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道:「蘇武拜見二位上仙。」

「俗禮便免了吧,蘇將軍有何事,請直言便是。」

蘇武站起來後,道:「上仙,又有一路敵軍逼近我們,最遲明天早上便能趕到此地,根據潰敗逃來的兵士說,他們陣營里也有仙人存在,眼下這峽谷橫亘在我們前方,我們穿不過去,似乎只有迎戰一途,具體應對方法,還請上仙明示!」

倒霉!秦浩軒心中暗罵,本以為能消停幾天,現在看來又麻煩了!畢竟對方的散修到底是怎樣的沒人知道,萬一來個四十九葉境的……自己除了逃跑沒別的辦法了……運氣不好,可能還會掛在這裡。

「容本仙觀瞧一二……」

秦浩軒在千里鏡上看過附近地勢,若是繞過這峽谷,路徑崎嶇難行,只能容一人通過,對自己這種修仙者來說自然如履平地,但對於凡夫俗子的數萬軍隊,行走起來絕對慢如螞蟻,一個晚上的時間肯定撤不幹凈,到時候首尾不相顧,剩餘的那部分會被敵軍打得落花流水了,在這種情況下想不覆亡都難。

秦浩軒心中暗暗權衡道,自己若不離開蘇武軍隊,那就要和敵軍的修仙者一決雌雄,但若是自己離開這裡,那很有可能被赤練子發現。

究竟該何去何從呢?秦浩軒嘆氣連連,為了避開赤煉子那老東西,只能先留在蘇武軍中,萬一不敵自己還可以發動萬里符逃離,但若直接離開的話,很有可能馬上就被赤練子發現,仙樹境的赤煉子比一般修仙者可怕太多。

秦浩軒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你先去吧,明天我去會會敵軍那仙人!」

見秦浩軒應允幫忙,蘇武鬆了一口氣,滿心歡喜的磕頭拜謝後離去。

這一整天,蘇武將被打散的那路帝國軍隊整編起來,嚴加戒備,做好隨時應戰的準備,好在這一晚上並沒有敵軍前來襲營。

到了晚上,秦浩軒按照的運氣方法,將體內那股陰氣催動,揉入靈力中,然後按照的特殊手法,打入那個小玉瓶中,用的方法讓玉瓶里的鬼變得暴戾兇殘,且自相殘殺。

這道十分微弱但異常精純的陰氣一進入小玉瓶中,立刻瀰漫開來,凡是被這股陰氣沾到的鬼魂開始變得暴戾兇殘,鬼眼裡透出慘淡的紅芒,毫無理智的廝殺起來。

這些鬼魂越殺越兇殘,互相吞噬,越到最後這些鬼魂吞噬和吸取的死亡氣息也越多,足足折騰了一晚上,剩下的鬼不多了,但是它們也愈發的厲害。

到了最後,這玉瓶中只剩下一隻厲鬼,他將瓶子里的陰魂都吞噬掉後,已經成為了一隻低級鬼兵,秦浩軒觀察後確定,這隻低級鬼兵的實力在仙苗境二十五葉的水準!

「到底死了多少人,才煉出二十五葉的修為啊……」秦浩軒忍不住感嘆,自己拼死拼活的修鍊,這鬼神降臨一道……太過邪性了……

的最後一步是引鬼入體。

按照的說法,可以用的某種特殊方法引鬼入體,這隻厲鬼會存在於宿主體內,在手臂上出現一個鬼的印記,平時不會出現,在戰鬥時可以用的手法將這隻厲鬼激發出來,幫助自己戰鬥。

引鬼入體可不簡單,而且還是仙苗境二十五葉境的鬼兵,秦浩軒稍有猶豫,這時,玉瓶微微顫抖起來。

這瓶子里的鬼兵已經不甘呆在這玉瓶中,想要衝破瓶子出來作惡,這個玉瓶只是普通的玉瓶,並不是什麼法器寶器之類,它沒有衝出來是因為這隻玉瓶上貼了一張鎮鬼符,而且這鬼兵是在這瓶子里誕生的,所以這瓶子對它有天生的壓製作用,如果換個瓶子,即便貼上鎮鬼符,也肯定困不住這鬼兵。

一宿的時間過去了,那支叛軍在第二天一大早,便來到列陣挑釁,而有「上仙」秦浩軒作為堅強後盾的蘇武也毫無畏懼。

叛軍中一名先鋒大將騎著馬,帶著手下兒郎,威風凜凜的來到蘇武陣營前開始叫罵!

「蘇武小兒,快快出來受死,爺爺今天來取你頭顱了!」

「蘇武你是屬烏龜的么?你的爺爺們叫你出來受死還沒聽到?」

……

若沒有秦浩軒,蘇武以及他手下大將還會猶豫一番,但有上仙秦浩軒坐鎮,他們哪還懼怕對方?被人劈頭蓋臉罵了一早晨的蘇武派出一名先鋒官率了幾百人上前應戰。

只是雙方還沒接觸,對方的先鋒官丟出一根褐黃色的繩子,大笑著喝道:「孫子,嘗嘗爺爺的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