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一十二章 福至心靈頓悟開【

第二百一十二章 福至心靈頓悟開【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刑知道如何遮掩追蹤,作為施術者的赤煉子肯定也知道在哪些情況下會失效,以他仙樹境的實力一個個排查下來,找到自己確實不會多難。

秦浩軒皺著眉道:「可是現在我也沒辦法,一旦跑出軍營,以赤煉子的實力肯定會立刻感覺到我的氣息,不管我逃多遠他都會追上來!」

刑也有些頭疼,在仙樹境的赤煉子面前,不論秦浩軒有多麼逆天,不論他在幽泉冥界是多麼耀眼的天才魔,眼下都只有落荒逃跑的份,因為雙方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秦浩軒頭疼的揉著腦袋,自從知道赤煉子可能會一個個地方排查尋找自己後,他將萬里符放在最順手的位置,以便隨時可以逃跑。

他盯著萬里符看了看,忽然想起,這段時間的有意鍛煉下,他感覺自己的神識又有些進步了,因為下半篇神識運用的緣故,他在神識運用上也頗熟練了。

這個以前只解開第一層禁制,不知道現在能不能解開第二層禁制。

第一層的四個符就如此厲害,只是除了萬里符外其他三道符連材料都很難湊齊,不知道解開第二層禁制後,會不會有適合自己,且容易煉製的符籙。

秦浩軒心念一動,立刻取出玉簡,將神識探入一絲。

透過第一層,他的神識很快就接觸到第二層禁制的壘壁。

第二層禁制遠比第一層禁制複雜,秦浩軒將神識投入一絲後,赫然發現神識剛剛接觸到禁制壘壁,立刻有無數金色銘文浮起,將他的神識擋在外面,根本不得其門而入。

被拒之門外很正常,秦浩軒也沒有泄氣,他對刑道:「我想解開第二層禁制,看看有沒有適合我的符籙。」

本想抓緊時間苦練的刑點點頭:「第一層里的符籙就如此變態了,如果能解開第二層禁制,或許有更變態的符籙,只是解開第二層禁制,我估計對神識的要求很高了!」

秦浩軒懶得和他廢話,將神識探入,記住銘文的模樣以及排列,然後將其模樣臨摹出來。

上一次臨摹了十分之一,刑便將其他十分之九補全,並且告訴秦浩軒將神識凝成一枚枚細小的識紋法陣,合力破除禁制,但這一次秦浩軒一直臨摹出三分之一,刑才表示他知道這個禁制,然後主動將禁制補全。

看到刑知道這個禁制,還能按照記憶將禁制畫出來,秦浩軒再次對刑強悍的記憶力以及廣博的見識表示驚詫。

刑將這個禁制補全後,蹲在地上沉思良久,然後才提起筆,花了足足三個時辰,才在一個軍用地圖背面,畫出一個個識紋法陣,又將這些小小的識紋法陣按照順序排成一個古怪的形狀,道:「你就按照這個樣子,先用神識布陣,看看能否布好!」

秦浩軒在刑畫出來的識紋法陣上仔細看了許久,然後閉上眼睛,在意識海中開始臨摹起來。

有了第一次凝聚識紋法陣的經驗,這些小小的識紋法陣很快便凝聚成了,但是這些小小的識紋法陣要按照刑畫出的這個圖案布置,卻是相當困難,其難度絲毫不亞於臨摹禁制的銘文。

不管秦浩軒盯著識紋法陣看多久,他只要在意識海開始臨摹,腦海中原本清晰的識紋法陣圖案就會漸漸模糊,一開始連百分之一都臨摹不出來就忘了,從上午努力到深夜,看一次臨摹一次,如此不知幾千次,秦浩軒才熟記了十分之一。

刑看到秦浩軒額頭上密布豆大一滴的汗珠,趁著他休息的時候問道:「臨摹了多少了?」

「十分之一!」秦浩軒苦笑著搖頭,原本以為像第一層一樣,凝聚成一枚小小的匕首便能破掉禁制,卻沒想到如此麻煩,即便他全神貫注的投入,到現在也不過記了十分之一,而且越到後面越難記。

休息了一會兒,秦浩軒馬上又開始忙活起來。

這一次刑罕見的沒有打擊秦浩軒,看著全神投入而汗水濕透衣衫,連髮絲都在滴水的秦浩軒,心中無比震驚。

修仙難,難修仙。

在修仙路上有大成就的莫過於兩種人,第一種是集上天寵愛於一身的天資絕佳者,用人類修仙者來說就是紫種弟子,而另外一種就是道心堅如磐石的大毅力者。

紫種弟子極為稀少,他們只要稍稍付出努力,便能遠超同齡人,而大毅力者什麼時候都有,他們的成功除了本身堅如磐石的道心和毅力外,還需要莫大的際遇和運氣。

以刑對秦浩軒的了解,他初步具備一名大毅力者的潛質,至少他的道心是很堅固的,而且以刑對他冰山一角的了解,他的運氣很不錯,別的都不說,就說隨便什麼人都能學會的么?

秦浩軒這一次努力,一直持續到第二天中午,此時的他臉色慘白,就連嘴唇都蒼白蒼白沒有血色,連眼眶都深深的凹了進去,白眼球布滿血絲,比一個大病初癒的重症病人還難看。

刑卻知道,這是神識消耗過度,精疲力盡的緣故。

「多少了?」刑詢問道。

秦浩軒嘴唇動了動,吐出幾個字:「十分之二。」

刑點點頭,沒有再說話,秦浩軒的這種進度也在他的預料之中,雖然他的道心和毅力值得敬佩,但這種事還需要悟性的。

一點頓悟勝過十年苦讀,而這點頓悟除了自己外,誰也幫不了秦浩軒。

休息了一會兒,秦浩軒的臉色稍微好些,又要繼續努力時,刑說話了:「悟,悟,多悟!」

秦浩軒愣了愣,詫異的看了一眼平日里弔兒郎當的刑一眼,瞬間就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朝他點頭示意後,目光重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