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千兩千三四千【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千兩千三四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刻刀在空中比划了一陣後,秦浩軒睜開眼睛,在這麼小的符體上雕刻幾百個銘文已經很難了,銘文的數量每增加一倍,雕刻的難度可不止增加一倍。

而銘文數量增加十倍,那雕刻難度增加豈止百倍!

秦浩軒的信心瞬間崩塌,當初製作萬里符時,光是練習符體雕刻就花了那麼久,廢了那麼多玄鐵才算熟練,現在要在同樣大的符體上雕刻十倍數量的銘文,秦浩軒哪能不泄氣!

這是秦浩軒第一次喪失信心。

見刑在望著自己,秦浩軒聲音低沉的說道:「凡人符銘文數量是萬里符銘文數量的十倍之多,即使給我十年時間都沒有信心成功雕刻出來,更何況赤煉子給不了我幾天,而且我還只有一枚符體,只有一次雕刻的機會!」

「你沒有信心了?」刑直言不諱,語氣中透出幾分鄙夷。

「是,我目前根本做不到!」秦浩軒直接承認。

想起這麼小的符體上要雕刻數千個銘文,而且還不能有絲毫差池,因為他只有一塊符體,更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去練習,因為赤煉子正在瘋狂尋找他,秦浩軒忍不住泄氣了。

刑冷笑道:「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以前你是凡人時,能想到現在你會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嗎?如果我沒猜錯,你踏上修仙道路最多一年吧?」

諷刺了秦浩軒幾句,刑冷笑著搖頭走到一旁:「擁有這麼強的神識,破除第二層禁制遠比雕刻幾個銘文難上百倍,你兩天時間都能辦到,卻說自己連雕刻幾個銘文都做不到,這麼輕易就說放棄,對得起你死去的蒲師兄,對得起你蒲師兄的託付么?」

「修仙本就是與天斗,你連一方小小的符體都鬥不過,憑什麼和天斗?」

刑的這幾句話,如晨鐘暮鼓響徹秦浩軒耳畔,將他從頹廢的情緒中驚醒。

一個個零碎的畫面出現在秦浩軒腦海……

在禁閉山初遇蒲漢忠,他在自己危難時救下自己,在入道三個月中盡心儘力的教導自己,在他臨死前留下遺信,讓自己好好努力,照顧自然堂師兄弟,幫助師父延壽,還拜託自己去他家鄉看看……

如果自己就這麼放棄,一旦被赤煉子找到就肯定沒有活路,若是自己這樣窩囊的死了,在九泉之下有何臉面見蒲師兄?

想起蒲師兄,兩行眼淚從秦浩軒臉頰滑落。

原本失去的信心又一點點重拾,最終變得勢不可擋的信念!

「老子不能死,不能死!赤煉子,就算你是仙樹境強者又怎麼樣!我要活下去,我還有很多事沒做完,我還要一步步攀上仙路巔峰!我不能倒下,我必須煉製出這枚凡人符!」

秦浩軒原本黯淡的眼神漸漸明亮,目光愈發堅定,最終重新閉上眼睛,如痴如醉的揮舞著刻刀,彷彿並不是在畫著一個個晦澀的銘文,而是在描繪著最愛的心上人,隨著時間流逝,秦浩軒的一筆一划愈發圓潤自如。

看到秦浩軒這些反應最高興的還是刑,他摸了摸後腦勺,在心裡自言自語:「隨便狐假虎威吼兩句,他竟然又嘗試起來了,拾起信心的速度真快。」

秦浩軒不斷的揮舞著手中刻刀,在空中模擬著細小複雜的銘文。

一次次失敗,一次次嘗試……

此時的秦浩軒完全沉浸在銘文的世界中,盡情揮灑著刻刀。

在閉著眼睛的秦浩軒腦海里,有一枚金色符體,這金色符體是由秦浩軒神識凝結而成,隨著秦浩軒手裡刻刀在虛空揮灑,銘文便出現在這個金色符體上,就像以前用玄鐵在練手一般,不同的是以前用真正的玄鐵練手,現在用神識凝結符體練手。

秦浩軒手中刻刀揮舞得很快,金色符體上出現銘文的速度更快,一呼吸間便失敗了十餘次,換過十來個金色符體,好比練廢了十幾塊玄鐵一樣,這些神識凝成的金色符體連丟都不用,直接讓它散去,又重新用神識凝聚出新的金色符體即可。

不過這一切全神投入的秦浩軒並不知道,無法探知秦浩軒神識的刑更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順其自然的發生了。

起初,他只能在上面寫數百個銘文,符體上就已經沒有地方可寫了,緊接著他嘗試著減小銘文體積,一步步壓縮,沒多久,能寫一千個銘文了。

一千一,一千二,一千三……

兩千一,兩千二,兩千三……

……

這個過程說起來容易,但在同樣大小的符體上每多雕刻一個銘文都要付出莫大努力和刻苦訓練。

看到秦浩軒發瘋似的演練,刑也閉上眼睛繼續修鍊,到第二天刑睜開眼睛,秦浩軒還在瘋狂的演練,只是他的臉色蒼白,一副神識消耗過度的樣子。

「以前只是聽他偶爾提起過蒲師兄,沒想到蒲師兄帶來的影響真大!」刑知道自己的話刺激到秦浩軒,卻沒想到能刺激這麼狠,讓本已經失去信心的秦浩軒絕地逢生。

最讓刑想不到的是,秦浩軒這一晚上用神識練習銘文雕刻,足足練了一萬遍!

一萬次是什麼概念?如果是用玄鐵練手,一萬塊符體大小的玄鐵足以塞滿整個營帳,足夠秦浩軒以每天三塊的速度雕刻近十年!

而這僅僅是秦浩軒一晚上的練習量。

這就是神識強大的好處,這種好處是作為幽泉冥界天才魔刑所體會不到的,因為他神識太弱小,而那些知道神識有這個作用的強者,最少也是仙嬰道果境修仙者,他們也不會無聊到將精力放到練習符體銘文雕刻上。

終於,在第二天上午,秦浩軒緩緩睜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