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一十八章 機緣送來莫推卻【

第二百一十八章 機緣送來莫推卻【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這個日記本上除了記載著前來助拳師弟妹的名字外,前面的日記里還能找到這幾個人的實力、符獸、喜好和性格。

看到這些,秦浩軒眉頭緊皺,對刑道:「金燕玲也有一頭威力極強的符獸,而且她以前是江湖人士,一身武功出落得很不凡,在修仙之後將凡間武術融入戰鬥靈法中,所以她的戰鬥力極為驚人,據說她還擅長采陽補陰之術,有個外號叫紅粉仙子!而那個龍天傲就更厲害了,性格嗜殺,並且他的底牌是極為邪惡的招魂符,被他招魂符打中,就算修仙者都得死!」

刑也皺著眉頭,顯然敵人之強出乎意外。

「要不我們逃吧?」秦浩軒想了想,嘆口氣道:「離開這個軍營,用凡人符的掩藏氣息,躲過赤煉子的搜捕,再另外找一個地方躲著!這三個人任何一個都有極為恐怖的殺手鐧,一對一打的話,或許憑著我的身體強度,以及各種殺招手段,再加上你我的配合能僥倖打贏,可三個人一哄而上,就算你幫我也死定了!」

刑搖搖頭,道:「不能跑,跑了更麻煩,赤煉子仙樹境的實力,比他們三個更可怕!而且你的凡人符每天五百顆下三品靈石,就你的靈石根本不夠用的,一旦碰到赤煉子,必死無疑!而在他們三個面前,只要我們敢拼,還是有活路的。」

「活路?」秦浩軒眼睛一亮:「快說!」

刑想了想後眼珠子一轉,露出嘿嘿笑容,原本臉上還有的幾分緊張也一掃而光,他用誘惑的語氣對秦浩軒道:「既然我們沒有信心被動防守,那我們就主動出擊唄!」

「主動出擊?」秦浩軒一愣,看到刑擺出這幅模樣,心底生出警惕,道:「你先說說。」

刑指著秦浩軒手中的黑色日記本,露出一臉壞笑,道:「這日記本上不是記載著他們的實力、性格以及喜好么?既然這樣,我們就用凡人符掩蓋氣息,然後投其所好接近他們,只要他們放鬆警惕,馬上出其不意的偷襲殺掉他們!」

聽到刑的這個辦法,秦浩軒明顯愣了愣,用警戒的眼光上上下下掃了刑一眼,然後露出一個原來如此的笑容:「好傢夥,幸好我認識你認識得早啊,你沒用這種陰險辦法對付我啊!我以前覺得我在同齡人中算是比較成熟穩重,足智多謀,可是跟你比起來我還嫩得很啊,碰到你我才知道自己要學的還有很多!」

刑拍了拍日記本,露出一個開心的笑臉,英俊的臉上閃過幾分得意:「那是自然,連這點智商都沒有,我還怎麼號稱天才魔!我們只要按照這個日記本上對來人的性格、喜好對症下藥,設好圈套等他們來鑽就行!」

秦浩軒想了想,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只是風險比較大,但是風險和收益是成正比的,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想必這幾名仙苗境的散修,仙樹境的赤煉子更加可怕!

想了想後,秦浩軒臉色一凝,下定決心道:「就這麼辦,我們先研究研究他們的性格特點,然後再想辦法挨個偷襲!嘖嘖,這個日記本落在我手裡只能知道敵人的基本信息,可是落在你手裡,簡直就是害人指南針啊!」

刑得意一笑後,道:「這話我愛聽,作為幽泉冥界天才魔,我的聰明才智自是不必多說,既然咱們是好兄弟,我當然會想方設法為你出謀劃策助!」

從刑的手裡拿過日記本,秦浩軒翻了翻後,指著華陽的名字,道:「這個人是徐長生的師弟,仙苗境十五葉境的實力,他距離這裡不算太遠,明天一早就能趕到。」

「這個華陽極度貪財,只要有一顆靈石的好處他都會跑過去,我們就從這方面下手吧!」刑想了想,又說道:「華陽這人生性多疑,他肯定不會隨便相信別人的,所以我們的圈套一定要設好,不能出現半點紕漏,否則一旦他跑了通知其他兩個人,到時候三個修仙者一起來了,到時候要逃跑的便是我們了。」

秦浩軒神情淡然的望著刑:「對付華陽設一個什麼圈套好呢?」

「這還不簡單,華陽這人極度貪財,徐長生的日記里說了,哪怕有一個靈石的好處他都不辭辛苦的想得到,既然如此,我們就假裝附近有一條靈石礦,以他的心性就算懷疑也肯定會去一探究竟!」刑幾乎不假思索的說道:「他來的方向是正南方,在正南方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山,隨便在山找個山洞,然後帶他去,再出其不意的殺了他!」

秦浩軒聽得眉毛一跳,道:「好計劃,果然是幽泉冥界天才魔才能想出來的計策,說詳細點!」

被秦浩軒馬屁一拍,刑飄飄然了,想了想道:「首先我們必須啟用凡人符,花費五百顆靈石啟動凡人符,將你身上的修仙者氣息全部掩蓋起來,然後你假裝成附近的農民,在那個山洞裡挖到煤礦了,由你挑著煤回家,我們再在你的煤裡面放上幾顆靈石,恰好遇到他後,讓他恰好看到靈石,這樣他肯定會問靈石是哪裡來的,你將他帶到那個山洞裡,告訴他是山洞裡挖的就行,你提前將無形劍埋到山洞裡,等他進了山洞放鬆警惕了,你驅動無形劍施展殺招,我在背後偷襲,我們兩聯手殺了他!」

聽完刑的計劃,秦浩軒的眉頭又皺起來了:「驅動凡人符一次要五百顆下三品靈石,萬一若是殺不了他,可就浪費五百顆靈石了!」

刑白了秦浩軒一眼,誘惑道:「富貴險中求嘛!你沒看到日記里說,這個華陽不但善於鑽營賺錢,而且還很省錢呢!以徐長生這個師兄對他的了解,他身上很可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