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二十章 若真有那麼一天【五

第二百二十章 若真有那麼一天【五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在這麼小的煤洞里,在徐長生那得來的赤血猿符獸根本施展不開來,在蜈蚣符獸鑽過來時,秦浩軒使用凝氣一道青色刀氣,一刀斬向蜈蚣符獸腰間。

「鏗!」

青色刀氣碎裂,而蜈蚣符獸只是微微一震,半點傷害都沒受,依舊朝秦浩軒的心臟處鑽來。

若是被這頭渾身堅愈金鐵的蜈蚣符獸鑽到胸口,就算自己身體強悍也會被開出一個大洞不可,秦浩軒可不敢拿自己小命開玩笑,毫不顧忌形象的在地上一個懶驢打滾,險險躲過蜈蚣符獸這一擊。

「砰!」蜈蚣符獸撞在煤洞的山壁上,撞出一個數米深的小洞。

煤洞再度顫動,華陽身邊那塊煤礦石頭又滾近一點。

看到秦浩軒這幅狼狽樣,華陽冷笑著咬牙切齒:「小畜生,你竟然敢偷襲本道爺,本道爺就讓你後悔來到這世上!」

說著,他手訣一變,剛才將煤洞山壁撞出一個大洞的蜈蚣符獸靈巧的鑽出來,又朝秦浩軒鑽去。

秦浩軒目光一冷,再度凝起,青色刀氣撕裂空氣,彷彿要和華陽同歸於盡!

這一刻!秦浩軒也顧不上再藏著實力,雙臂震動,靈力灌注雙臂之上,那猶如紋身一般的『鬼』,開始活了!

兩頭大鬼從手臂之中浮現而起,猶如左右護法一般的惡神,驟然降臨!

鬼神……降臨!

厲鬼降臨後,原本就潮濕陰暗的礦洞里頓時變得陰氣繚繞,溫度瞬間低了下來。

看到突然出現的厲鬼,華陽的頭皮一陣發麻,寒冷之氣順著後背脊梁骨直衝後腦,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樣一個小子,居然手段如此兇猛!

左臂厲鬼化為一個巨大的拳頭籠罩在秦浩軒的手臂之上,化形!鬼神化形!

華陽心中再次一驚,這小子的鬼神降臨居然練到了第二層?

厲鬼化拳重重的狠砸在蜈蚣符獸的身上,發出一聲打鐵似的清脆響聲,這頭蜈蚣符獸飛出去很遠,但也只是被打飛而已,蜈蚣符獸被打飛後又一彈,重新沖向秦浩軒。

秦浩軒心頭狂跳,鬼神降臨修鍊成功之後,便一直所向無敵!如今自己福至心靈,鬼神降臨在戰鬥之中突然達到了第二層的地步,居然還無法拿下這蜈蚣?

華陽卻得意大笑起來:「小畜生,別以為你有邪門惡鬼就能傷到道爺的鐵背蜈蚣,道爺的鐵背蜈蚣不是你能對付得了的!」

秦浩軒面無表情不跟對方拌嘴,這些日子他早已經習慣了各種戰鬥,面對蜈蚣再次飛來,整個人進入到了一種空明的狀態,只是抬起手臂又是一拳!

一拳!

蜈蚣符獸再次倒飛出去,它的身體在牆壁上一卷,如同彈簧一般再次發動衝擊,速度比之前還要快上數分!

華陽神情一凝,臉色猙獰無比,吼道:「小畜生,去死吧!」

秦浩軒雙臂震動,兩條大鬼化為臂鎧戰盾護在了身前,迎接蜈蚣符獸的衝擊,強勁的碰撞之力將他撞的倒飛砸入牆中,不少煤塊稀里嘩啦的掉在地面,兩條大鬼化回原型直撲華陽。

華陽的蜈蚣符獸也被撞的搖搖晃晃,一時間只能蜷縮成為一個圓圈擋在他的身前,來阻擋鬼神降臨的衝擊!

就在這一刻!華陽腳下那塊煤礦石忽然一變,變成煤礦石的刑出現在華陽身後,此時的刑完全沒有藏拙,化作魔形的他俊美無比,那一雙白皙的手掌鑽過將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秦浩軒的華陽的胸口。

「嗤噗……」

華陽的心臟被刑直接捏碎,華陽慘叫一聲,操縱符獸的手勢也散去了。

剛剛化為一團球體的蜈蚣符獸在失去主人操縱後,又變回一條小小的符紙蜈蚣,輕飄飄的落在地上。

失去了心臟的華陽瞪大著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秦浩軒,以及將他心臟捏碎的刑,眼神絕望,一臉不可思議,他怎麼也想不到竟然還有人藏在自己身後!而且還是在如此關鍵的時候襲殺自己!

「小畜生……沒想到我竟然栽在你們手裡……」華陽一臉不甘,想到自己謹小慎微一輩子,辛辛苦苦積累的靈石就要落到這兩個暗算自己的兩人手裡,他不禁惱怒。

華陽顫抖著手,驅動體內殘餘的靈力,頓時華陽身上升起一道符籙,閃過一道白光後碎裂。

臨死前,華陽一手摟著自己辛苦積攢一輩子的身家,為了方便攜帶,他特意將自己所有的下三品靈石全部換成下二品靈石,一臉的不舍,隨即又用怨毒的眼神狠狠瞪著秦浩軒二人,道:「小畜生,你們等著……我死的消息已經傳給我師父了,而且剛才那道符已經記下你們的模樣……我師父很快就會為我報仇……」

話音一落,華陽便斷氣了,瞳孔擴散,死不瞑目。

這一次使用,比對戰華陽還要辛苦,秦浩軒赫然發現體內靈力消耗了足足三分之一。

秦浩軒和刑對望一眼,說道:「真晦氣,殺了一個葫蘆真人,來了四個人給他報仇,我這又殺了一個,結果他又找他師父給他報仇,希望他師父不是仙樹境的強者,否則我就麻煩了!」

仙樹境和仙苗境巨大的實力鴻溝,即便秦浩軒有再多奇遇再多手段,也不是仙苗境五葉的他能抗衡的,碰到仙樹境強者能逃掉都是僥倖了。

「不如我們離開軍營吧?」刑說提議道:「赤煉子那老狗的法術,在你身上應該有已經失效了吧?按照時間計算也早已經過了時間了啊。」

秦浩軒的臉色難看只是搖頭,不只是為什麼早該失效的法術,如今還有一丁點殘餘在身上,若是這時間外出……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