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一十七章 紅粉仙子愛好怪【

第二百一十七章 紅粉仙子愛好怪【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一身煤黑的秦浩軒回到營帳,立刻舒服的沖了個熱水澡。

換了身乾淨的衣衫,秦浩軒拿出凡人符,把玩一會兒嘆氣道:「五百顆靈石啊!五百顆啊!這個凡人符的設計太不合理的,用不到一天也按一天算!不需要用時還不能停止。」

刑毫不客氣的笑道:「它雖然類似於法寶,可以多次使用,但也不是真正的法寶,想用時候用,想停時候停,怎麼可能給你按時計費呢?」

收起凡人符,秦浩軒開始翻起徐長生的日記本,揣摩下一個來人的弱點。

刑在一旁笑嘻嘻的說道:「殺一個人就有這麼大的收穫,感覺很爽吧?你在太初教老老實實種地,一百年都賺不到這麼多靈石啊!想賺大錢還得殺人越貨!」

秦浩軒再次用沉默來認同刑的觀點,只是他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這樣,可……既然散修鼓動王爺造反,那麼殺掉這些人,自己心中卻也沒有說很么不適應。

刑對秦浩軒的不以為然很是頭疼,苦口婆心的說道:「修仙修仙,比的就是誰資源多,你沒有資源來源,又不去搶資源,最終就跟你們自然堂的師兄弟,跟你師父一樣,修鍊這麼多年還這麼弱雞!」

秦浩軒聽到自然堂,心中一動,若是將通天觀的資源都搬回到自然堂去,那自然堂是否便得到了一次大發展的機會?

只是……秦浩軒再次頭疼,通天觀中也有不少的散修,自己現在修為掙扎的活著都已經很難,通天觀?根本沒什麼可能……

「老秦,想什麼呢?」刑手托下巴說道:「我們先研究下下一個?」

兩人翻著日記,研究著下一個來到的紅粉仙子金燕玲的資料。

紅粉仙子本是紅粉骷髏之意,因為凡是和金燕玲上過床的男人,都會被采陽補陰成為一具乾屍,秦浩軒合上日記本,對刑道:「下一個修仙者叫金燕玲,自稱紅粉仙子,仙苗境十六葉的實力。按照徐長生的日記記載,她以前是山賊強盜出身,一身武藝非比尋常,後來得到一個采陽補陰的殘篇,她按照殘篇修鍊到如今的地步,這人是純粹的散修,連師父都沒有,後來偶然碰到徐長生他師父,感覺在修仙界有個師父比較好混,所以就拜在徐長生師父門下,只是依舊修鍊她的采陽補陰的功夫!並且這女人的戰鬥力很強,她將凡間武學融合靈法,近身戰鬥比同等境界的修仙者都要強,如果正面對決的話,我們可能不是她的對手。」

「不過紅粉仙子有個致命的弱點就是極愛美男,她碰到的任何美男都不會放過,而且事後都會將那男人的陽氣吸干!」

秦浩軒將日記中總結出來的紅粉仙子資料說出來,然後望著刑。

刑則玩味的望著秦浩軒,將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嘖嘖,紅粉仙子喜歡帥哥美男是致命的弱點,完全可以利用,可是你不是帥哥啊!看來得另外想辦法了!」

獵戶人家出身的秦浩軒繼承了父輩的彪悍氣息,壯實的他面部輪廓比較粗獷,雖然長得不錯,但絕對稱不上美男。

秦浩軒也不在意,道:「我不是帥哥沒關係啊,又不一定要我去勾引她!你看你長得這麼帥,而且你還會,還可以變得更加美男,勾引紅粉仙子的任務非你莫屬啊!」

被秦浩軒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刑大驚,像踩了尾巴的貓似的跳起來,大聲道:「不行,不行,堅決不行!」

「怎麼不行?」秦浩軒笑道:「以你的美貌姿色,肯定將她迷得神魂顛倒,而且有送上來的女人都不享用?我想去她還看不上我呢!」

刑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道:「不可能,我絕不會犧牲色相的!」

秦浩軒玩味一笑,道:「莫非你還是純情小處魔?」

「我靠!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刑急得跳起來,大聲道:「我是幽泉冥界最有潛力的天才魔,我在幽泉冥界時,那些投懷送抱的女魔不知道有多少,別的魔因為嫉妒我,送我一堆綽號,比如風流小浪子啊魔女之友啊!像我這麼風流的美男,怎麼可能會是處魔呢?」

秦浩軒一拍掌,道:「那就更好了,以你豐富的經驗,風流的外表,無比的魅力去征服她吧!如果你不出馬我們就只能硬碰硬了,以她的戰鬥力可能殺不了你,但是殺死我是沒問題的呀!我要是死了,你的怎麼辦?」

秦浩軒就像一個淳淳善誘的怪叔叔,最後總結道:「我活著對你有好處,我死了你也沒便宜佔了!再說,你不是號稱我的好兄弟嘛?好兄弟有難,你不出馬誰出馬?」

刑苦著臉,道:「好吧好吧,認識你真倒霉,為你趨吉避凶擋災擋難的,現在還要我犧牲色相,這是逼良為娼啊!既然是你要我色誘人家,那在她要強上我的時候,你必須馬上出現把她殺了,我可不想和這種人盡可夫的女人有什麼關係啊!」

秦浩軒十分認真的點點頭,道:「好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貞的!」

……

一條荒無人煙的小道上,變作文弱書生美男子的刑拿著一把摺扇,時不時打開扇幾下風,扇面上畫著幾個仕女圖,而刑變成的美男子俊俏文弱,眉目清秀,鼻樑挺拔,膚色潔白,好一個風流俊俏的少年。

在刑的身後,跟著一個穿著粗布衣衫的僕人,這僕人正是秦浩軒,秦浩軒不會像刑那樣可以變化,所以完全是本色演出,古銅色膚色,面目粗獷,雖然算不上美男但也極有男人味,他背著一個大書簍,跟在刑的背後。

他們兩人化身上京趕考的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