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最後一個龍天傲【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最後一個龍天傲【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哈哈!」紅粉仙子淫笑起來,撲在秦浩軒身上的她正要去親秦浩軒的嘴唇。

此時再不出手更待何時!秦浩軒立刻下定決心,將神識凝成一柄小劍,猛然攻擊淫心上腦,完全沒有半點防備的紅粉仙子。

靈魂被攻擊的紅粉仙子慘叫一聲,面色煞白,頓在原地。

秦浩軒再次催動,一頭厲鬼立刻從他手臂封印竄出來,按照秦浩軒的意念,狠狠一拳打在紅粉仙子的腦袋上。

「啪!」

就像一個西瓜被摔碎了,紅粉仙子的腦袋被打個稀爛,紅的血液白的腦漿濺了秦浩軒一臉,秦浩軒害怕紅粉仙子被打爆腦袋後還不死,於是馬上又指揮鬼兵將她的身體撕碎。

若是紅粉仙子還有意識,只要稍微閃躲或者用靈力護體,可能只會重傷而不會如此慘死,可惜她的神識被秦浩軒擊中,導致腦海一片空白,完全沒有行為意識了。

將紅粉仙子的屍體踢開,秦浩軒長長喘了一口氣,沒想到紅粉仙子竟然對自己有興趣,搞得措手不及,還好關鍵時刻將她擊殺了,若是真正面對決,按照日記本里記載的她的實力,還真棘手。

雖然秦浩軒有無形劍這種大王牌,但是無形劍每使用一次幾乎要抽干自己體內全部靈力,輕則仙苗仙葉萎靡,重則直接枯死,那自己就算完了,而且靈力一時半會也恢復不過來,所以不到關鍵時刻,秦浩軒肯定不會使用無形劍這種底牌的。

秦浩軒抹去臉上的血漬後,刑在一旁揶揄道:「你原本想要我去色誘她,結果人家看不上娘娘腔小白臉,反而對你感興趣!哎,可憐的你差點失身咯!」

一身血腥的秦浩軒沒興趣跟刑鬥嘴,將紅粉仙子身上裝著財物的袋子收起來,在附近找了個溪流洗乾淨渾身血漬,又用靈力將衣服的水震干。

將身上弄乾凈後,秦浩軒翻起紅粉仙子的袋子。

在一旁猥瑣笑著的刑也湊過來,眼睛放光,嘴裡說道:「檢查戰利品什麼的我最喜歡了!哇咔咔,肯定又是大豐收啊!」

秦浩軒在她的袋子里找到二十顆下二品靈石,加上華陽那的五十顆下二品靈石,以及自己的一千顆下三品靈石,秦浩軒一共擁有八千顆下三品靈石了。

秦浩軒長吐一口氣,靈石緊缺的問題總算解決了,不管是碰到危險使用萬里符,還是使用凡人符,或者往後在對付赤煉子,引爆半成品畢方需要的靈石都差不多夠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捉肘見襟。

而且還翻出一個符獸,以及操作符獸的袋子,最讓秦浩軒意外的是,還找到一本類似凡間武學的東西。

這紅粉仙子以前落草為寇,在修仙之前一身武功十分厲害,在修仙之後,別的人只會使用低級戰鬥靈法、之類,但是她卻別出心裁的將凡人的武學融入戰鬥靈法中,開闢了自己的一套戰鬥招式,這本書上就將她的招式都記錄起來了,還有不少將凡間武學融入靈法的心得。

秦浩軒翻看一遍後贊道:「這女的確實厲害,如果正面對決,我們可能還不是她的對手!在咱們太初教也有人研究過將凡人武學融入戰鬥靈法中,但是收效甚微,而她憑藉自己獨到的見解,創下的招式威力比要強多了!」

刑對紅粉仙子的戰鬥招式沒興趣,反而盯上她的符獸了,瞪著亮晶晶的眼睛望著秦浩軒,道:「老秦,我們一起殺了這麼多修仙者,所有的好處都被你佔了,你怎麼也要分點給我吧?要不……你就給我一隻符獸吧!」

秦浩軒看了看刑,他說得倒也有道理,於是問道:「你不是魔么?魔也能操縱符獸,操縱得過來么?」

「開玩笑,雖然符獸是你們人類修仙者的手段,但是對我這種天才魔來說,操縱方法一看就會啊,完全不成問題!」

秦浩軒將剛才收繳的符獸丟給刑,道:「那就給你去玩吧!好了,又殺了一個,我們可以回去了!」

刑大喜,接過符獸以及操縱符獸的小冊子,一邊跟在秦浩軒身後走路,一邊如飢似渴的看著操縱符獸的小冊子,看得出來,他對符獸也挺有興趣。

回到營帳,刑的符獸操縱小冊子也看完了,不得不說刑的天資很不錯,從來沒有操縱過符獸的他很快操作得十分熟練。

秦浩軒又拿起徐長生的日記本,翻了翻後,道:「暗殺了兩個,現在只有最後一個龍天傲了!」

「還有兩個!」刑毫不猶豫的反駁,道:「你忘了華陽已經傳訊給他師父了?」

秦浩軒皺了皺眉,他已經將整個日記本仔細看遍了,日記中完全沒有提起他師父是什麼境界,有什麼底牌,偶爾提起師父,從字裡行間也看得出來徐長生對師父的推崇和敬畏。

看來這個師父,還真是麻煩事!

秦浩軒想了想,道:「顧不上這麼多了,那個龍天傲明天就要來了,先把他弄死再說!」

刑沉思了一會兒,道:「這些散修支持那個靠山王叛亂,難道你就不好奇嗎?雖然說這些散修獲取修仙資源比較困難,但是一個凡人王爺又有什麼東西值得他們拚命的?」

秦浩軒搖搖頭,正色道:「好奇又怎麼樣,我又沒辦法知道!」

刑嘿嘿笑了笑,道:「這還不簡單啊?那個華陽的師父就算趕來這裡也不會這麼快,明天龍天傲就是最後一個來的修仙者了,我們兩完全可以想辦法將他抓住,然後審問一番嘛!」

「沒興趣!」秦浩軒毫不猶豫的拒絕,道:「審問叛亂理由,那應該是我師門長輩的事情,輪不到我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