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一十九章 橫生枝節一生二【

第二百一十九章 橫生枝節一生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哎,我發現你真適合做魔,你不做魔真是太可惜了!」

每當刑說到這個問題,秦浩軒就一臉正色的搖頭,道:「我都是被逼的啊……我襲殺他們只是因為他們想要我的命,而我又沒有正面抗衡的把握,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如果你不配合我,我只好豁出去和他拚命咯!」

刑想了想,長嘆一口氣,他自然不能看著秦浩軒去死,他不由得又嘆氣道:「好吧,我答應你!不過我有個條件。」

「說!」秦浩軒微微笑道:「除了道心種魔大法你隨便開口,至於道心種魔大法。你需要同我回太初拜見師傅,看師傅他老人家是否收你做徒弟。」

刑的白眼翻的要翻到腦門後面去了,自己的修為全部恢復過來,璇璣子連給自己提鞋的資格都沒有,如今卻要收自己做徒弟?換成別人說這話,早就將那人腦袋扭下來了。

「你這死腦筋!沒有你師傅允許,你傳我道門正法又能如何?」刑埋怨著說道:「我的條件是想要你另外兩頭符獸,赤血猿和鐵背蜈蚣。」

秦浩軒對於刑的要求很是意外:「你要這麼多符獸幹嘛,你能操作得過來么?」

刑毫不客氣的再次給了秦浩軒一個深深的白眼:「你忘了我是幽泉冥界不世出的天才魔?別說三頭,就算五頭石頭符獸,我都能同時操作!至於拿來幹什麼,我把他們當玩具互相打架不行啊?軍營里這麼無聊,不找點樂子怎麼過!哼!」

顯然,刑對明天要變成一個蕩婦**很不忿。

鐵背蜈蚣和赤血猿比較厲害,但相比起靈石、龍血以及的功法口訣來說,他們不算什麼,更何況如果刑真的能同時操縱三頭符獸,那己方的戰鬥力翻番啊!

所以秦浩軒沒有猶豫的把另外兩頭符**給他,同時把符獸的操縱手冊也給了刑,道:「那你好好熟悉下吧,明天若是說不定有場惡戰!」

刑激動的接過這兩頭符獸,立刻開始看起小手冊,一邊看一邊操縱符獸,讓秦浩軒訝異的是,他竟然能一心三用,同時操縱三頭符獸,而且還讓三頭符獸打起架來。

秦浩軒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著玩得不亦樂乎的刑,心想:「這廝是不是太無聊了,真拿這些符獸當玩具玩?」

從徐長生日記里可以得知,龍天傲的戰鬥力遠超其他三人,所以秦浩軒又埋頭苦思,完善計策。

秦浩軒埋頭苦思,一想就是兩個時辰,一個完整而沒有破綻的計劃終於在他腦海里成型。

定好計策後,秦浩軒將蘇武召來。

蘇武來的時候,刑還在操縱三頭符獸彼此對戰,只是沒有之前那麼激烈,但還是將剛走進營帳的蘇武嚇了一跳,這些符獸彼此對戰時揚起的陣陣罡風颳得他臉都疼。

「蘇將軍,找你來,有個事想拜託你!」秦浩軒一臉和藹笑容,說得十分誠懇。

秦浩軒說得和藹,但蘇武哪敢託大,忙道:「上仙儘管吩咐。」

「請蘇將軍找一支絕對忠誠膽大的隊伍,約五百人左右,明天都穿上敵軍的軍裝,和我一起去迎接敵軍前來援助的上仙。」

秦浩軒的語氣依舊和藹,但透露出的信息將蘇武嚇了一跳:「敵軍還有上仙前來援助?」

秦浩軒點點頭:「我準備打扮成敵軍的模樣,明天去迎接他,然後將他暗殺!所以兵士你一定得物色好了,千萬不能露出破綻。」

「是,是!請上仙放心,末將馬上去辦!」蘇武得知還有上仙前來援救敵軍,嚇出一身冷汗,馬上離開物色人選去了。

第二天清晨,太陽剛剛升起,大地還籠罩著一層薄薄的白霧。

秦浩軒和已經變成紅粉仙子的刑,帶著穿上敵軍軍服的五百名士兵出發了。

按照龍天傲來的路線,秦浩軒決定在距離軍營二十里遠的地方截殺他,以龍天傲的實力以及和紅粉仙子的曖昧關係,紅粉仙子去迎接他也是正常。

行進約摸一炷香時間便來到既定地點,這是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但兩面都是山林,龍天傲不管走哪條路都一定會經過這裡。

變成紅粉仙子的刑一臉笑吟吟的,時不時對背後五百名年輕力壯的士兵目露淫光,那五百名久經沙場如狼似虎的士兵卻沒一個敢和她正面對望的。

等了約一個時辰,遠處傳來蹬蹬的馬蹄聲。

秦浩軒和刑走前幾步,變作紅粉仙子的刑站在前面,來人正是龍天傲,只是來的並不只有一個人,在龍天傲的後面,還跟著一個道袍裝束的中年人,留著一撇小鬍子,面黃肌瘦一副缺吃少穿的模樣。

龍天傲果然和徐長生日記里描述的一樣,他穿著一襲青衫,背上背著一柄長劍,披散著一頭黑髮隨風飄逸,粗獷的五官搭配起來冷峻異常,眉目間隱約透出殺氣,整個人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劍,氣勢遠非徐長生、華陽之流能比。

秦浩軒同刑的面色難看,胸有成竹的心態,在這一刻徹底消失了!龍天傲之外,居然還有散修!這同資料上記載的不符!

兩人對視一眼,也知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如今這種情況想要退卻已經不能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找到機會立刻動手!搏一把!

他們心裡想著,卻還是一臉笑顏,彷彿來的越多越好似的。

「龍師兄,遠道而來,辛苦啦!」刑嬌媚的說了一聲,又朝勒馬停下的龍天傲拋了個媚眼!

龍天傲微微一笑,看他的神情顯然對紅粉仙子有些不屑,也不下馬,道:「燕玲師妹,那太初教的小肥羊還活著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