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二十二章 螳螂黃雀和獵人【

第二百二十二章 螳螂黃雀和獵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做好決定後,萬耀立刻下令:「全軍戒嚴,駐地大營只許進不許出,有人硬闖出營一律亂箭射死!」

蘇武雖然疑惑,但他哪敢詢問,應諾後離開安排去了。

軍營中有數萬士兵,秦浩軒穿上普通士兵的軍服,又使用凡人符後,和這些普通士兵完全一模一樣,所以一時半會也盤查不出來,但繼續在這裡呆著總歸不行。

秦浩軒對刑道:「現在怎麼辦?」

刑看了看迅速警戒起來的士兵們,道:「要不我們騎馬衝出去?」

秦浩軒否決道:「我們雖然不怕被亂箭射死,但是萬耀是仙苗境三十葉的實力,騎馬跑不掉!還是找個更穩妥的辦法,若是驚動赤煉子就麻煩了。」

「遁地符?」刑自言自語的提出來,隨即又否決道:「遁地符也不行,我們用來偷襲暗殺仙苗境十五葉的葫蘆真人,他的實力境界不算高,所以發現不了我們,但是萬耀是仙苗境三十葉的修仙者,實力比葫蘆真人這種散修不知道強多少,使用遁地符肯定會有細微的靈力波動,這些靈力波動肯定瞞不過他!」

找不到逃跑的辦法,秦浩軒對刑道:「那我們等到晚上再決定吧!到了晚上我們再逃出去,這些凡人士兵很難發現的。」

刑點點頭,道:「也只有如此了。」

秦浩軒和刑兩人都是修仙者,他們就算不動用靈力,也可以躲過凡人士兵的偵查而逃出去,但是讓他們絕望的是,那萬耀竟然開始布起陣來。

這個萬耀也夠狠,他知道就憑一些凡人士兵,還無法將秦浩軒這個修仙者留住,所以他乾脆消耗了全部身家靈石,布置了這個陣法,將整個軍營納入陣法中,不管有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脫他的感應。

這個警戒的陣法非常耗費靈石,萬耀身上的靈石在布置完這個陣法後消耗一空,但他並不覺得惋惜,秦浩軒可是師父這個仙樹境的修仙者都下大力氣去擒拿的人,他身上的寶貝連仙樹境的強者都眼饞,對他這個仙苗境三十葉的修仙者來說,肯定是天才的財富。

將軍營納入陣法中後,萬耀便下令讓蘇武開始盤查士兵,以防秦浩軒化妝混入普通士兵中,同時他也不斷感受著周圍的靈力,雖然不知道秦浩軒用什麼辦法隱匿了自身氣息,但只要在法陣中有任何細微的靈力波動,他都能夠第一時間發現。

「這個萬耀真是殺伐果斷,不愧是赤煉子的徒弟!」刑讚歎一聲,然後對秦浩軒道:「他們現在開始盤查起士兵身份了,時間一長肯定會查到你我身上,我會,我可以隨便變成一隻螞蟻爬出去,而你卻不行!快點決定吧,否則等赤煉子來了,我們就更跑不了了!」

「現在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要有任何靈力波動他都能夠發現,我們只有被迫和他一戰,或許還有逃跑的機會。」秦浩軒道:「一個仙苗境十七葉的龍天傲就讓我們那麼狼狽,萬耀是仙苗境三十葉的修仙者,而且出身太初教,定然不是散修之流可以比擬,以他的實力殺我一殺一個準。」

刑道:「正面沒法打,那我們就偷襲他!找准機會偷襲,將他殺了!」

「且不說能不能偷襲到他,真將他殺了也麻煩啊!」秦浩軒嘆一口氣:「他是太初教弟子,我們若將他殺了,肯定被赤煉子抓住把柄說我們同門相殘,殘殺同門可是大事,到時候就算他不殺我,門規也會處置我。」

刑眉頭一皺,道:「那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只要能殺他馬上就把他殺了,保住自己小命重要!」秦浩軒苦笑一聲。

想要一個個士兵盤查,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畢竟這軍營里有數萬士兵,轉眼一天時間過去,很快也要查到秦浩軒和刑的身上了。

刑焦急的說道:「怎麼辦?上不上?」

秦浩軒遠遠觀察著萬耀休息的營帳,道:「沒有下手的機會,他的營帳是蘇武的近衛兵在執勤,我們根本接近不了。」

「不然怎麼辦,難道束手待斃?」刑道:「我有辦法逃出去,可是你根本跑不掉啊!」

很快,由蘇武等見過秦浩軒的將軍們牽頭,帶著秦浩軒的畫像很快就要盤查道秦浩軒藏身的大隊,秦浩軒和刑對視一眼,都準備在查到自己身上時,立刻殺出一條血路逃跑。

……

「轟!」

「殺啊……」

秦浩軒和刑還沒動手,忽然感覺大地一震顫抖,一股強大的靈力鋪天蓋地籠罩下來,就像地震一般,然後漫天遍野的喊殺聲傳來。

正在盤查士兵的蘇武面色一變,道:「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很快,一個渾身是血的士兵跑來報告:「報告將軍,敵軍陣營里又多了一名上仙,那上仙飛在空中,同時被我們包圍的敵軍又發起反撲了!」

「什麼,又來了上仙?還飛在天上?」蘇武臉色一變,不管是秦浩軒和萬耀,還是被秦浩軒斬殺的那幾名敵軍修仙者,他們沒有一個人可以飛到空中的,可是敵軍的這個上仙竟然還可以飛?

蘇武再傻也猜到,這次敵軍上仙的實力肯定很強!

當即,蘇武也停止盤查士兵,馬上下令:「整肅全軍,立刻戰鬥!」下令之後,他也忙去請萬耀應戰敵軍修仙者了。

在地面震動,那股強大的靈力鋪天蓋地籠罩下來時,萬耀就已經滿面驚容的走出自己營帳。

秦浩軒和刑也趁亂走到營帳外,看著天空上靜靜懸浮的那名修仙者。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面如白玉,一身青色長袍顯得得體而儒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