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星海無邊大蜈蚣【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星海無邊大蜈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好了,名字也問了,我們的來了你也知道了,也算認識了,現在便各回各家吧!」秦浩軒急著解開乾坤符的禁制,看看裡面到底有什麼好東西,不願意再跟藍煙多說。

大家萍水相逢,救她只是順手而已,並不存在居恩圖報。

看到秦浩軒的注意力又放到那塊乾坤符上,藍煙漂亮的彎彎眉頭微微皺起來,道:「我不認識回家的路,要不你們兩把我送回去吧!我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你們忍心讓我一個人回去呀!」

「剛才誰在說我們兩不強的!我們兩不強,沒能力送你回去,你自己回去唄!」被憋了好久的刑終於找到機會了,搶在秦浩軒前頭諷刺道:「現在知道求我們兄弟啦?晚了!」

秦浩軒發現刑越來越可愛了,骨子裡居然還有如此驕傲的一面,笑著對藍煙說道:「不知你是何家弟子?若是順路,我們可以捎你一程。」

「我家住在星海的另一面……」藍煙抬手指向遠方。

刑跟秦浩軒兩人的臉頓時變得僵硬起來……

翔龍國南面臨海,這個海名叫星海,星海顧名思義,就是像星辰般的海洋,星海里的水就如星辰一般,白天十分正常,但每道夜幕降臨天色全暗的時候,整個海洋就像由無數星辰堆砌的一般,星光蕩漾美不勝收。

星海美則美矣,但其面積之大沒人知道,據說仙樹境修仙者窮其一生之力,都無法飛躍到星海彼岸,而且星海之中有無數強大的海妖海獸,仙樹境修仙者穿越星海等於找死。

刑自忖連仙樹境修仙者都比不上,又怎麼敢答應送藍煙回家呢?這不是自取其辱么。

最重要的一點……便是根據太初的記載,星海真的是無邊無際,也從未有星海另一端的人出現在這裡過。

「星海……」秦浩軒苦笑搖頭道:「這個,我確實做不到。不如,你隨我回太初,或許掌教真人有辦法將你送回去。」

刑也在一旁咧嘴說道:「「你看就我們這點戰力,還想去穿越星海?這不跟找死差不多麼?」

藍煙煞有其事的點點頭,用纖纖玉指拖著美麗的下巴,道:「也是哦,以你們這點實力,還不夠星海里的妖獸塞牙縫呢!」

秦浩軒再度打量了一眼這個可愛中不乏刁蠻,又十分漂亮的小姑娘一眼,心中好奇她是怎麼從星海彼岸穿越過來的,但這肯定是人家的秘密,所以他最終也沒問。

「既然如此,那我暫時只能跟著你們了。」藍煙拍了拍刑的肩膀,一臉的樂天派的模樣:「外面壞人太多,分辨起來太過麻煩跟危險。至少你們是好人,我還是跟著你們,回你們的什麼教去吧……」

「太初。」秦浩軒很是認真的糾正著藍煙對太初的稱呼。

藍煙看到秦浩軒那一臉的認真,暫時收起了之前的樂天說道:「太初!」

秦浩軒滿意的點了點頭,太初教內雖然也有些自己不喜歡的,但一入太初教,終生太初人,別人若是對太初不敬,他心中還是很不舒服。

「那我們走吧?」藍煙又恢復到了樂天派的樣子:「你們也看得出來,我家裡相當的富有吧?這種沒什麼好隱瞞的。所以找到太初教的掌教,我可以跟他討論一下,當然!你們的好處也不會少的!」

秦浩軒抬手撓頭,本來救人只是舉手之勞的事情,沒想到這位大小姐居然這麼直白的願意給好處,那自己就……真的不客氣了!

「不知道我們的好處是什麼?」

原本還昂著頭裝出一臉傲氣的刑,此時也朝秦浩軒投去驚異的眼神,心中暗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在本天才魔的影響下,秦浩軒這傢伙學得很快嘛!

藍煙則是一臉不解的望著秦浩軒,她沒想到自己主動說出跟著秦浩軒的話,秦浩軒的第一反應不是欣喜若狂,以生命發誓保護自己安全,而是問自己能給他什麼好處!

是自己不夠漂亮嗎?藍煙第一次懷疑起自己的魅力了,想當初在家的時候,那些自認天賦絕佳風流倜儻的帥哥美男們像蒼蠅一樣圍著自己,趕都趕不走,現在自己主動提出要跟秦浩軒同行,可秦浩軒竟然表現得如此市儈!

難道他瞎眼了嗎?竟然沒有發現自己是這麼漂亮一美女!就算是再貪婪的男人,在自己這種級別的絕色美女面前,都應該表現得很收斂啊,而不是這麼赤裸裸的要錢要好處。

藍煙心中閃過無數個想法,面對秦浩軒期待的眼神,再次確認秦浩軒是真的很市儈!

「到時候我把你帶去我家藏寶庫,你喜歡什麼拿什麼!」藍煙鼓著腮幫子,蔑視的望了秦浩軒一眼,道:「我家藏寶庫里,最差的都比你身上的東西好!」

「那好吧,看在你孤零零一個女孩子的份上,你就跟我們走吧!」秦浩軒目光在藍煙臉上一掃而過,重新將注意力放在手裡乾坤符上,漫不經心的說道:「不過我要提醒你,你跟我們走要很小心,因為隨時都可能遇到危險!」

藍煙聳肩攤開了雙手說道:「看的出來,你們好像被人追殺的很狼狽。不過……我現在又能去哪裡呢?跟著你們至少比我自己行走要安全吧?」

秦浩軒被人這樣說也略微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跟我們一起走,可真不見得比你自己一個人走安全。而且……我們比較窮,若是餓著你了,別抱怨便好。」

藍煙給了秦浩軒一個『我無所謂』的表情,對正要邁步離開的刑跟秦浩軒說道:「兩位,你們這就走啦?怎麼不騎符馬?難道你們連符馬都沒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