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三十章 潛龍歸海燕歸巢【二

第二百三十章 潛龍歸海燕歸巢【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刑苦笑一聲:「下次碰到他,他肯定養好傷了恢復實力了,再看到他我們就該直接就跑路了,還殺他呢!」

在藍煙和刑聊天的當兒,秦浩軒也驅使神識探索乾坤符的禁制。

就在剛才和藍煙說話時,秦浩軒用神識探索了好幾次了,將這禁制里的幾個簡單銘文研究清楚了,這個禁制是仙樹境的雲鶴山人布置,相比起的兩個禁制,實在是簡單得不像話。

秦浩軒弄明白後,特意向刑學過一段時間禁制銘文的他也不需要再請教刑,用神識凝聚成一個個識紋法陣,布置了一個極為簡單的神識陣法,直接破開了乾坤符的禁制。

乾坤符禁制被解開,微弱的靈力蕩漾開來,將正在聊天的刑和藍煙的注意力也吸引過來了。

「快,快打開看看裡面有什麼!」刑激動了,這種殺人奪寶收繳戰利品的事是他的最愛。

秦浩軒依言拿出一百兩下三品靈石,將靈石里的靈力灌入乾坤符後,秦浩軒看到一個五尺立方的空間,在這個空間里擺放著不少東西,其中有一堆下三品靈石,粗略估計應該有三萬兩,還有一個模樣古怪的物事,看起來像一個鑰匙,這個鑰匙上還有一個禁制,秦浩軒將神識探入後發現,這禁制比乾坤符的禁制複雜無數倍。

可以肯定這個鑰匙肯定不是雲鶴山人的,以他仙樹境的修為,那微弱得可憐的神識肯定打不開這個禁制。

除了這個鑰匙,還有一個巨大的龜殼,這龜殼上有幾條古樸的花紋,紋路稀少,看起來應該有些年代了,在龜殼旁邊還有三枚古銅錢,並不是現在翔龍國流通的貨幣,看起來這個龜殼和銅錢都是卜卦的工具。

而看這龜殼這麼大,背上紋路稀少又特殊,還透出一股古樸深沉的氣息,應該是某種非常特殊的先天演算的工具。

除此之外,還有些零零碎碎的東西,其餘的這些東西對雲鶴山人這種仙樹境修仙者應該不算什麼,但對秦浩軒來說卻是好東西啊,比如說快速恢復靈力的丹藥,可以快速療傷的丹藥。

看到這個空間裡面的東西,刑的眼睛都直了,大喊:「寶貝啊寶貝!」

也不知道他是在說乾坤符是寶貝,還是乾坤符里的東西是寶貝。

不過秦浩軒也明白了,這乾坤符就是一個小型的空間符籙,在這裡可以存放東西,只是開啟乾坤符需要一百兩下三品靈石。

他還想將乾坤符里的東西看個明白,忽然乾坤符光芒一閃,這個空間就消失了。

「怎麼自己關了?」秦浩軒詫異的望向刑。

刑掩嘴笑道:「這乾坤符開啟一次需要一百兩下三品靈石,而一百兩靈石的靈力,只能支撐它十到二十個呼吸的時間。」

藍煙也笑了起來,顯然也覺得秦浩軒很土鱉。

秦浩軒愣了愣,破口怒罵:「我靠,這東西簡直就是燒錢的玩意啊!這麼貴誰用得起!」

「得了便宜還賣乖,乾坤符里的好東西這麼多,你撿大便宜了呢!」刑笑道:「那個雲鶴山人要是知道自己乾坤符掉了,肯定火急火燎到處找你拚命,哇哈哈!」

刑這傢伙的眼光很高,從他嘴裡冒出來的好東西肯定不差。

秦浩軒滿意的笑了起來:「那是,三萬兩下三品靈石啊!我也變成一個富翁了,短時間內不要再愁靈石了!」

誰知秦浩軒的話還沒落音,藍煙就笑了起來:「三萬兩下三品靈石也高興成這樣,製作一匹符馬都要十萬兩下一品靈石呢!折算下來你的三萬兩下三品靈石才能換三兩下一品靈石!」

秦浩軒心情大好,也不跟姑娘家生氣,笑眯眯的反問道:「你拿一兩下三品靈石給我唄,有么?」

藍煙搖頭:「沒有!」

「那不就是了,相比起你來說,我有三萬兩下三品靈石,我就是富翁嘛!」秦浩軒忍不住笑了起來,前幾天累死累活殺了華陽等人,才賺了一萬兩下二品靈石,今天卻在雲鶴山人這裡獲得三萬兩下三品靈石。

刨除畢方符獸灌靈和今天逃命用的靈石,還純收入兩萬兩下三品靈石,相當一段時間內可以不用愁靈石了,秦浩軒能不開心么?

「咦,對了,剛才你那個乾坤符里有一個龜殼和三枚銅錢,是很特殊的卜卦道具,你拿出來,我給你卜一卦!」藍煙不願在靈石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於是轉移話題。

「唔,反正我們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你給我們算算也好!」

秦浩軒也想起那個透出古樸氣息的龜殼和銅錢,有三萬兩靈石做底氣的他毫不猶豫再拿出一百兩下三品靈石,打開乾坤符的空間。

秦浩軒探手進去,摸著那古樸龜殼,一股古怪的氣息通過手傳到他的腦海里,很有點滄海桑田的感覺,不管秦浩軒怎麼用力,這個龜殼就是紋絲不動,還有那三枚銅錢,也像落地生根般,根本就挪不動它。

看著這個大龜殼時,秦浩軒甚至短暫失神,一種莫名敬畏的情緒湧上心頭。

秦浩軒挪不動龜殼和銅錢,藍煙不信邪,走過去道:「讓我來試試!」

藍煙將手伸進乾坤符的空間,觸摸到這個大龜殼時,臉上閃過一絲異色。

隨後,她運氣靈力於手臂,然後嘗試著移動龜殼。

可即便藍煙的臉龐都憋得通紅了,這龜殼還是一動不動,接著她又去挪動那銅錢,那大小和普通銅錢差不多的三枚銅錢彷彿也挪不動。

「好奇怪的感覺!」藍煙收回手,仔細回憶起剛才觸摸到龜殼和銅錢時,在心底閃過的那絲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