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三十一章 修仙路漫漫一葉一

第二百三十一章 修仙路漫漫一葉一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還是得回去啊!」秦浩軒摸了摸鼻子,道:「不過這一次應該沒錯,我的確該找個地方潛修一陣,然後再回去,總要回門派的,不能老是流落在外嘛。」

做好決定後,秦浩軒三人離開了這石山,畢竟這裡是雲鶴山人以前的地盤,指不定他什麼時候還會回來,為了避免遇到他,秦浩軒決定繞得遠遠的找個隱蔽的地方修鍊一段時間。

約摸走了一天,行進了大約五百里路,饒是他們是修仙者,也累得不行了。

秦浩軒終於在一條荒僻的山脈某個山峰上找到一個隱蔽的山洞,這山洞並不算大,秦浩軒和刑兩人又加工了一下,再鋪墊一些茅草,也勉強算是洞府了。

這裡環境這麼差,藍煙皺著鼻子很不樂意,但看秦浩軒甘之若飴的模樣,她也就沒多說什麼了。

藍煙是看出來了,秦浩軒的實力最弱,但刑都乖乖聽他的。

秦浩軒找了個角落便盤腿打坐,赤煉子的仇恨以及修仙界弱肉強食的法則讓他有種難以言喻的緊迫感,必須儘快提升實力,否則只能任人魚肉。

見秦浩軒盤腿打坐修鍊了,刑也開始打坐修鍊,藍煙雖然滿心的不願意,卻也無奈的找了塊乾淨的地方開始修鍊了。

出了第六片仙葉後,秦浩軒的已經修鍊到第三層,這是上半篇能達到的最高境界。

同時感覺運起時靈力轉動要慢一些了,以前運轉,感覺丹田就像一汪海洋,靈力洶湧澎湃,而經脈就像大江大河,澎湃的江河水流到丹田這汪海洋中,這個流轉的過程不斷提價自己的實力。

修鍊無日月,二十五天過去了。

這二十五天中,秦浩軒除了花很少的時間睡覺進食外,其餘時間都在運轉,此時秦浩軒的行氣丹已經吃完了,還好身上有不少行氣散,儘管靈力運轉和汲取的速度慢一些,但秦浩軒依然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又要出葉了!

在來到這個山洞的第二十八天,秦浩軒身上傳出一陣陣靈力波動,他體內仙苗又長出一片綠色的仙葉,同樣是七脈。

仙苗境七葉了!

短短一年時間修鍊到仙苗境七葉,這麼短時間是其他弱種弟子是不敢想的,但秦浩軒卻做到了!

出葉本是一件喜事,但秦浩軒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怎麼我出葉之後,運轉師父傳我的,修鍊的速度這麼慢了!」秦浩軒似乎自言自語,又似乎詢問一旁的刑。

在詢問之前,秦浩軒也試了好幾次,他發現運轉道門正法時,自己實力不再有提升了。

在仙苗境七葉之前,他每次運轉,都能感覺這個道門正法在緩慢提升著自己的實力境界,雖然細微但可以感覺到,突破了仙苗境七葉之後,秦浩軒足足運轉了半天,可一點細微的提升感覺都沒有。

按照師父的猜測,自己修鍊至少能修鍊到仙苗境二十葉啊!可為什麼到仙苗境七葉就難以寸進了?

刑想了想後,道:「是不是你修鍊的緣故,的提升需要輔以道門正法,突破仙苗境七葉後,你的跟不上的節奏了。」

刑的話剛剛落音,在一旁閉目打坐的藍煙跳起來了,瞪著水汪汪美麗的大眼睛,眼睛裡冒著精光,死死的盯著秦浩軒,大聲喊道:「你會?你修鍊的是?」

秦浩軒警惕的看著激動無比的藍煙,謹慎的點點頭,道:「別激動,有話好好說。」

「你……你可不可以把傳給我!」藍煙眼睛冒光,絲毫沒察覺出自己的要求很過分。

啊!藍煙哪裡還平靜得下來,這功法在她極為崇拜的長輩嘴裡,簡直就是糅合正道魔道精髓為一體的絕世功法,可惜仙魔大戰後就失傳了,她那位極為崇拜的長輩曾多次扼腕嘆息,現在得知秦浩軒這個其貌不揚,實力也很差勁的修仙者竟然修鍊了,她心裡的震驚簡直不能用言語來形容。

「如果你把傳我,我可以拿很多靈石、法寶還有功法和你換,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什麼!」藍煙一臉激動,那誠懇的神情恨不得將心都挖出來。

秦浩軒沒想到藍煙也知道,而且從她狂熱的眼神中也能看出,她對的熱情一點不輸於刑。

是自己的獨門秘密,秦浩軒當然不會捨得,他毫不思索的搖頭:「你肯拿出來換的東西肯定不是什麼好貨色,我才不拿和你換呢!」

看秦浩軒拒絕得如此斬釘截鐵,藍煙急了,她道:「你跟我去我家,我把你帶去我家藏寶庫,你看上什麼拿什麼,這樣總行了吧!如果你覺得沒有看中的,我也不勉強你!我敢保證我家藏寶庫里一定有你喜歡的東西。」

秦浩軒十分市儈的看了她一眼,道:「我跟你回家,到了你的地頭,你不拿東西跟我換,直接搶了我怎麼辦?」

倒不是秦浩軒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修仙界的法則就是弱肉強食,連自己宗門的長老都不能免俗,他憑什麼相信一個萍水相逢的女孩?就憑她長得漂亮?

別人的條件再優厚,也得自己有命拿才行。

秦浩軒不再理藍煙,站起來對刑道:「我們收拾下準備尋找太初教其他師兄弟吧,我現在修鍊的功法不能再有寸進,再呆在這裡也沒有意義。」

刑能怎麼說,當然一切聽憑秦浩軒的意見了,而藍煙在得知秦浩軒竟然修鍊的是後,更是百依百順毫無怨言,所以秦浩軒說要離開這個潛修一個月的山洞,立刻全票通過。

離開這荒僻的山脈,他們三人回到官道上。

「一個月了,仗還沒打完呢!」秦浩軒輕嘆一聲,看著官道上向北遷徙逃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