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三十三章 步步豈能跟不上【

第二百三十三章 步步豈能跟不上【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營帳中陷入一片死寂,過了一會兒,又一名心腹獻計道:「師兄,既然我們不能明裡搶,那我們就暗裡算計他!」

「哦,你說說!」李靖眉頭一挑。

那名心腹道:「只要師兄你找一個實力強橫點的,惹怒秦浩軒,然後找秦浩軒約戰,約戰的賭注是一顆行氣丹,然後將秦浩軒打敗,這樣就可以光明正大拿到行氣丹了!」

李靖鐵青的臉色漸漸緩和起來,他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仔細權衡了這名心腹的計策後,覺得十分可行,當即對這名心腹說道:「秦浩軒是多少葉境的實力,你快去登記處看看。」

在軍營中有一個登記處,專門登記太初教弟子們的實力境界,秦浩軒回來之後自然也要去登記。

雖然這些傢伙一個勁的阿諛奉承,但李靖還沒完全被馬屁拍傻了,現在自己連秦浩軒是多少葉境都不知道,如何找人和他約戰。

不一會兒,這名心腹在登記處查看回來了。

「師兄,秦浩軒是仙苗境七葉!」這名心腹恭敬的回答:「比起師兄您來,他還差得遠!」

李靖聽到秦浩軒竟然是仙苗境七葉,一臉驚詫,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而已,這種沒有潛力的弱種竟然能在入門一年修鍊到仙苗境七葉?

隨即,李靖的驚詫轉變為憤怒,聲嘶力竭咆哮起來:「混蛋!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一個沒有潛力的弱種,而我是無上紫種弟子,修鍊功法比秦浩軒好百倍千倍!可我才仙苗境十一葉!秦浩軒區區一個弱種,憑什麼有仙苗境七葉的實力!」

李靖手裡可憐的茶杯在他震怒之下化為齏粉。

旋即,憤怒的李靖目光掃過剛才查看秦浩軒實力境界的心腹,問道:「你覺得該派一個什麼樣實力的人去激怒他,並且向他約斗才合適?」

這名心腹微微躬身,頌道:「請師兄責罰,我眼拙,不如師兄判斷精準,所以不知道該派什麼樣實力的人對付他,不過以師兄您的智慧,肯定心有成竹了!」

「師兄神機妙算,肯定已經物色好對付秦浩軒的人選了。」其他幾名心腹也紛紛附和。

被眾多心腹拍了一通馬屁,李靖臉上的怒氣才稍稍淡去。

這幾個人之所以能成為李靖的心腹,並不是他們實力有多強,也不是他們有多聰明,而是他們會拍馬屁。

李靖自認文韜武略在太初教弟子中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只是運氣不濟,所以實力暫時屈居於張狂和徐羽之下,但是得到的自己,只要假以時日,肯定會壓過他們。

一個如此完美的自己,當然不需要找幾片綠葉來襯托,那樣顯得太俗,還不如找幾個會拍馬屁的傢伙當心腹,時不時誇讚一下自己,也能更加神清氣爽。

「該派什麼人去激怒秦浩軒呢?」李靖皺起眉頭,想道:「秦浩軒此人雖然只有仙苗境七葉,但他一直有越級挑戰的本事,而且打鬥起來還很厲害,以前還沒出苗時就在鬥法小會上打敗了仙苗境十二葉境的修仙者,此事在太初教轟動一時,雖然後來沒見過秦浩軒出手,但想來仙苗境七葉的他肯定更能打了。」

李靖暗暗算計到,自己出的仙葉脈絡都是七脈,雖然自己是仙苗境十一葉境,但是自己操控符獸能正面斬殺仙苗境十五葉境的修仙者。

秦浩軒就算再厲害,出了七葉仙葉又如何?他可能全是七脈仙葉么?沒有七脈仙葉,他現在還憑什麼越級挑戰!

能打歸能打,李靖並沒有將秦浩軒放在眼裡,畢竟在李靖眼裡,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一個潛力最差的弱種而已,若不是他勾搭上徐羽,讓徐羽心甘情願給他行氣丹這種珍貴的東西,自己甚至不屑正眼瞧他。

以前沒出苗時的秦浩軒能打敗仙苗境十二葉境的修仙者,可不代表仙苗境七葉的秦浩軒就能打敗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

仙苗境十二葉和仙苗境二十葉,看似只差八個小境界,可其中實力差距簡直不能以道里計。

所以李靖決定讓一個仙苗境二十葉的弟子去激怒和約戰秦浩軒,在他眼裡這是穩勝的買賣。

「秦浩軒啊秦浩軒,行氣丹落在你手裡真是浪費!如果給我,我實力提升速度一定會可怕得驚人!」李靖眼中閃爍精芒,彷彿秦浩軒的行氣丹已經落到他手裡一般:「為了穩妥起見,我決定讓仙苗境二十葉的師兄出手,務必激怒秦浩軒,與他約斗並且將他打敗。然後再把他手裡的行氣丹拿到手!」

那幾名擅長馬屁的心腹連連贊道:「師兄計謀一出,秦浩軒只有乖乖獻出來一途,仙苗境二十葉,打秦浩軒肯定跟玩兒似的!」

「就是,以秦浩軒區區一個弱種,竟然佔用行氣丹這麼好的資源,真是糟蹋啊!」

「給他吃了也沒用,他一個弱種弟子註定修不了仙證不了道,遲早會老死的,可行氣丹如果給李師兄就不同了,落到李師兄手裡才能真正的物盡其用!」

「秦浩軒就算再厲害也只是仙苗境七葉而已,李師兄您請仙苗境二十葉的師兄出手,真是太看得起他了!簡直是手到擒來啊!」

李靖笑了笑,對一名心腹道:「你去將秦陽師兄請來。」

那名心腹剛要出去,李靖又叫住他,道:「等等!我還是親自去拜訪秦陽師兄吧!」

李靖走出營帳,來到秦陽的營帳外。

「秦陽師兄,師弟李靖,請問你休息了嗎?」李靖一臉溫和笑容,站在外面十分禮貌的詢問。

很快,穿著一身淡青色便衣的秦陽掀開營帳簾門,略微驚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