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太初自有太初傲【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太初自有太初傲【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呼!怎麼這麼疼?」摔倒在地的秦浩軒還沒爬起來,赫然發現習牧原的符獸白頭狼已經撲到他面前了,一頭將他的脖子咬斷!

「啊!」

秦浩軒在識海中死亡,現實中的他也醒過來,但還沒睜開眼睛,他便捧著腦袋疼得在地上打滾,面色蒼白慘叫不斷,感覺有根棍子在腦袋裡拚命絞動,頭疼欲裂,渾身抽搐,疼著疼著甚至口吐白沫,眼冒金星。

這種疼痛來自於肉體和靈魂兩方面,足足痛了一炷香時間,秦浩軒才緩過勁來,睜開眼睛第一眼就是狠狠瞪著藍煙,眼睛裡冒著怒火,質問:「為什麼會這麼疼?」

藍煙詫異說道:「對啊,你在識海里死亡就會這樣疼!」

「你為什麼不早說?」藍煙這般雲淡風輕的回答,幾乎讓秦浩軒要發狂了,他再度吼道:「你為什麼不說清楚!」

藍煙眼角藏笑,顯然因為秦浩軒的痛苦而高興,她故作驚訝:「你只是問會不會被打死,我就告訴你不會被打死,你又沒有問會不會疼,再說了,我也沒說不疼呀。」

「你……你強詞奪理,你狡辯,你偷換概念!」

面對藍煙的推卸責任,秦浩軒連連抱怨,不過他只能譴責幾句,因為此刻他體內靈力所剩無幾,被殺死後除了來自身體和靈魂的劇烈疼痛外,體內的靈力也一跑而光了。

吃夠了苦頭的秦浩軒也總算知道自己和仙苗境三十葉的習牧原差距有多大,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以後看到習牧原一定要繞著走,自己的那兩頭厲鬼,自己的符獸在他面前根本無法奏效,習牧原不會給自己近身肉搏的機會,雖然自己還有最強殺手鐧無形劍,但是無形劍能不用最好不用,每次用完無形劍自己丹田裡的仙苗都幾近枯萎,想想都嚇人。

碰到習牧原和令狐剛,有多遠繞多遠!秦浩軒在心底暗暗告誡自己。

飛快的總結之後,秦浩軒再次坐直身子,體內靈力幾乎枯竭的他啟動丹田中的行氣丹藥效,頓時大量靈力匯聚在他頭頂,形成一個澡盆大小黑洞,天地靈氣瘋狂的灌入秦浩軒體內,秦浩軒也運起,瘋狂汲取靈力,滋養丹田。

秦浩軒使用行氣丹恢復靈力,將附近的天地靈氣幾乎都抽空了,引起的巨大靈氣波動,將李靖的注意力再度吸引。

「混蛋!真是糟蹋行氣丹!」李靖雙手攥著拳頭,因為太過用力指關節都發白了,想起這一年來暗地裡算計了秦浩軒好幾次,可沒有一次成功的,過於憤怒的他氣得身子微微顫抖。

此時李靖營帳中只有他一人,他自言自語道:「秦浩軒,我是無上紫種,天之驕子,你是最差的弱種,污泥里的懶蛤蟆,本來我們兩不該有交集的!可是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就是徐羽,如果沒有你,以我的手段去拉攏徐羽一定是手到擒來的,拉攏徐羽後,我可以在她那裡源源不斷的獲得行氣丹,我的修鍊速度趕超徐羽,甚至力壓張狂!可是因為你的存在,這一切都不可能!」

李靖冷笑一聲,臉上殺機浮現:「既然如此,你就別怪我下狠手殺你,等我斬了你,我就會把你的死嫁禍給張狂,然後幫助徐羽對付張狂,這樣徐羽就會給我行氣丹了!哈哈!」

「秦浩軒,你一定要死,你一定要死!一定要!」

李靖自言自語時,不自禁的咬牙切齒。

就在李靖盤算怎麼斬殺秦浩軒,怎麼嫁禍張狂時,忽然背後傳來一道飄渺的聲音:「你這人算計不錯,可是未免太看不起別人了!」

這個聲音傳到李靖耳里,將李靖嚇出一身冷汗,忙跳起來回過頭看身後,可身後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他再將這個不大的營帳掃視一圈,營帳里東西不多,根本不可能藏人。

「你,你是誰?」李靖慌了,他知道來人的實力肯定遠超自己,否則自己不可能發現不了對方。

那聲音又響起來了,時左時右,飄忽不定:「你想見我?」

「前輩既然來了,還請現身一見……」如果不是怕對方忽然暴起殺掉自己,李靖恨不得大聲呼救了,但好在他從小養成的氣度功夫還不錯。

「前輩?哈哈……」在李靖身前一丈處,忽然升騰起一股煙霧,這煙霧淡去之後,一個男子出現在營帳中。

這男子比李靖略高一些,五官精緻,俊秀如妖,即便是李靖看到他,也忍不住在心裡贊道:好一個美男子!

既然對方現身了,似乎沒有加害自己的意思,李靖心才放寬一些,但同時也無比驚訝,因為營地四周有西門勝副堂主親自布下的法陣,外人進入法陣馬上就會被發現,可是這男子明顯是外人,但法陣一點反應都沒有,他是怎麼進來的?

想到此處,李靖的神態更加恭敬,言辭間也十分有禮貌,朝這男子恭敬的說道:「前輩忽然造訪,不知所為何事,還請前輩表明身份來意。」

「我?你不必知道。」

李靖略有不悅:「大營外有我宗門長輩布下的法陣,別人根本進不來,任何人進來都會被發現,請問前輩是怎麼進來的呢?」

那美男子哂笑道:「太初的陣法?呵呵……很難嗎?不過是太初的陣法罷了。你們太初的東西,又有多少是我不會的?恐怕黃龍親來,也想不出太多吧?至於我……算是一名邪修吧。」

「邪修?」李靖皺起眉頭,心裡沒底,不自覺的退出數步:「你知道這是太初教的地盤么?」

美男子冷哼一聲:「太初教?太初教怎麼了,我又不是沒去過!我之所以出聲說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