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四十三章 散修自有散修路【

第二百四十三章 散修自有散修路【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嘗到斬殺敵方散修甜頭的秦浩軒,第二天在沒有李靖派人來請的情況下,十分積極主動的來到議事廳。

今天的議事廳一樣的熱鬧,秦浩軒並沒有看到秦陽和廖乾坤,顯然他們兩個被自己嚇傻了,已經不敢來了,沒多久李靖便來了,他仍舊是一臉溫和自信的笑容,和熟悉或不熟悉的太初教弟子們打招呼。

看到秦浩軒,李靖臉上笑容一僵,但也是一閃即逝的,隨即熱情的和秦浩軒打招呼,恭喜秦浩軒昨天的收穫。

按照三人小隊的規矩,李靖又為秦浩軒安排了仙苗境十八葉以及仙苗境十二葉的隊友。

走出大營,像秦浩軒這種在小隊里實力最弱者,都是跟在屁股後面屁顛屁顛的貨,但秦浩軒這一組卻不同,仙苗境七葉的他走在隊伍最前面,其他兩個實力境界比秦浩軒高的屁顛屁顛跟在他後面。

走出去沒多久,就碰到兩個落單的散修,沒等兩個隊友反應過來,秦浩軒便衝上去將他們幹掉了,收起戰利品和徽章,秦浩軒又小賺一筆。

「如果這樣下去,我很快就能成大富翁了嘛!」秦浩軒笑得很開心,也不管身後兩名隊友看待怪物一般看著他。

不過秦浩軒也有自知之明,如果碰到厲害的仙苗境二十五葉境散修,自己肯定沒有還手之力,所以他並沒有太靠近敵方法陣,而是在外圍轉悠。

一個多時辰後,秦浩軒看到前方一個落單的散修,這名散修看上去又干又瘦,渾身都沒有幾兩肉,手裡拿著一柄黑色的匕首,騎在自己的流雲豹符獸身上。

秦浩軒聽過流雲豹的大名,這種豹子速度極快,就算普通修仙者使用神行符都未必能夠追到,戰鬥時極為靈巧,走位刁鑽。

看到他,秦浩軒眼睛一亮,自信心膨脹的秦浩軒看著他,就像看到四千顆下三品靈石。

雖說流雲豹的速度很可怕,但秦浩軒對自己的身體素質很有信心。

所以在隊友驚詫的眼神中,秦浩軒跳出去了,緩緩的走到騎著流雲豹的散修身前,一臉囂張的放話:「你知道這是哪裡么?你知道我是什麼人么?」

那騎著流雲豹的散修打量了秦浩軒一眼,看他那目中無人的氣勢,頓時笑了。

「老子問你話呢,你耳朵灌了水聽不到?還是舌頭被人割了說不了話?」秦浩軒繼續裝出一副囂張的腦殘模樣。

被秦浩軒罵了幾句,這散修微微皺眉,修性不修心的他聲音尖銳,顯然動怒了:「好久沒有人跟我流雲子這麼說話了,你這個小傢伙,很有趣!」

秦浩軒那兩個躲在遠處觀望的隊友聽後一驚,流雲子在散修中是極為出名的存在,不但他的符獸速度極快,他本身也擅長速度,手裡一柄黑色匕首攻擊角度刁鑽,而且釋放攻擊靈法的速度比一般修仙者要快,騎在流雲豹上的他釋放攻擊靈法,被攻擊者若是速度不如他,只能被當靶子打。

太初教就有一個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師兄栽在他手中,連逃都沒逃掉。

秦浩軒回到大營也就兩天,流雲子的大名他還真沒聽說過,聽他自報名號,秦浩軒笑道:「記住,我叫秦浩軒,閻王問你是誰殺的,你就報我的名號!」

流雲子哈哈一笑,眼神凝視秦浩軒,吐出兩個字:「有趣!」

流雲子說話時,秦浩軒已經動了,他之前離流雲子不遠,他有信心在一瞬間接近流雲子,只要他被自己近身,讓自己打上幾拳,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秦浩軒對自己的速度是很自信的,今天殺了兩個散修全是憑藉自己的速度和修魔者的肉身強悍。

「呼!」見流雲子一動不動,秦浩軒眼神一亮,臉上殺氣綻放,手上忽然冒出的青色刀氣,狠狠一刀斬向流雲子。

下一刻,秦浩軒大驚失色!

就在自己青色刀氣離他只有不到一尺的時候,這個流雲子竟然跑了!

就像鬼魅一般忽然消失,下一瞬間他便出現在秦浩軒身後,好整以暇的看著招式用老,匆忙收手的秦浩軒。

青色刀氣在地上劈出一條深不可見底的刀痕。

流雲子讚賞的說道:「速度很不錯,攻擊力也很強,可惜你碰上的是我!」

他話剛落音,座下的流雲豹動了,朝秦浩軒撲去,同時他手中匕首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直直刺到秦浩軒胸前。

秦浩軒大驚,身子強行一擰,卻還是沒躲過,流雲子黑色匕首在他肩膀上擦肩而過,若不是刑變作的軟甲在關鍵時刻使用,擋住了流雲子這一刀,秦浩軒很可能已經受傷了。

匕首沒能傷到秦浩軒身體,流雲子微微訝異,一個仙苗境七葉的太初教小弟子身上竟然有這種護體寶貝,他眼中閃過一道貪婪。

「注意了!」流雲子收起匕首,嘴角牽起一絲邪笑,手勢變動,淡淡的靈力波動隨著他十指變動,法訣念動時傳出來,同時,流雲豹不再接近秦浩軒,反而極其刁鑽的走位,以秦浩軒的速度和肉身素質,竟然連下一刻流雲豹出現在哪裡都不知道。

「啪!」一道風刃劈向秦浩軒,秦浩軒勉力凝起一道刀氣迎接,但仙苗境二十葉散修的攻擊靈法,豈是現在的他隨意接得住的。

青色刀氣崩碎,殘餘風刃依舊斬在秦浩軒的軟甲之上,秦浩軒被擊得一踉蹌。

下一瞬間,秦浩軒的身後又出現一塊隕石,將他的身體硬生生擊飛。

再下一瞬間,一團火球從天而降,再度將秦浩軒燒得灰頭土臉,雖然有刑的保護,並沒有受傷,但這種被當靶子打的感覺實在太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