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四十七章 殺戮之名震四方【

第二百四十七章 殺戮之名震四方【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幽藍色的火雲遮天蔽日宛如一座宮殿轟然砸下,將秦浩軒完全籠罩!

秦浩軒有樣學樣雙手捏動靈訣,一道倒襲而上的瀑布化為巨大的藍幕遮擋在身前,反壓向幽藍火雲,兩股不同的力量很快碰撞到了一起。

嗤!瀑布發出冰水滴在火焰上的沸騰之音,幽藍火焰穿過了水幕落在了秦浩軒的身上。

痛徹靈魂的火焰令秦浩軒全身都在抽搐,他連續幾道冰霜靈法轟在己身,藍色火焰卻始終難以撲滅。

刑並不著急攻擊,雙手環保在胸前一臉的看好戲模樣說道:「老秦,我看你也就是神識還湊合啊,其他的根本不能跟我一戰啊……」

「聚海之力!頃江之水!」

秦浩軒催動聚海決,大量的藍黃之水沖刷著身體,藍色的火焰在衝擊下漸漸被撲滅。

未等秦浩軒多做任何反應,刑早已經高舉雙手,天空一道卷著白冰的龍捲風將其籠罩。

冰寒刺骨的風,加上冰寒刺骨的風雪……

僅僅只是一個瞬間,秦浩軒變成了晶瑩剔透的冰雕。

「老秦,打那些散修還可以,但比起真正的天驕來,實戰方面還是不夠。」刑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堆瓜子,一邊嗑著瓜子,一邊老師般的模樣點評著:「看來,哥哥我還是要多幫幫你啊。讓你認清什麼是現實,別太膨脹的哪天丟了性命……」

秦浩軒身處冰塊,全身氣血不暢的同時也知道,這個刑在鬥法方面強過自己不只是一個身位的問題,恐怕是幾條街都不止了!同他只是正常的鬥法……根本沒有任何贏的可能!

「不行,不能再和這傢伙單純比鬥法,他強過我太多太多!」秦浩軒想起刑施展靈法舉重若輕的樣子,心中不禁陣陣驚疑。

既然靈法攻擊不行,那就來自己最擅長的近身攻擊吧!這段時間的鍛煉下來,秦浩軒對自己的近身攻擊還是非常自信的。

尤其是身體協調度達到現在的高度後,他感覺自己身體的力量並沒有比以前增強多少,但是爆發力卻是以前的百倍!

冰霜覆蓋?給我開!

秦浩軒全身抖動如大熊甩虱,堅冰紛紛龜裂碎開,他邁步前沖宛如一道流星直撲刑的面前,拳頭由腰間間似靈蛇出動,隱秘而快速的衝出一拳,死死多定了刑的腦袋。

這是秦浩軒在紅粉仙子留下來的招式里學來的。

看到秦浩軒這一招,刑眼睛一亮,流露出幾分讚許,但他只是流露出幾分讚許而已,秦浩軒這一拳對付流雲子劍辰等散修絕對是夠了,但對他這種本來就以身體素質見長的魔來說,尤其是他這種天才魔,秦浩軒這一攻擊……還不夠看!

「一般而已……」

刑抬手五指併攏捏成鶴嘴狀,沉肘提腕,順勢甩動前臂,整條手臂宛如鶴啄!精準的刺再去秦浩軒的手腕之上。

砰!

秦浩軒感覺手臂如被重物壓制,身體平衡完全改變,拳頭的軌跡移向旁邊!

這一刻,刑的左腳腳腕轉動,帶動著身軀形成旋轉,好似將自己整個人送到了秦浩軒的懷中!只是……他的手臂高抬,拳頭沖著自己的面頰,肘宛如大槍向外衝擊,直頂秦浩軒的胸口!

紅粉仙子的凡人武學!金剛八式中的熊蹲硬靠擠!這一擠之力,不下萬斤之力!

秦浩軒胸口受創倒飛而起百米距離,在地上又彈了幾下,才算真正止住了飛退。

痛!秦浩軒猶如死魚一般的趴在地面,胸悶的喘不動氣,四肢更是發麻無力,骨頭好似全部都斷了一般。

「剛剛那下不錯,若是真的打到了老子,老子也一樣不好受。」刑吐出瓜子皮說道:「只可惜,你根本碰不到老子啊。」

「我的速度比流雲子還要快很多,可竟然比不上刑!」秦浩軒心中暗暗計算,腦海里迅速思考著對付刑的辦法,可靈法施術他比不過刑,連自己最強的近身攻擊都打不到刑,秦浩軒心中生出一股無力感。

「你現在完全可以殺了我,你為什麼不動手?」秦浩軒望著一片笑嘻嘻看著自己的刑,感覺好像是在被對方隨便的調戲,幾分不爽湧上心頭的發問。

刑聞言壞笑一聲,隨後揚起一爪子,這一爪拍在秦浩軒身上,按照刑的身體強度算,這一爪子足以將秦浩軒拍死,但秦浩軒臉上只多了幾道血痕。

「打人不打臉!」秦浩軒怒了,他可以肯定刑是故意的,他怒罵:「你比我強上許多,為何不一下拍死我?」

「拍死你多不好玩啊?」刑哈哈大笑,一張雪白俊秀的臉也因為激動而脹得通紅:「話說,老秦……其實我早就想打你一頓了,做夢都想,一巴掌拍死你多不划算啊!」

刑像餓狼捕食,撲到秦浩軒身上,左一爪子右一爪子,將秦浩軒拍得體無完膚。

可憐的秦浩軒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他想動用無形劍,但自己渾身疼得不行,刑的每一下雖然不狠,但極為精準,打得自己失去行動能力。

偶爾,秦浩軒掙脫刑,他已經習慣在戰鬥中總結,偶爾也能打到刑,疼得刑呲牙咧嘴,但是他對自己下手也更狠了!

「啊!」秦浩軒再度被打倒在地,鼻青臉腫,這次被刑打倒後,刑根本不給他起來的機會,先將他兩條腿殘忍打折了,然後開始一下下打秦浩軒,不算輕也不算重。

這一打,便足足打了三天三夜,直到刑臉上激動的潮紅漸漸褪去。

「爽啊!打得真爽!」

刑又一爪子拍在秦浩軒臉上,他似乎很享受這種打臉的快感。

可憐的秦浩軒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