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仙眼入世觀凡塵【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仙眼入世觀凡塵【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秦浩軒向店家老闆道了聲謝:「大叔,你放心,你好好的開店,不會有事的。」

說罷,秦浩軒陰沉著臉,一言不發朝蒲師兄家走去。

現在的秦浩軒很想看看,蒲師兄這些不爭氣的子孫到底會怎麼對付自己,他並不介意替蒲師兄教育教育這些不爭氣的傢伙。

……

幾十年前,蒲漢忠的家只是幾間破落的茅草屋,幾十年後的今天,承蒙蒲師兄的餘蔭,他的後輩們住在寬敞富麗的大宅子里,過著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土豪劣紳的生活。

此時,就在蒲家的大祠堂里,這裡供奉著蒲漢忠的長生牌坊,被刑打慘了的蒲文儒和惡奴跪在蒲漢忠長生牌坊前向自家的親長哭訴。

這些年隨著蒲家的發跡,蒲家的子孫人數也急劇增多,許多遠親得知家裡竟然出了一名仙人,也紛紛投奔過來,加上原本蒲家的一些親戚,蒲家已經發展成數百人的大家族。

當然,最有權勢的還屬蒲文儒這一脈,蒲文儒的爺爺正是蒲漢忠的親哥哥,蒲文儒的父親正是蒲家的當代主人,也是蒲漢忠的親侄子。

蒲文儒跪在地上,大聲哭訴:「爹爹,你一定要為我報仇!那三個外地人在蒲仙鎮打傷我,分明沒將咱們蒲家,更沒將仙祖放在眼裡,你一定要抓他們剝皮抽筋,大卸八塊!」

得知蒲文儒被打,蒲家的人也紛紛聚集在這裡,聞言他們勃然大怒,偌大的廳堂頓時熙熙攘攘跟菜市場似的,這些衣冠楚楚的男人們一副士紳打扮,嘴裡卻飈著最低俗的言語。

「我操他祖宗十八代,竟然敢在咱們蒲仙鎮打人,還打了文儒少爺,一定要把他們的手腳都打斷!」

「打斷手腳?那太便宜他們了!竟敢冒犯咱們仙人之家,真當咱們是軟柿子么?」

「縣太爺都要給咱蒲家七分薄面,這幾個外地人是什麼東西,我看要把他們祖墳在哪裡逼問出來,回頭挖他祖墳,鞭他祖宗屍骨!」

「說得對,就該這麼辦!」

一群衣冠禽獸在祠堂里大聲怒罵,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怒氣,還有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他們是誰?他們是仙人的後輩子孫!現在仙人後輩子孫被欺負了,給自家仙人蒙羞,當然要狠狠報復他們!

其中幾個脾氣暴躁的更是拿著哨棒,準備出門抓人了。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喝道:「站住!都給我站住!」

這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正是蒲老太爺,他是蒲家真正話事人,蒲仙鎮最德高望重的存在,也是蒲漢忠的親哥哥。

看到這個穿著貴氣華麗綢緞褂子,拄著龍頭拐杖的蒲老太爺,蒲文儒哭得更大聲了,大喊「爺爺,你得給孫兒做主報仇啊!」不想大聲喊叫時牽動了痛處,登時冷汗涔涔,慘叫連連。

蒲老太爺看到自己最疼惜的孫子變成這樣,一張老臉陰沉,手中龍頭拐杖連連敲地,道:「看你們吵吵嚷嚷像什麼樣子!知道的知道你們是仙人的親戚,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打家劫舍的山匪呢!我跟你們說多少次了,我們是什麼身份?我們是士紳,是有身份的士紳,是出了仙人的士紳之家!像這種事你們不要插手,趕緊帶話給縣太老爺,讓他趕緊把三個兇手抓住,然後押過來!」

一個諂媚的聲音響起:「老太爺思慮周全,我們魯莽了,我們這就叫縣太爺抓人!」

「老太爺英明啊!」

「就是,抓過來非打死他不可!」

……

前方正是蒲仙鎮最大的宅子,也就是蒲師兄後人的府邸,雖然和太初教上任何一棟建築沒得比,但丟在附近州府來說,都算得上氣派闊氣的。

秦浩軒遠遠看到這個大宅子,大門上掛著「仙人府邸」四個金光大字的牌匾,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家有仙人做後台似的。

看到這個牌匾,藍煙和刑忍俊不禁,秦浩軒也不禁氣結,就連太初教的太初寶殿里,也不敢懸掛這四個字,可這牌匾竟然在蒲仙鎮掛了幾十年。

真是無知無畏啊!

走到門口時,以秦浩軒等三人敏銳的感知力,自然聽到祠堂里的嚷嚷聲了,秦浩軒冷笑一聲,臉色更加陰沉。

他們三人直接跨入蒲家,那些如狼似虎的護院哪裡攔得住他們?很快便來到蒲家祠堂。

踢開祠堂氣派的紅木大門,入目是蒲漢忠師兄的長生牌坊,長生牌坊下是一個巨大的香爐,此時剛換上九支嬰兒手臂粗的香,冒出裊裊青煙。

蒲家這群不成器的傢伙,竟然在蒲師兄長生牌坊下議論這些齷齪勾當,看到這一幕,秦浩軒因為氣氛而令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你們不用找了,我來了!」秦浩軒冷眼掃視著蒲家的這些後人,目光最終定格在那位拄著龍頭拐杖,臉上卻沒有老人該有慈祥的老太爺身上,在他滿臉皺紋之下,秦浩軒依稀看到蒲師兄的音容笑貌。

可即便他們長得再像,秦浩軒也無法將這個蒲家罪惡之源的老頭子和和藹忠厚的蒲師兄相提並論。

看到秦浩軒三人,尤其是看到秦浩軒身後的刑,蒲文儒聲嘶力竭的大聲喊道:「爺爺,是他們,就是他們!」

哪還要老太爺下令,一干凶神惡煞的惡奴,以及自恃學過幾手花拳繡腿的蒲家後人一個個輪著足夠打死人的哨棒衝上來,若是普通人在他們這通哨棒亂打之下,幾乎是必死無疑。

秦浩軒隨手一揮,揮出青色刀氣,將這些哨棒準確的切成兩截,卻沒有傷到一個人。

僅僅只是一斬!剛剛還嘈雜的院子,瞬間陷入了死一樣的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