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六十四章 發現幽泉立大功【

第二百六十四章 發現幽泉立大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打量了一番秦浩軒後,虞長老依例詢問:「請假的這段時間,你去了哪裡呢?」

「回了一次家,看望父母。」秦浩軒恭敬的回答。

虞長老端起桌上茶杯,但聽到秦浩軒的回答後,他眉頭微微一皺,吹了吹茶水,又放回桌上,身子往後一仰,眉間露出幾分失望,他在心裡感嘆道:「哎,看來他還是道心不穩,竟然無法捨棄凡間親情,斬不斷凡間的這些牽絆,如何能有大成就呢?且不說仙樹境,就算達到仙苗境四十九葉都不易啊!自然堂好不容易收了個好弟子,眼看有出頭的希望了,但這樣下去,恐怕還是一場空!」

如果是普通的一個仙苗境九葉弟子,這名長老甚至感嘆都不會,因為仙苗境九葉在太初教太多了,可秦浩軒不同,他入門修鍊一年多就修鍊到仙苗境九葉,雖然是最差的弱種,但能修鍊到這一步也表示出他有潛力可挖,而且秦浩軒的戰鬥力有目共睹,虞長老對秦浩軒也有些期待。

雖然說弱種不如仙種是鐵律,但歷代都有例外的存在,這名長老倒是希望秦浩軒成為這個例外,可沒想到秦浩軒不但資質差,還斬不斷凡情,這種道心不穩的表現讓他扼腕嘆息。

「然後還去了哪裡嗎?」長老繼續問道,雖然失望,但語氣還是波瀾不驚。

「我的第一任入道師兄蒲漢忠師兄,曾囑託我去看他的後輩子孫,所以我又去了一趟他家,完成了他的託付!」秦浩軒對這名虞長老倒也有好感,他從虞長老眉眼間也捕捉到一絲失望,想必肯定在心裡感嘆自己道心不穩吧?不過秦浩軒並沒有解釋,他畢竟也是關心自己,如果換成赤煉子之流,肯定直接諷刺了,所以秦浩軒回答得十分誠實。

虞長老點點頭:「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去看看也好。」

虞長老嘴上這般說,但心裡又嘆了一口氣,在心底想道:「信守承諾是好,可惜為幾個凡人耽誤修仙,實為不智,不智!」

「然後弟子還斬殺了當地的縣令。」說罷,秦浩軒又將斬殺縣令的緣由告訴長老。

虞長老讚許的望了秦浩軒一眼,擊掌贊道:「殺得好!區區凡人的官,竟然敢藐視修仙者的尊嚴!殺了他,也好教他知道什麼是仙凡之別!」

秦浩軒笑了笑,又道:「然後我還殺了當地的知府。」

虞長老愣了愣,伸去端茶杯的手頓在半空中,訝異的問道:「這是何故?難道那知府也藐視你了?」

「不是!」秦浩軒這次收斂笑容,道:「那名知府藏了兩個散修,而這兩個散修在守一個大型陣法,這個陣法可以打開一條幽泉冥界的雙向通道!然後我將這兩個散修,以及知府都殺了,趕緊回來彙報。」

剛端起茶杯的虞長老聞言大驚失色,手一抖,這一杯香氣撲鼻的茶摔在地上,古色古香的茶杯也摔得粉碎,但他一點也沒有心疼,反而厲聲詢問秦浩軒,道:「此事當真?」

面對虞長老忽然暴起的氣勢,秦浩軒神情淡定,回答道:「弟子所言句句屬實!」

「這可是大事,我必須馬上上報門派!」虞長老也顧不得守著登記處,匆忙將秦浩軒九千顆下三品靈石的約束金丟給他,一邊出門一邊道:「你立了大功,此事事關重大,你不可再讓其他人知曉!我親自去請其他幾位長老過來商議!」

虞長老年輕時也在門派的派遣下征戰幽泉魔淵,回想起當初在幽泉魔淵浴血奮戰的一幕幕,已經仙樹境的他身子忍不住簌簌發抖。

當年那一批征戰幽泉魔淵的弟子,加上自己才回來了四五個,真正的十不存一。

即便虞長老現在突破仙樹境,但若讓他再去幽泉魔淵打一次,他也沒有信心能活著走出來,別說是他,就算仙嬰道果境的強者走進去,都沒有保命的把握。

幽泉魔淵太恐怖了,一個幽泉魔淵已經讓修仙界維持得苦不堪言,許多強者、天才在這裡隕落,如果再出現第二個幽泉魔淵……

以虞長老的聰慧,他很快猜到散修慫恿王爺造反,一直呼朋引伴和太初教作對,原來並不是那王爺許給他們多大的好處,而是他們想借這場戰爭將太初教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好從容完成他們創造第二個幽泉魔淵的目的。

想起可能出現的第二個幽泉魔淵,當年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虞長老渾身冒冷汗。

「這個消息你一定不能外泄,一定不能!」一臉驚駭的虞長老再度叮囑秦浩軒,自己則匆匆忙忙走了,秦浩軒苦笑著端起一直沒喝的茶杯。

茶杯中的茶葉此時完全舒展開來,絲毫沒有揉搓煮熟的跡象,還像在茶葉上那樣清脆誘人。

這杯茶不濃,甚至還像泉水般清澈,秦浩軒喝了一口,茶水入口,舌尖微澀,但滿嘴清香。

「好舒服!」秦浩軒忍不住讚歎一聲,品了一口茶後,他感覺渾身舒暢,神清氣爽,大腦清明,這杯茶雖然沒有增加修為之類神奇作用,但卻能幫助修仙者平緩心態。

「不愧是長老,用的東西樣樣都不凡!」

細細品完這杯茶,秦浩軒又把玩欣賞了下茶杯,即便他這個不懂藝術的傢伙,也能從茶杯上看出點名堂,這茶杯若是落到凡間,絕對是各大古玩商爭搶的玩意。

就在秦浩軒欣賞虞長老的營帳時,剛剛出去的虞長老又風風火火的回來了,在他身後還跟著幾名坐鎮的長老,以及西門勝副堂主。

西門勝副堂主和幾名長老看了看秦浩軒,又詫異的看了看一臉焦急的虞長老,其中一個性子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