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六十五章 相見恨晚好兄弟【

第二百六十五章 相見恨晚好兄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行,那就不耽誤時間了,我們即刻就走。」虞長老一錘定音後,他又望向秦浩軒,用徵詢的語氣問道:「秦浩軒,如果你沒有什麼要事,咱們即刻就走,可好?」

虞長老這話一出口,其他幾名長老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就像看怪物一般。虞長老雖然不是長老院長老,卻是很有希望進入長老院的長老之一,以他在太初教的名望地位,秦浩軒又只是一個區區弱種,完全可以直接命令秦浩軒跟他走就是,別說秦浩軒,就算無上紫種李靖也不敢有意見。

可他卻對秦浩軒表示出相當的尊重,徵詢秦浩軒的意見。

在其他長老眼裡,雖然秦浩軒是一個表現比較突出的弱種,修鍊速度、戰鬥力,或者認出打開幽泉冥界時空通道的陣法,讓在座幾位長老都不敢小覷他,但也不值得虞長老如此客氣吧?

他可是從幽泉魔淵走出來,並被宗門賜下飛劍,同時有希望進入長老院的長老啊!

即便西門勝貴為副堂主,但也不敢在他面前擺架子,即便掌教和虞長老說話都是客客氣氣的,雖然他是被派下來坐鎮的長老之一,而且還負責登記處,但他的地位絕對是這幾名長老中最高的一個。

至於他為什麼負責登記處?那是因為他主動請纓,否則即便西門勝也不敢吩咐他幹活。

這樣一個有實力有地位的長老,雖然用徵詢的語氣徵求秦浩軒的意見,如果秦浩軒聰明,一定會說沒有別的事,可以馬上出發。

可秦浩軒恭敬的朝虞長老及諸位長老一禮後,道:「請長老給我片刻時間,我有點私事要拜託葉一鳴師兄。」

有幾名長老都傻眼了,神色不悅,心想難道你不知道這件事有多重要多緊急么?而且虞長老是什麼實力地位?就算自己幾個也是以他為尊。

但虞長老卻毫不在意,他將秦浩軒剩餘的約束金還給秦浩軒,一共九十顆下二品靈石,摺合九千顆下三品靈石,並且微微一笑道:「好,快去快來!」

西門勝更是囑咐道:「此事卻不可外出!切記切記!」

虞長老撤掉靈力結界,遠處隱約傳來的喊殺聲,近處的喧嘩聲一時間紛紛湧入耳中。

秦浩軒走出登記處,迎面就碰到李靖。

今天李靖的運氣不錯,一連殺了三個散修,最強的是仙苗境二十一葉境,若不是聽到秦浩軒回來的消息,他也不會這麼早就回來。

看到秦浩軒從登記處出來,李靖微微一笑,遠遠喊道:「秦師弟,好久不見。」

若是換成以前,李靖一定會主動走過來攀談,但現在他只是遠遠的叫一聲,雖然露出攀談的神情,卻是等秦浩軒主動走過去。

此時李靖不再覬覦秦浩軒的行氣丹,因為他也有效果一樣好的逆血丹,而且修鍊這種出自水府的神功,自認為超過秦浩軒只是時間問題,而且這個時間還不會長,既然秦浩軒對他沒有意義,他怎麼還會擺出一副親熱的樣子?

站在原地的李靖心裡想道:如果你聰明,跑過來和我攀談,表示熱情,或許以後我還提攜你一把,若是不聰明,日後張狂對付你時,我說不得還會痛打落水狗。

本來對李靖不感冒的秦浩軒回以一個笑臉,然後頭也不回的回自己營帳了。

李靖站在原地,心中怒火滔天,但臉上依舊波瀾不驚,冷哼一聲,暗道:「秦浩軒,以堂堂無上紫種的面子,讓你跑過來攀談幾句你都不肯,當自己真是什麼絕世天才么?你最好別落到我手裡,我遲早玩死你!」

自覺丟臉的李靖不知道的是,他的無上紫種的面子雖然大,可一個沒成長起來的無上紫種的面子沒有虞長老面子大吧?秦浩軒剛才連虞長老馬上出發的詢問都否決了。

當然,秦浩軒說找葉一鳴師兄只是個借口,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去警告刑幾句。

刑這傢伙可是來自幽泉冥界的魔啊!他和秦浩軒在一起,有秦浩軒的震懾,還不敢胡作非為,可一旦秦浩軒不在,他可就肆無忌憚了,以他饞嘴的秉性吃個把修仙者也是很可能的,到時候他過了嘴癮,自己就倒了血霉了。

秦浩軒也想過讓他變成軟甲之類,跟自己去太初教,但這次不是回靈田穀啊,肯定是見掌教之類的宗門高層,這些宗門高層實力高深莫測,萬一他們看出刑是魔,以修仙者對魔的憎惡,刑是必死無疑了,自己肯定也得給他陪葬,說不得還會連累自然堂。

思來想去,只有將刑落在戰場大營中。

回到大營,秦浩軒表情很是凝重的死死盯著刑。

刑被他盯得渾身難受,警惕的說道:「你,你又想讓我幹壞事?你別這麼看老子可好?」

「我不想讓你幹壞事,我是怕你幹壞事啊……」秦浩軒搖頭嘆氣說道:「我現在要隨長老去宗門彙報,但是我很不放心你小子,可又不能帶你走。」

聽說秦浩軒要回宗門,而且還不方便帶自己走,刑眼中有道精光一閃即逝,一臉無辜:「真的不方便帶我去么?我們兄弟兩從水府之後就在一起,從來沒有分開過,這次要分開,我還真捨不得呢!」

說著,刑還擠了擠眼睛,可惜沒擠出眼淚。

秦浩軒將胳膊搭在刑的肩膀上說道:「我幾天時間便能回來……你這幾天必須老實的呆在營帳中,不要外出!」

刑一臉不舍,連連點頭:「沒問題!」

秦浩軒繼續叮囑:「尤其不能吃人!你可千萬別吃人……哪怕是敵人……萬一吃人被發現……我真的難以救你啊。便是你吃對方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