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七十五章 解人之道解己道【

第二百七十五章 解人之道解己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璇璣子微微一笑,望著秦浩軒道:「為師介紹一下,這是你們的小師弟秦浩軒。」

秦浩軒抱拳一禮:」浩軒見過各位師兄。」

這些自然堂弟子們聽到這就是秦浩軒,一個個張大了嘴,秦浩軒的大名他們可是聞名已久,所以此刻第一次看到秦浩軒,他們有開心有驚訝,也有讚歎。

「浩軒師弟,你的大名師兄是如雷貫耳啊!」

「修練第一天就破種出苗,出葉速度也快,修練速度更是讓咱們這些師兄弟汗顏,戰鬥力還這麼強,一次次越級挑戰都能勝利,甚至還打敗仙苗境十二葉的嚴冬。這些要不是聽蒲師兄和葉師兄說出來的,我們還不可能相信呢!」

「浩軒師弟,你現在的修為境界連我都看不透啊,肯定比我們更厲害了吧?」

「沒想到今天能見到浩軒師弟。咦,浩軒師弟不是在入紅塵嗎么?怎麼今天就回來了?」

一時間,佈道壇熱鬧如菜市場,這些自然堂的師兄弟們對秦浩軒聞名已久,這一次真正見到本尊,而且秦浩軒的實力境界似乎還很高的樣子,更讓這些自然堂的師兄弟們又驚詫又驚喜。

被各種問候、各種讚美,各種七嘴八舌問話包圍的秦浩軒不知道如何回答起,只好頻頻抱拳致意,同時他也注意到,這些自然堂的師兄們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厲害而表現出嫉妒,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真誠的笑容和真摯的祝賀,彷彿是他們自己取得佳績也是他們自己一般。

溫暖的感覺將秦浩軒包圍起來,一種叫感動的情緒油然而生。

「哎呀,瞧我們這糊裡糊塗的樣子,咱們第一次見到浩軒師弟,怎麼能不拿點見面禮?」一名師兄拍著腦袋,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立刻在身上找起來,摸出一張仙苗境十葉的符籙,道:」浩軒師弟,第一次見面,匆匆忙忙的身上也沒什麼好東西,這張符籙你收下,或許對你有用。」

秦浩軒愣愣地看著這名師兄,以及他手裡的符籙,心頭暗暗感慨:」這名師兄的實力境界不高,一枚仙苗境十葉符籙對他來說肯定極為貴重,關鍵時甚至可以救命,可是他竟然拿來送給我!我怎麼能接呢?」

這名師兄的話音剛落,其他師兄弟也恍然大悟,一個個在身上摸索起來,有的身上沒帶東西,甚至還找其他師兄弟暫時借用,一時間,各種禮物遞到秦浩軒身前,自然堂的眾師兄弟臉上帶著真摯的期盼冀,讓本想拒絕的秦浩軒不知該如何拒絕,一時又為難又感動地的站在原地。

璇璣子在一旁說道:」既然是師兄們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師父開口後,其他師兄弟們也紛紛說道:」浩軒師弟,咱們沒什麼好東西,這些只是師兄們的一點心意,你千萬別嫌棄。」

最先送秦浩軒禮物的師兄白千常道:」師弟,咱們這伙師兄雖然修為不高,但是沉浸修仙之道長達數十年,日後你有什麼修仙上的疑惑,盡可來問我們,我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你若不收我們的見面禮,我們可不認你這個師弟,日後你有什麼問題,也休想師兄們答疑解惑!」

話都說到這份上,秦浩軒心中無比感動,也不好再拒絕,當即將師兄們的禮物都收了下來。這些禮物對身家二十萬顆下三品靈石的秦浩軒來說算不上貴重,但看得出來師兄們儘力了,這是他們能拿出來的最好禮物了。

自然堂的弟子一向很窮,整個太初教都知道,但沒有人知道他們雖然窮,卻這麼熱忱大方。

「好了,都坐下吧。」璇璣子打斷正拉著秦浩軒聊天的自然堂弟子們,道:」有話待會再說。」

自然堂弟子們面色一肅,紛紛回到自己位置,盤膝坐在地上,虔誠地的看著師父璇璣子。

璇璣子滿意地的點點頭,然後示意秦浩軒坐在蓮花道壇旁,這才環顧全場,說道:」你們修練途中遇到的疑問,現在都可提出。」

那名最先送秦浩軒禮物的白千常站起來,恭敬詢問道:「師尊,有一句法訣弟子百思不得其解,還請師尊解惑。」

璇璣子微微點頭。

「動靜之機,在於陰陽,總歸神聚,神聚則一氣鼓湯,鍊氣歸神,氣勢騰挪,精神貫注,開合有致,虛實清楚,左虛則右實,右虛則左實,虛非全然無力,氣勢要有騰挪,實非全然占煞,精神宜貴專註。」白千常問道:「師尊,這段法訣後面部分弟子可以理解,但這『動靜之機,在於陰陽』,弟子百思不得其解。動便是動,靜便是靜,這兩者又如何在於陰陽呢?」

白千常師兄提這個問題時,沒有人注意到秦浩軒微微詫異地的看著白千常,心中暗道:「這麼簡單的經文還需要解釋嗎?不是很簡單嗎么?難道白師兄也不懂么?」

以前這個問題,秦浩軒也曾問過刑,刑當時對秦浩軒的問題嗤之以鼻:「也就你這個傻子不懂,這麼簡單的問題,哪怕你在自然堂隨便找一個弟子都能回答!」

諷刺完後,刑便將這段經文深入淺出地的解釋了一次。

聽了刑的話,秦浩軒還以為這功法的意思真這麼淺顯,是自己資質悟性太差,無法理解呢!

白千常問完後,璇璣子微微點頭,然後環顧佈道壇中其他弟子,道:「千常的這個問題,你們有誰能解答嗎?」

眾多自然堂弟子們一個個陷入沉思,但沒有一個站起來回答,表示他們都不懂。

一時間佈道壇陷入沉寂。

「難道刑這傢伙是騙我的?自然堂的師兄們沒一個能理解?」秦浩軒微微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