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八十一章 膽大包天吃仙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 膽大包天吃仙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秦浩軒嫌惡地的瞪這幾支魔一眼,若換成花痴女的話,說不定還會被這幾支魔的外表所迷惑,但秦浩軒身為一個男子漢,對這種男不男女不女的扮相感到噁心不已。

「以前覺得刑這個小白臉很難看,沒想到這幾支個男不男女不女的魔更加噁心!」秦浩軒自言自語,絲毫沒將已經圍住他,並且漸漸逼近的幾支魔放在眼裡,反而說道:「看著這幾個噁心的東西,倒是有些想刑了。」

這幾支魔看秦浩軒沒有反應,俊美的臉蛋笑得更邪了,它們縮小包圍圈,然後憑著魔的敏捷撲向秦浩軒,它們原本雪白的手掌在這一瞬間黑氣繚繞,其中一支個魔嘴一張,噴出一口毒氣。

在外面斬殺散修,秦浩軒還要防備自己實力底牌被人知曉,不敢盡興打殺,但在水府這個只有自己一個修仙者,其他全是幽泉冥魔的地方,他完全不必顧忌什麼了。

這些魔的速度雖然快,但對於在裡廝殺了兩個月的秦浩軒來說,根本就是故意放慢動作。

秦浩軒屏住呼吸,護體靈力瀰漫在身上,將毒氣擋在外面,同時伸手,一拳打在最先撲向自己的一支個魔,同時手臂上的封印解開,被封印的厲鬼忽然冒出,順著秦浩軒的心意,猛地的擊碎那頭魔的心臟。

被擊碎心臟的魔倒地死去。

秦浩軒快速步伐移走動,身形快得只能看到一道殘影,又放出另外一支手上封印的厲鬼,將第二支魔的心臟打碎。

第三支魔嚇得臉色蒼白,俊美的臉蛋都變得猙獰,想要轉身逃跑,但秦浩軒怎麼可能讓它逃跑呢?凝聚一道神識小劍射去,這頭魔的魂魄便直接被擊碎,身子軟軟倒在地上。

「弱,太弱了。」

秦浩軒收回厲鬼,輕嘆一聲,在這段時間的磨礪中,自己肉身與靈識的契合度已經到一個極高的程度,不管敏捷還是力量都遠勝第一次入水府,更何況現在的自己還是仙苗境九葉,擁有兩頭仙苗境二十五葉境的厲鬼,對付起這幾支小魔簡直是輕而易舉。

殺了這三頭魔,秦浩軒並沒有因為輕鬆取勝而放鬆警戒惕,雖然自己變強了,但誰能保證沒有仙苗境三十葉以上的魔通過時空裂縫來到水府?

他自忖以現在的實力,對上仙苗境三十葉還是沒有勝算的,畢竟實力境界相差太多。

站在這幾頭魔的屍體前,秦浩軒不禁想到第一次見到刑的種種場景,嘴角上揚露牽出一道笑容:「跟這幾個難看的傢伙比起來,刑長得還算挺可愛的嘛!不知道這傢伙現在在幹嘛?有藍煙看著它,應該不會做壞事吧?」

…………

七丈淵一個低矮的灌木叢中,刑和藍煙正躲在這裡,他們倆的目光都落在遠處走來的一個散修身上。

刑喉結蠕動,眼睛冒著精光,但還是不確定地看向藍煙,問道:「我真的能吃嗎?真的能吃嗎?」

藍煙嫌惡地的皺起眉頭,道:「這傢伙剛從附近一個村莊回來,在那小村裡糟蹋了兩個良家婦女,你要是不嫌他葬,儘管吃吧!這種心術不正的傢伙修了仙,除了為禍人間外,沒有別的用處,你吃了他也算為民除害,為那兩個被糟蹋的良家婦女報仇了。」

得到藍煙的許可,刑眼中精光閃爍,興奮激動的神色洋溢於表。,自從被秦浩軒從水府帶出來後,就從沒吃過修仙者,以前聽說人類修仙者多麼多麼好吃,吃了還可以恢復自己因傷而受損的實力,可在秦浩軒的看管下一直沒有機會,現在終於有機會了。

刑對藍煙都囔的為民除害並沒有興趣,此時的它等那修仙者走近,身子猛然竄出去,俊美的臉蛋因為激動而猙獰起來。

「啊!」這散修受驚嚇訝,剛凝聚護體靈力,立刻被刑一拳打碎,接著又一拳打在他的丹田氣海上,刑的拳頭就連修魔的秦浩軒都能打疼,更別提這個僅有仙苗境十五葉的散修了。

他落在刑的手裡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就被捆仙繩給捆起來,作為幫凶的藍煙十分周到地的丟來一塊爛布,將他的嘴巴塞起來。

將這散修帶到灌木叢中,刑又問藍煙:「這個散修,我真的可以能吃嗎?」

藍煙再次肯定地的點頭:「一個敗類,想吃就吃吧!」

刑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滿臉藏不住的笑容。

他們倆的對話將這個可憐的散修嚇得尿褲子了。

這散修原本想到曠野來碰碰運氣,沒想到反而被刑和藍煙給抓住,見他們只是綁住自己,並沒有痛下殺手,原本心頭一寬,看來他們並不想殺自己。

可沒想到,接下來藍煙和刑的對話,結論竟然是說要讓刑吃掉自己,頓時嚇得魂飛魄散,渾身冷汗涔涔。

自從參加太初教和散修陣營的戰爭後,他也曾料想過自己會死在太初教弟子手下,那樣至少還能留個屍首,可眼下自己竟然要成為別人的食物?

一股騷臭味傳來,這散修的褲襠處滲出黃色的液體。

藍煙嫌惡地的退了一步:「咦,好噁心…………你不嫌棄就吃吧。」

「吃個尿褲子的,總比沒得吃好。」刑認真地的對藍煙說道:「接下來的場面可能有點血腥,你要是不想看的話,可以轉過頭去。」

藍煙十分配合地的轉過身,不再看刑。

刑嘿嘿一笑,走向那散修。

那散修臉面如土色,拚命掙扎,但哪裡敵得過刑的力氣大?

轉過身去的藍煙只聽到一聲被堵住嘴所發出,模糊的慘哼,但很快就沒有聲音了。

沒不多久時,刑舔著嘴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