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八十二章 萬物皆奇九天紅【

第二百八十二章 萬物皆奇九天紅【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這個水潭中長滿水荷花,綠葉蔥蔥,花朵素雅,淡淡水霧從這個不大的水潭中升起,煙霧飄渺,假山隱現。

道道七色彩虹從水潭這邊跨到那邊,幾支翩翩蝴蝶在荷花中穿梭著,這一切落在秦浩軒眼裡,不禁讚歎,好一個水府仙境。

在這個水府中逛轉悠了這麼久,秦浩軒猜測這個水府可能是某個修為極為高深的修仙者,甚至還可能是仙人居住過的地方,整個水府的建築要嘛么雄偉,要嘛么闊氣,要嘛么精緻,而水府的風景布置也比黃帝峰上的風景更加優雅美麗。;但秦浩軒兩次進入水府,一共待呆了十幾天,卻還沒見過比這水潭更美的地方。

如果非要用詞語形容,那就是仙境!整個水府最有仙氣的地方!

水潭旁有個身穿白色羅裙,輕聲啜泣的女子,一直痴痴的望著水潭哭泣,雖然只看到背影,但秦浩軒幾乎在心裡認定,這女子一定是絕世美女,因為她站在這裡,不但沒有破壞水潭的仙境美感,反而更增添了幾分飄渺意境。

「這個女人為什麼在這裡哭?她是水府的人嗎?」

看到這個女子後,秦浩軒在心中猜測起來,想到自己未來每個月都會進水府尋寶,如果不將水府情況打探清楚,水府裡還有別人的話,自己就危險了。

所以秦浩軒壯著膽子走過去,捏著萬里符的手心甚至有些出汗了。

「前輩…………前輩…………」秦浩軒走近女子,距離大約百步時停下,萬一女子發難,自己也有逃跑的餘地。

他叫了幾聲,但這女子毫無反應,任由秦浩軒叫嚷,她就是自顧自地的啜泣著,連頭也不回。

秦浩軒站了許久,發現女子沒有動靜,這才又壯著膽子走近幾步,然後又叫了幾聲。

如此是幾次,一主香後,秦浩軒距離女子只剩十步之遙,可女子依舊當他不存在,頭微微仰望天空,繼續哭泣。

這詭異的一幕讓秦浩軒頭皮發麻,如果不是為了安全起見,他早掉頭就跑了,雖然他是修仙者,但本質上還是人,只要是人,對未知危險都有莫名恐懼。

秦浩軒再走近幾步,詢問:「前輩,您有什麼傷心事,為何一直在哭?」

女子依舊沒有反應。,這時,秦浩軒才抬起頭,仔細觀察起距離他只有五步之遙的女子。

女子身子沒有動,從秦浩軒在百步之外走到五步之遙,她的身子連最細微的動作都沒有,一個人若在哭泣的話,身子怎麼可能不動呢?除非她是一座石雕。

秦浩軒又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終於得出一個令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結論。

「她竟然是…………石像?」秦浩軒愣住了,一直到他走近,才發現這個女子原來並不是真人,而只是一座石像…………

他小心戒備地的再走近一些,仔細瞧目光落到女子的臉上,這的確是一張絕美的臉龐,雪白細膩的皮膚,挺直的鼻樑,小巧而充滿魅惑的嘴唇,以及一雙美麗的丹鳳眼。

精緻五官和勻稱的身材搭配,盡顯清純魅惑,而那一身白色羅裙又將她的氣質發揮勾勒到極致。

即便是道心堅固的秦浩軒,也看呆了,幾息之後才回過神來。

「我道心算是比較堅固的了,但在她面前還是微微動搖…………」秦浩軒駭然,這真的只是一座石像?即便他已經確定這是石像,但還是不敢相信,怎麼可能有這麼逼真、這麼美麗的石像?完全將這女子的神韻、,氣質,以及種種美好的一切雕刻出來了,仿若真人。

「而且…………石像竟然會哭!」秦浩軒更覺得不可思議了,心中閃過四個字:「鬼斧神工!」

秦浩軒將這石像上下打量一番後,發現在石像的背後有兩個並不清晰的小字,他好奇地擦了擦上面的灰塵,勉強看清這兩個字:「七殺!」

「七殺?」秦浩軒面眼露疑惑。

秦浩軒擦過這兩個字,原本一動也不動的石像忽然震動了一下,將秦浩軒嚇壞了,遠遠跳了開去,靈力吞吐,隨時準備啟動萬里符逃跑。

這時,原本只會哭泣的石像不再哭泣了,悅耳的聲音傳入秦浩軒耳朵:「繁星海,長恨天,巨石仙殿方寸間。」

石像並不是在跟秦浩軒說話,自顧自說完後終於陷入沉默。

原本只會啜泣的石像,在說出這一句話後,更像仙女下凡塵,一股出塵超俗的仙氣從石像身上傳出,原本還能看出些微破綻的石像,在這一刻更像真人。

秦浩軒原本以為這石像等等就會變成真人,但等了很久,石像還是石像,只是悅耳的聲音又響起來:「繁星海,長恨天,巨石仙殿方寸間。」

聲音悅耳,十分動聽,每隔一段時間便自言自語地的重複,可聽了很多遍,秦浩軒依舊聽不明白話裡含義。,反正所剩時間也不多了,他乾脆站在小水潭前,看著這個彷彿仙女下凡塵的石像,聽她說著聽不懂的話,直到他身上金芒一閃,便消失在水府中,再度回到日月湖畔。

「繁星海,長恨天,巨石仙殿方寸間。」站在日月湖畔,看著煙波飄渺的日月湖,秦浩軒喃喃自語。

從水府出來後,秦浩軒來到璇璣子的房間。

「回來了。」看到秦浩軒,璇璣子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吧?」

秦浩軒點點頭,道:「只有一些小魔,沒遇到危險,不過也沒有得到鍾乳靈液。雖看到將近一碗的鐘乳靈液,卻被禁制保護,弟子修為不夠,打不開禁制。」

他苦笑一聲。

璇璣子一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