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八十四章 再入紅塵誰勝誰【

第二百八十四章 再入紅塵誰勝誰【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當秦浩軒將蛟龍神魂吞噬完後,化作金色大柱釘住蛟龍神魂的小蛇也恢復了纖細的模樣,淡淡看了秦浩軒一眼,眼神中露出幾分親暱,然後又回到角落靜靜趴伏著。

看小蛇眼神中流露出的親暱,回想起它剛才展現出來的強大,秦浩軒心頭一震,想道:「如果小蛇排斥我,想滅將我滅魂,我絕對沒有還手之力。」

秦浩軒嘗試著走過去,想和小蛇交流,但小蛇在發威之後又陷入沉睡,秦浩軒依舊無法和它進行交流。

「神識強大了很多!」秦浩軒感應了下自己的神識,便得出這個結論,抬頭看看天色已經不早,還是儘快取鍾乳靈液離開吧。

神識變強之後,秦浩軒感覺絕仙毒谷的壓力都變小了很多,可惜今天時間不夠,明天一月之期到了,自己要下山進紅塵了,不然真想進入更深的腹地查探搜索。

一條未完全孵化的蛟龍神魂,還被毒氣侵蝕了幾千年,都仍如此強大,那麼由真正神龍龍鱗煉製成的龍鱗仙劍,該強大到什麼地步?

秦浩軒無比期待在絕仙毒谷找到其他龍鱗仙劍的殘體,使仙劍真正復活的一刻。

來到石筍林,秦浩軒取出幾滴鍾乳靈液,然後又看了雞冠草一眼。

一個月不見,雞冠草依舊是即將成熟的模樣,按時間推算,它現在應該要成熟了,怎麼還沒成熟呢?

秦浩軒思考起來,忽然一拍腦袋,道:「忘了一件事,絕仙毒谷的毒氣這麼重,能在這生長的植物,多多少少會有一些異變。這雞冠草看上去馬上要成熟了,但誰知道還要多久才能成熟?一年兩年?甚至一百年?」

「如果刑那傢伙在這裡,肯定會嘲笑我了。」秦浩軒一臉汗顏,這幾個月跟刑廝混在一起,雜七雜八的東西學了不少,其中就有關於靈藥的。

取了鍾乳靈液,秦浩軒飛快的回到無名峰進自己的房間,魂歸本體後,將那瓣沉重的九天紅花瓣拿出來,心中暗暗想道:「我又不會煉丹,該怎麼吃它呢?」

秦浩軒想來想去,最終決定就像一葉金蓮那樣,直接吃了。

當初吃一葉金蓮時,自己還是凡人之軀,現在好歹也是仙苗境九葉巔峰,不論身體強度還是神識強度,都比那時候強大百倍,就算直接吃了也吃不死人。

於是秦浩軒一張口,吞下這片九天紅花瓣,花瓣入腹後,立刻調動靈力開始消化花瓣。

九天紅被靈力一侵蝕,頓時散發出強烈的藥力,在藥力催動下,體內靈力猶如海嘯,一波強過一波。

「好強的藥力!」秦浩軒微微驚詫,好在他的身體和經脈在的作用下,已經變得極強,換成尋常的修仙者,定然會直接被藥力撐爆體。

在秦浩軒的靈力的引導下,九天紅藥力雖然洶湧澎湃,卻根本無法傷到他分毫,反而有加固身體和經脈的效果,丹田氣海中的靈力沸騰起來。

「嗡。」

在修練中,秦浩軒終於又要突破了!

一道道純正的靈氣和勃勃生氣從他身上傳出,猶如水紋一波波蕩漾開來,同時,在無名峰上空出現一條七色彩虹,這道彩虹絢麗奪目,久久不散。

附近原本生長得不算茂盛,甚至有些枯萎的草木在感覺到秦浩軒散發出來的勃勃生氣後,立刻變得生機勃發,附近打坐修練的自然堂弟子也感覺通體舒泰,神清氣爽。

璇璣子睜開眼睛,看向秦浩軒所在房間,臉上露出驚喜之色:「浩軒,是浩軒突破仙苗境十葉了!原本以為他要用幾年時間才能突破這個門檻,沒想到他這麼快就突破了!竟然還引發十葉境的天虹異象!」

黃帝峰上,正在紫竹林中漫步,感悟天道的黃龍真人感覺到無名峰傳來的天虹異象,立刻朝無名峰的方向望去。

無名峰上空,懸掛著一條七色彩虹,虹光絢麗,看上去賞心悅目,不是突破十葉境時的天虹異象是什麼?

黃龍真人心臟一顫,當年自己突破仙苗境十葉時,都沒有出現天虹異象,而龍逸軒師兄就曾有天虹異象,當時掌教師尊十分欣慰:「天虹異象,逸軒,你的根基扎得很堅實啊!」

「那…………那是弱種弟子秦浩軒突破仙苗境十葉嗎么?」黃龍真人不敢置信地的喃喃自語,雖然不敢置信,但天虹異象中蘊含著秦浩軒一絲氣息卻假不了,而且自然堂除了秦浩軒,他想不出還有誰有可能引發天虹異象。

黃龍真人微微偏過頭,對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猶如影子悄無聲息的接引道人道:「秦浩軒一個月之期滿了,讓他下山入紅塵去吧。」

「是。」接引道人領命後,前去無名峰。

…………

「掌教真人還真關心我,時隔一個月,竟然還記得我入紅塵的一月之期,讓我想多逗留一天都不可能。」秦浩軒苦笑著站在太初教的山門前,剛才接引道人來傳掌教令,讓他即刻下山入紅塵。

時間來不及秦浩軒做太多事情,取出的靈液更是沒有時間煉丹,乾脆拿出幾滴偷偷的滴在了璇璣子平日里用來飲茶的泉池之中,那是自然堂堂主方能用的泉池,秦浩軒也不擔心別人會意外服用到,雖然這樣使用靈液的效果會大打折扣,但卻是一個不被師傅發現的極好的辦法。

秦浩軒知道,按照師父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服用的,他定會留下來,待日後坐化在還給自己。

一切安排妥當,師父璇璣子將秦浩軒送到山門前,一路反覆叮囑。

秦浩軒敏銳地的發現,幾天不見的師父又更蒼老了,前幾天見面時,他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