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八十七章 小四象組獸殺陣【

第二百八十七章 小四象組獸殺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刑愣了愣,心道廢話,你一臉殺氣的朝營門外沖,誰不知道你是去殺人?

「我們兩就這樣去?不回去準備一下嗎?」

秦浩軒腳步沒停:「準備?有什麼可準備的?我哪有空去準備?三十個散修又不是三十頭羔羊想殺就殺,不抓緊時間,什麼時候才能看到徐羽妹妹?我必須得親口跟她解釋那封信不是我寫的!」

秦浩軒神情和語氣里都透出冰冷的殺氣,只是提到徐羽時,他的聲音才微微溫柔了些。

站在營門口,一臉春風笑容的李靖正望著遠遠走來的秦浩軒,短短一個月從仙苗境十二葉突破到十三葉境的他,此時春風得意,身後跟著好幾個諂媚的小弟,正等著闊別一個月的秦浩軒走過去跟他打招呼。

「李師兄,秦浩軒回來了!以您以前對他的照顧,以及您現在的戰功成績,自認不如的秦浩軒肯定會跑過來跟您打招呼,弄好你們之間的關係。」

「以李師兄現在的實力,別說區區弱種秦浩軒,就算他依仗的徐羽也不夠看!」

「李師兄當之無愧的戰場第一名,肯定會得到掌教的看重,這等無與倫比的戰功,肯定不會是三十萬下三品靈石的獎勵那麼簡單。」

這幾名小弟拍著李靖的馬屁,李靖也坦然受之,自從他每天可以用逆血丹修鍊後,修鍊速度直線飆升,短短一個月便從仙苗境十二葉境突破到仙苗境十三葉的地步,眼下雖然還不如徐羽,但是一年後,服用逆血丹,修鍊的自己絕對會超過徐羽,甚至還可能超越張狂,成為太初教最耀眼的弟子。

「徐羽、張狂都需要仰望我,秦浩軒,你只是區區一個弱種,你拿什麼跟我比?」李靖眼神炙熱,精光閃爍,無比自信:「不用多久,我就會變成需要你仰望的存在,如果你現在跑過來跟我示好,態度誠懇謙卑的話,說不定我還考慮收你做小弟,否則日後的太初教,你必定寸步難行!」

自從擁有了逆血丹,修鍊的李靖感覺掌教的寶座正在朝自己招手,自己只要稍稍努力,就能力壓其他兩名紫種弟子,更別提弱種秦浩軒。

直到現在,李靖都認為,沒有徐羽煉製的行氣丹,弱種秦浩軒憑什麼有現在的風光?

但讓李靖失望的是,秦浩軒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徑直走出營門,一身騰騰殺氣,彷彿敵方散修都是綿羊,而他是歸山的猛虎,此時獠牙利爪畢露,就要大肆屠戮了。

秦浩軒的無視,並沒有讓李靖生氣,他只是淡淡一笑,揮揮手制止了手下小弟的憤憤不平,淡然說道:「一個弱種而已,不足掛齒。」

的確,在現在李靖的心裡,秦浩軒只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弱種,在同等條件下,自己一定能讓他知道,無上紫種才是真正的天才!

……

刑小心翼翼的跟在秦浩軒身後,此時他感覺秦浩軒就像一頭飢餓了半個月的猛虎,現在要尋找羔羊充飢。

秦浩軒並沒有選擇一個地方守株待兔,畢竟七丈淵戰場這麼大,想守到兔子的幾率太低了,一天能碰到一個就算運氣,現在刑的實力變強了這麼多,自己的實力及神識也大幅度提高,兩個人一哄而上,就算碰到仙苗境三十葉的散修也不懼了,而且就算碰到扎手的,還可以使用萬里符逃跑呢!

守株待兔碰到散修的幾率低,但大搖大擺尋找散修,幾率就高太多了。

他們兩個大搖大擺的尋找散修,離開法陣沒多遠,在一條主幹道路上,看到四個散修,一前三後站立,看到秦浩軒和刑後,他們眼神中殺機隱現,一臉貪婪神情。

其中一個低聲笑道:「一個仙苗境十葉的小子帶著仙苗境十葉都不到的傢伙,竟敢大搖大擺在路上走?不知道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都不敢這麼自大么?」

「不知者無畏,他們或許是第一次加入戰場,太初教最近傷亡太多了,連這種實力低微的純傻瓜都上場了,看來我們就要贏了。」

「希望這是兩頭肥羊。」

在四名散修不屑的哂笑中,殺氣騰騰的秦浩軒已經走近他們。

刑因為施展變作花勞,真魔變本身有隱藏一定實力的作用,這四名散修的神識弱得可以忽略不計,他們又哪裡能看出刑的真正實力呢?

當秦浩軒二人距離他們只有百步遠時,四名散修收起哂笑,嚴陣待敵,雖然秦浩軒二人的實力低微,但他們畢竟出身太初教,萬一身上有什麼強力的攻擊符籙,陰溝裡翻船可不好。

四名散修中有兩個動了,他們兩人同時施展起自己最拿手的攻擊手段,儘管認為秦浩軒二人實力低微,但僅僅就他們二人太初教弟子的身份,也值得他們施展最強殺招一招斃敵了。

「受死吧小子!死在我們四兄弟手裡,是你的福分!」其中一名散修叫囂一聲,他手掌一翻,施展出一道靈法,只見他手掌虛影頓時變大,凝成一個金色手掌,抓向秦浩軒,彷彿要將秦浩軒捏碎。

另外一個散修丟出一條紅菱,紅菱迎風獵獵作響,化作一柄滴著鮮血的血紅大刀,斬向刑。

刀氣凌冽,森寒入骨,尋常人足以被這刀氣給嚇死。

其餘兩名散修冷眼看著,他們彷彿看到秦浩軒和刑被殺死,然後上去收拾戰利品。

金色大手抓向秦浩軒時,秦浩軒冷笑一聲,解封左右手臂的厲鬼,這兩頭厲鬼出現後,在秦浩軒的指揮下,硬生生擋住這隻金色手掌。

而斬向刑的血紅大刀則連他一根毛髮都沒碰到,刑身子輕巧一閃,便躲開了血紅大刀凌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