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八十九章 早日今日何當初【

第二百八十九章 早日今日何當初【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好可怕的殺氣!」即便秦浩軒二人走很遠了,這兩名太初教弟子還沒從剛才血腥屠戮中回過神來,秦浩軒可怕的殺招、殘暴的殺氣、冷酷嗜血的眼眸以及殺人後的淡然,在他們眼裡就是一個殘暴的屠夫,血流成河伏屍百萬而不動容。

一大早從西門勝營帳出來殺到現在,加上這個二十七葉的散修,秦浩軒手裡已經有十五枚散修徽章了,他緊繃的臉色也終於緩和了些。

刑這才壯著膽子說道:「你今天的殺氣很重!」

「殺夠三十個,就能見徐羽妹妹,殺氣不重,怎麼殺人?」秦浩軒猶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在刑的眼裡猶如刀刃般閃爍寒光。

他們兩人又走了許久,竟然碰到一隊太初教弟子,這一隊人一共八個,看他們身上散發的氣勢,實力最低的都有仙苗境十七葉。

這八個人正在圍攻五個浴血奮戰,已經略落下風的散修。

從眼前的戰況來看,這五名散修勢必身死,但至少還能周旋一段時間。

刑看了看這八個人,湊在秦浩軒耳邊道:「這八個人都是李靖的小弟,他們殺了散修後,徽章都給李靖。」

「李靖的人?」秦浩軒輕笑一聲,徑直走上去,冷眼凝視著這八名太初教弟子,道:「你們可以走了,離開這裡二十里,方圓二十里內的散修都是我的。」

秦浩軒囂張的話語一出,這八個李靖小弟看他的眼神猶如看待白痴:「秦浩軒,你雖然有點實力,但你知道我們是誰的人么?你知道李靖師兄吧?小子,別亂說大話,小心舌頭被風吹走。」

「哼哼,別說方圓二十里,就眼前這五個散修你對付得了嗎?」

他們一邊說一邊打,心神略微分散,好不容易得來的上風又丟了,雙方重現陷入膠著狀態。

「我說了,這裡我包場,你們快滾!」秦浩軒聲音清冷蠻橫。

這八人小隊領頭一個冷哼一聲,心道自己八人跟五名散修僵持不下,萬一惹惱秦浩軒,秦浩軒痛下殺手幫對方散修,那自己就倒霉了,所以他雖然很不爽,但還是用商量的語氣說道:「有本事公平競爭,你殺的全算你的。」

「好!」秦浩軒等的就是這句話,和刑對望一眼後,兩人猛的衝上去,尤其是刑,身子猶如天外隕石,直接將一名散修撞飛。

「咔嚓!」一名散修的脖子被秦浩軒拗斷。

「啪!」一名散修的頭顱被刑拍碎。

「擦!」一名散修的頭顱高高飛起,血柱從他斷脖處噴涌而出。

「嘩啦!」一名散修的心臟被刑直接掏出來,甚至還在他手上一跳一跳。

眨眼間,剛才和八名太初教弟子膠著對戰,實力很是強悍的五名散修有四個被秦浩軒和刑殺光了。

剩下一個散修被八名李靖小弟圍攻,最多一兩個呼吸就會慘死,可秦浩軒毫不客氣的衝上去,一拳打爆他的腦袋,然後取下他身上的徽章:「這個人我殺的,功勛是我的!」

這八個李靖的小弟干瞪著眼,到底發生了什麼?從來都是我們李靖老大搶別人的散修,今天竟然真的有人敢搶我們李靖老大的散修?

「怎麼?你們不服?」秦浩軒收好徽章看向眾人,心中暗道:李靖在太初教也沒少難為我跟害我,搶他幾個散修算是問他要點利息。

冰寒的眼神,強大的戰力,尤其是剛才秦浩軒和刑兩人殘忍直接的殺人手段,將他們給震住了。他們還真不敢指責什麼,秦浩軒能輕易殺死和自己八人實力相當的五個散修,也能毫不費力的收拾自己。

好血腥,好暴力。

尤其是秦浩軒,渾身上下散發出修羅般的殺氣,令人不敢直視。

秦浩軒收起散修身上的徽章後,在李靖小弟們眼饞的注視下又搜颳起散修們身上的財物,這幾名散修身上有七千多顆下三品靈石,還有其他零散東西,總價值超過一萬顆下三品靈石。

李靖的小弟們面面相覷,這些東西要落在他們手裡,上繳給李靖後,可以得到一個大功勞,現在卻成了秦浩軒的囊中之物。

不過他們不甘歸不甘,沒有一個人敢表示不滿。

秦浩軒收拾好財物後,淡淡注視著李靖的這幾名小弟,道:「你們回去跟李靖說一下,這方圓二十里的散修我借來用用,就不要派人在這裡摻和了。」

秦浩軒目光掃了一圈,這八名李靖小弟感覺如刀在自己身上割,他們心中都驚的快暈過去了,在這片地方便是長老大人們都不會這樣跟李靖說話,今天竟然有人這樣說話?他這是在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啊!回去告訴李靖老大,看他還能囂張不!

……

傍晚時分,渾身鮮血的秦浩軒和刑兩人走進法陣中,他們兩人今天的瘋狂屠戮,此時已經在太初教弟子中傳開了,看到他們兩人渾身是血的走進來,就像看到幽泉冥魔一般,眼神又敬又懼。

沒有理會其他弟子驚懼的眼神,也沒有理會他們悄聲議論,收割了三十條人命,一身煞氣比早上出門時更重的秦浩軒,帶著刑直接走進西門勝的營帳中。

廝殺了一天,秦浩軒和刑身上濺滿了敵人的血液,為了快點請假見到徐羽,秦浩軒都來不及漱洗一番。

看到渾身是血的秦浩軒和刑,以及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濃烈殺氣,將西門勝嚇了一跳,心中想道:「他們兩難道受傷了?」

西門勝仔細看了幾眼,發現他們兩人身上竟然沒有半點傷痕,這些鮮血全是敵人的。

能濺這麼一身血,殺的人絕不會是個位數。

「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