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百九十五章 雕木成簪用心禮【

第二百九十五章 雕木成簪用心禮【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黃山海將軍遠遠的喊起來,甚至調動內勁,飛快跑到秦浩軒面前,毫不猶豫的跪下磕頭,為自己的人請命:「上仙饒恕,他們不知您的身份,被賊人迷惑,有冒犯上仙的地方,還請上仙高抬貴手,饒他們一命。」

秦浩軒本就沒興趣多造殺孽,都統營將軍黃山海既然求情,他也無所謂的收手,對這些嚇呆了的士兵說道:「往後,不要草菅人命。」

儘管秦浩軒的語氣很淡,聲音不大,但聽在士兵們耳里,就像陣陣驚雷過耳。

見秦浩軒沒有追究的意思,黃山海這才鬆了口氣,這些仙人們超凡脫俗,就算將在場的所有士兵包括自己殺了,也沒人為自己出頭。

黃山海喝道:「你們還不快給仙人道歉?」

被嚇傻了的士兵們頭如搗蒜的磕頭,正要道歉時,秦浩軒語氣冷淡,說道:「道歉就不必了,不過你們記住。你們手裡權力很大,可以輕易決定人的生死,但我希望你們善用這種權力,不要再這般草菅人命,否則我饒不了你們。」

「是,是,是……」士兵們應聲不跌,心裡驚駭莫名,原來這世上真的是有仙人存在的。

「還不快滾!」跪伏在地上的黃山海微微側過臉,呵斥屬下:「將冒犯上仙的軍曹長屍體丟到亂葬崗給狗吃,你們都給我滾下去。」

很快,冷汗流得像是剛從水裡撈出來的士兵們,逃也似的離開現場。

他們就算是兵,但本質上只是凡人,對高高在上的仙人,本能的有一種畏懼,更何況仙人還表現出那麼恐怖的手段,想殺他們簡直易如反掌。

相信今天發生的時,將成為許多士兵一輩子不敢忘記的陰影,往後也不敢胡亂為非作歹,作威作福。

看著落荒而逃的士兵們,秦浩軒站在原地,在心裡感嘆:「如果我是一個普通人,碰到這些如狼似虎的士兵只能繞道而行,他們想殺我,那明年今天就是我的忌日,可我是一個修仙者,仙凡,仙凡,入紅塵讓我徹底明白了什麼叫仙凡!以前在太初教,我的實力和身份是最墊底的,但和這些凡人兵卒比起來,才知道原來我也很厲害,人只有對比才知道自己的厲害,不對比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厲害!」

「黃山海是吧?」感嘆完後,秦浩軒微微低頭,看著還跪伏在地上的都統營將軍,道:「你起來吧,帶我去紫霄皇城。」

「是!未將馬上帶您去皇城。」黃山海雖然疑惑秦浩軒三人去皇城幹嘛,但以他的身份哪裡敢問這些,點頭應是後,毫不遲疑的爬起來,親自帶領秦浩軒三人去紫霄皇城。

秦浩軒和刑跟在黃山海身後,唯獨藍煙站在原地不動。

刑轉過頭,詫異的問藍煙:「怎麼了,你還不走?」

「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藍煙一臉促狹笑容,調侃:「人家小情人久別勝新婚,我過去幹嘛?遭人厭么?」

刑一拍腦門,作茅塞頓開狀,驚呼:「對啊!小情人見面,我跑過去幹嘛?秦浩軒可好不容易請了十天假,如果我們跟過去,肯定會大煞風景,大煞風景。」

說罷,刑神情誇張,一臉悲壯,對秦浩軒說道:「好兄弟,雖然我也很久沒見過徐羽了,但想起我們之間深厚的情誼,更不該去打擾你們小情人會面,為了你們,我決定不去了。」

秦浩軒面色躁紅,隨後從刑一表正經的神情中看出他的意圖,毫不客氣的戳穿:「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休想離開我身邊,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被秦浩軒看破意圖的刑苦著臉,一瞬間從天堂跌到地獄,垂頭喪氣就像斗敗的公雞。

秦浩軒又對藍煙說道:「藍煙姑娘,你一個人落單也不好,不如跟我們一起去吧,沒關係的。」

藍煙在心頭暗罵一聲呆瓜,你們小情人見面,自己一個女人跑過去幹嘛?就算是修仙者,可徐羽也終歸是個女孩,女孩愛吃醋的本性自己再了解不過了,帶一個女人去見另一個女人,也只有秦浩軒這種呆瓜才覺得沒關係吧?

「不去,不去,堅決不去!」藍煙四顧張望,對黃山海道:「你給我安排個住所,我住下來等他們。」

秦浩軒還想堅持:「真沒關係的。」

藍煙心底再罵幾句呆瓜,不理會秦浩軒,黃山海為難的望了望秦浩軒,又為難望這小姑奶奶,最後一咬牙,道:「如果您不嫌棄,都統營里還是有幾間乾淨的客房用來招待貴賓的。」

「行,就這裡了。」藍煙大手一揮,隨著黃山海召來的士兵去自己房間,遠遠的揮手:「呆瓜,好好去見你的小情人吧,姐正好在王都逛逛!」

作為翔龍國的經濟政治文化中心,王都面積極大,相當於一個縣的領土,處於王都正中央部位的紫霄皇城佔了王都一半的面積。

王都城外圍居住著平民百姓,商賈巨富,也居住著各種王公大臣,但在紫霄皇城,就只居住著皇帝以及他的妻女,還有他的皇子們,哪怕皇帝的弟弟,親王殿下都沒資格住。

在黃山海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三人朝紫霄皇城走去。

以黃山海城衛軍都統營將軍的身份,還沒有在王都騎馬乘車的特權,他十分恭敬的解釋之後,秦浩軒也不介意,正好一路看看王都的世俗風情。

王都的道路很寬,足以並排行走五輛馬車,路上行人熙熙攘攘,不時有達官貴人乘坐車馬轎子經過,而這時普通的百姓都會主動讓出一條道路,可見王都里等級制度分明。

道路兩旁的商鋪氣派得很,統一灰瓦白牆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