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零八章 悟凡修仙權過心【三

第三百零八章 悟凡修仙權過心【三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徐羽見秦浩軒流露出的猶豫神色,用半嗔半嬌的語氣說道:「她不是你妹妹么?既然是你妹妹那有什麼不好的,而且我怎麼會打你妹妹呢?再說藍煙姑娘幫了你挺多,我去見見她,向她道謝。」

秦浩軒想想也對,見見就見見吧,徐羽可不是凡人中的潑婦,一向待人和善的她,怎麼會和藍煙大打出手呢?

「那好,既然你想見藍煙,那我們一起去都統營吧!」

直到秦浩軒和徐羽起身離開龍井茶樓,被挫敗感包圍的白展躍才勉強展開儒雅溫和的笑容,對刑道:「花師弟,我們也去吧,最近王都不太安全,據說有散修潛伏進來了。」

刑目光還落在小東湖那對還在互啄的鴛鴦身上,道:「白師兄看出那對鴛鴦是吵架還是恩愛呢?」

……

龍井茶樓到都統營,步行半個時辰,這一對剛剛私定終身的小情人,沐浴在夕陽霞光之下,穿梭於煩擾世俗之中,倒為他們之間平添幾分浪漫氣息。

秦浩軒白天在都統營大發神威,殺了一名軍曹長,若不是黃山海來得及時,恐怕死人會更多。

此時,黃山海已經將秦浩軒、刑以及藍煙的模樣告知都統營的每一個士兵,嚴令任何一個士兵見到上仙,都要行跪拜大禮,言語神態間不能有半點衝撞冒犯,違者重打一百軍棍。

一百軍棍,就算練出銅皮鐵骨的武林高手也會打成半身不遂,一般士兵可能打不完一百軍棍就得死翹翹。

黃山海這一舉動,就是生怕士兵們在不經意間得罪這幾位煞星。

所以當秦浩軒剛剛走到都統營門口,循例站崗士兵見到皇帝也不需跪拜大禮,但這些士兵毫不猶豫的跪在地上:「拜見上仙。」

皇帝權柄再大,終究是凡人,仙人沒有世俗權柄,卻掌控所有凡人生死大權,包括皇帝。

秦浩軒一路走進去,都統營士兵們不管在巡邏還是訓練,見到他都是拋下一切事務跪下行大禮。

徐羽促狹一笑,調侃秦浩軒以及後來趕來,和他們並排走的刑:「你們在這裡比皇帝還威風呀!」

刑嘿嘿一笑:「客氣客氣,比起你差遠了!」

徐羽看到刑,這才記起白展躍師兄不是一直跟在自己身後保護么?怎麼現在沒看到人影?

「白師兄呢?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嗎?」

「他看小東湖裡一對鴛鴦吵架,所以來晚了,這不來了?」刑看著徐徐走來的白展躍,招手道:「白師兄,你走快點,趁現在還有點時間,我還有很多問題要請教你呢!」

白展躍臉色頓時苦下去,他走到徐羽身邊時,苦笑道:「這位花師弟確實好學得緊,各種奇思妙想的古怪問題,問得我啞口無言啊!」

徐羽微微一笑,道:「今天有勞白師兄了,現在我要去拜會浩軒哥哥的朋友藍煙姑娘,師兄和我們一起去吧?得見完藍煙姑娘,我們再回皇宮,師兄沒意見吧?」

白展躍溫和笑道:「今天是師妹出來散心,師妹覺得開心就好,我沒意見。」

白展躍也無比渴望見見異種藍煙長什麼模樣,當然沒意見了,這可是他能最快突破仙樹境桎梏,不需要在瓶頸逗留的希望啊!

說話間,得知秦浩軒回來的黃山海忙趕過來,遠遠看到秦浩軒便要行大禮,秦浩軒虛虛一托,一道大力托住黃山海,不讓他跪下去。

「黃將軍不必客氣,今天若沒有你幫忙,我也沒法順利進皇城了。」

得到上仙的感謝,黃山海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在雲端飄,又激動又興奮:「為上仙辦事,是末將的榮幸。」

說罷,黃山海又看著秦浩軒身邊的徐羽:「上仙,請問這位是?」

秦浩軒還沒來得及說話,刑已經清了清嗓子,嚷嚷:「聽好了,這位就是你們翔龍國的當今帝師徐羽。」

「帝師?」

黃山海起初還沒回過神來,但仔細一回味嚇得渾身一哆嗦,以他的官銜自己是知道皇帝拜了一位帝師,這位帝師權柄極大,堪比皇帝陛下本人,只是他官位太小無緣一見罷了。

得知帝師就在眼前,黃山海忙跪伏在地上,行三跪九叩首大禮:「西城門都統營都統黃山海,拜見帝師上仙。」

附近對秦浩軒行過禮的士兵,也緊隨都統黃山海的禮節,行三跪九叩的大禮,這可比簡簡單單跪秦浩軒的禮數重多了。

秦浩軒笑道:「羽妹妹,沒想到你的名望和權力這麼大。」

被這麼多人三跪九叩的徐羽面無表情,淡淡回應道:「這只是入紅塵的一種歷練,師叔說讓我體會世俗巔峰權力,感悟凡心,磨礪道心。」

秦浩軒從徐羽淡定從容的神色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很不在乎這些繁縟俗禮、虛名權勢,對這種至高無上的優越感也顯得不屑一顧,看來徐羽這一番入紅塵下來,心性也得到了很好的磨礪。

「悟凡,修仙!」秦浩軒在心裡輕嘆一聲,想起良莠不齊的散修,不禁感嘆:「難怪同等境界中,散修無論如何也不是太初教弟子的對手,因為太初教弟子有入仙道,進紅塵這一套完整的培養方式,讓弟子感悟仙道,落入凡塵,體會仙凡之別,而散修們整天在凡間,最終弄得仙凡不分!」

「運氣好進入太初教這種大門派,才能有這般完整的培育弟子的方法,一個普通的散修,哪怕撿到道門正法,可最終也會因為心性不夠,道心不堅而一事無成。整天打坐修鍊並不是修仙的全部啊!」

秦浩軒笑意吟吟的看著黃山海行完大禮,然後才問道:「跟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