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二十章 仙魔威力初綻放【四

第三百二十章 仙魔威力初綻放【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藍煙看到秦浩軒這幅慘樣,眼神中閃過一絲決絕,秦浩軒是為了救自己和徐羽而身受重傷的,那自己救他也是理所應當的。

身為異種的藍煙,自然比一般人更了解異種,如果她願意將自己體內鮮血凝出精血,異種堪比天材地寶的精血有令白骨長肉瀕死復生的本事。

但只有異種本人才能在自己血液中提煉出精血,精血這東西極為珍貴,一百滴血中才能凝出一滴鮮血,藍煙全身血液精華也不過能凝出十多滴精血。

所以當初雲鶴山人抓住藍煙,藍煙不願凝出精血,他就只有借陣法拿她血祭,才能恢復自身傷勢。

藍煙自願凝出精血的話,足以讓秦浩軒從重傷恢復到生龍活虎的狀態,如果精血數量夠多,甚至還能暫時提升實力境界。

就在藍煙準備取自己精血治療秦浩軒時,只是默默看著秦浩軒渾身冒血漿,卻又無能為力的徐羽不知該如何是好,最終她什麼也沒有做,只是咬著下唇,語氣無比堅定的說道:「浩軒哥哥,如果你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殺光天下散修,為你報仇。」

即便是藍煙,也為徐羽語氣中透出的決絕殺氣所震懾,本想凝自己鮮血為秦浩軒療傷的她不禁喃喃說道:「秦浩軒,你再不醒來,徐羽姐姐可要在修仙界掀起一場血雨腥風了。」

沒有人會覺得徐羽是吹牛,一個未來成就無可限量的無上紫種,有資格說這句話。

在遠處聽到徐羽這句話的白展躍也是眉頭一跳,心中暗道:「這個秦浩軒要是就此死了最好,要是沒死我必須想辦法再補一刀,然後再想辦法轉移徐羽的注意力,徐羽對他沉迷如此之深,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嗯……」在徐羽和藍煙兩雙眼睛注視下,短暫昏迷的秦浩軒輕哼一聲,緩緩睜開眼睛,坐起來,腦子裡還在回想起剛才那道恐怖的劍刃,然後說出一句讓白展躍氣得吐血的話:「咦,我竟然活下來了?」

緊接著,秦浩軒又嘗試著活動了下手腳,驚喜道:「好像沒事!」

變作盔甲的刑呲牙咧嘴,在秦浩軒耳邊怒道:「你當然沒事了,老子幫你擋了所有攻擊,你只是被震暈了而已,秦浩軒,枉我將你當兄弟,可你把我當萬能盾牌是吧?要不是剛才白展躍的那道道符靈法擋住大部分劍刃,再加上徐羽護身符籙擋住了其他兩道劍刃,只要再多一道劍刃,就能將我撕碎了……」

秦浩軒心下萬分抱歉,刑平日里喜歡誇大,可剛剛那話真的沒有誇大,之前的一擊若非是刑的幫忙,自己死十次都夠了!強如刑,也一樣被殺的差點丟了小命。

「感謝感謝,我願做任何補償……」秦浩軒低聲說道。

「我操,你身上的這些血你以為是你的?可都是我身上流下來的!」刑的聲音儘管虛弱不堪,但還是不忘討價還價:「至少讓我吃兩個散修,否則休想我下次還為你遮風擋雨!」

秦浩軒也覺得確實對不起刑,可讓其吃人心中還是彆扭,小聲商量道:「不如,我給你一千靈石怎樣?」

刑腦子轉動的快,有靈石拿自然是好的!至於散修?回頭拜託藍煙幫忙偷幾具屍體就是了,到時候靈石屍體全拿,自己還是賺的啊!

「沒問題!不過,說真的……老子這次真的受傷很重……暫時要休息一下了,沒法用龍魔金身護住你的周全了,你最好小心點。別真的死在了這裡……」

說罷,刑不再發出聲響,傷勢沉重的他令他暫時陷入了沉睡。

秦浩軒勉強站起來,稍微活動了下手腳,有刑幫他擋去攻擊,他其實並沒有受什麼傷,

「媽的!真是禍害活千年!」看著秦浩軒重新站起來,稍微活動一下筋骨後秦浩軒又生龍活虎起來,使得白展躍眼睛都瞪大了,要不是散修老巢雖然被搗毀,但散修還沒擒完殺死。

那布陣的仙苗境三十葉的老者,看到在自己擴靈陣的幫助下,三道靈法打下來,竟然只殺了五個人,沒有將這些太初教弟子趕盡殺絕。

他沉聲喝道:「既然太初教不給我們留活路,我們跟他們拼了!殺了這些太初教的傢伙,或許還有條活路。」

老者振臂一呼,散修們頓時來了精神,尤其看到剛才在老者被放大十倍的殺了五個太初教弟子,還讓那極其強大的仙苗境四十葉的白展躍狼狽不堪,險些受傷,頓時鬥志昂揚。

大概是身上靈石不夠,或許是時間不夠,這散修老頭沒有再布陣,反而一馬當先跟太初教弟子打起來。

一直彼此看不順眼的兩個陣營的修仙者們,終於混戰在一起。

頓時,各種靈法亂飛,符獸亂竄,鮮血亂噴,附近的一些民居在五十多人的修仙者混戰中,盡皆成為廢墟,好在附近的平民百姓發現這裡有仙人們打架,老早就逃得遠遠的了,倒也沒有傷及無辜。

雖然雙方人數不多,不像七丈淵那樣雙方都有上百人,但這裡的壯觀慘烈度遠比七丈淵戰場高,七丈淵戰場更多的是偷襲和反偷襲,最多的也就十幾個人混戰,可這裡是一次性有五十人混戰,而且雙方整體戰鬥力不相伯仲,論慘烈程度,絕對比七丈淵戰場高。

白展躍想借散修的手殺秦浩軒,在秦浩軒死之前自然不會出手都殺光,所以他一直跟在徐羽身邊,時不時出手為徐羽解圍,自己則故意被好幾個散修纏住,一副精疲力盡無力突圍的模樣。

至於白展躍的那些小弟們,雖然之前裝出憤怒拚命的模樣,但在白展躍的示意下,他們打起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