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二十三章 炎陽沼澤反被爆【

第三百二十三章 炎陽沼澤反被爆【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經過一個呼吸時間的醞釀,他終於摸到懷裡的一把陣旗,趁秦浩軒不注意丟出去,布了一個簡單的。

陣旗落地,隨著白鶴的手勢驅動,秦浩軒腳下的泥土一瞬間彷彿變軟,他的身子瞬間沉下去,就像陷入沼澤地一般泥濘不堪,黏稠的泥漿沒過他的膝蓋高度,使得他行走不便,而且泥漿還像熱水沸騰起來,冒出滾燙的水汽,泥漿中也冒出一個個泥泡,秦浩軒感覺自己置身滾燙的蒸爐。

白鶴也在陣中,但他對沒過膝蓋深的泥漿似乎很熟悉,行走猶如游魚,比在堅硬的土地上還要自如,至於滾燙的熱氣,則根本傷不到布陣之人。

同時,一條由巨蟒之皮煉製的黑色長鞭鞭子出現在白鶴手裡,他手一揮,黑色長鞭在空中打了個脆響,化作漫天鞭影,讓人分不清哪條是真哪些是虛,而後漫天鞭影每一條都以極其刁鑽的角度卷向秦浩軒。

白鶴沒有將自己的符獸放出來,他擅長陣法和這條劇毒蟒皮煉製的毒鞭,在操控符獸上不太擅長,自然不會舍長取短,在他眼裡,秦浩軒是平生未見的勁敵,一個不小心就會喪生在他手裡。

中的熱氣逼人,換成凡人肯定會被直接蒸熟了,但秦浩軒是修仙者,肯定會被熱氣蒸得心浮氣躁,但這簡化版的的熱度,怎麼可能傷到秦浩軒呢?

他施展這個陣法,只是想要熱氣擾亂秦浩軒心緒半分,然後再讓泥漿使秦浩軒行動不便,自己的目的就算達成了。

白鶴的這條黑色長鞭,除了本身是用劇毒蟒蛇皮煉製外,還加入了九十九種極烈的毒,別說仙苗境十葉的秦浩軒,就算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沾上也會很麻煩,非得馬上盤膝打坐驅除毒氣不可,否則毒氣攻心必死無疑。

秦浩軒戰鬥力是強,但畢竟是仙苗境十葉的修仙者,沾上毒氣很可能被直接毒死。

在他眼裡,秦浩軒有這麼強橫的戰鬥力,但實戰經驗肯定不多,如果在平時,以秦浩軒的敏捷速度,自己的長鞭未必能打到他,但是在沼澤地,他的行動速度肯定會降下來,只要速度一慢下來,被自己的長鞭卷到,就算有十條命也玩完了。

白鶴拿齣劇毒長鞭時,秦浩軒悄聲對刑道:「你以前跟我吹噓你對身體強橫,一般的毒根本毒不到你,真的假的?」

刑見秦浩軒有打自己主意的意思,忙否認:「假的,肯定是假的!你都說了我是吹噓的了,那我怎麼可能真的抗毒呢?」

「好吧!」秦浩軒無奈的嘆息一聲,眼神中閃過一絲笑意:「那我就躲吧,我可沒抗毒的本事,被毒鞭卷中必死無疑。」

聽著秦浩軒的話,刑在心中暗暗得意,想道:「哼,今天我為你付出這麼多,你小子一毛不拔,連散修都不讓我吃,那我就讓你吃吃苦!」

看到在黏稠泥漿中行動自如的白鶴,白展躍不禁在心裡贊道:「不愧是玩陣法的行家裡手,就算沒條件也能創造出對自己最有利,而對敵人最不利的環境,從而擊殺敵人!秦浩軒就算在七丈淵戰場殺人再多,但畢竟只是在一種地形上殺人而已,一旦離開他最熟悉的環境,來到這種沼澤地形,就算再厲害也要打個折扣!看來玩陣法的人,就算是散修也不容小覷啊。」

白展躍一臉悠閑,就等著白鶴將秦浩軒殺死,然後再過去撿個便宜,將白鶴殺了,再將那個異種藍煙抓起來,找個地方藏了,回去就可以告訴徐羽,他們兩個人都被仙苗境三十葉的散修幹掉了。

「徐羽、異種藍煙、秦浩軒的財富都落在我手裡了!」白展躍心中無比激動,看著在無數道鞭影籠罩下,行動速度變慢很多的秦浩軒,心道:「這下不用我出手,你都在劫難逃了!」

無數道鞭影落下,帶起銳利刺耳的破空聲,盡皆攻向秦浩軒。

秦浩軒卻沒有半點慌亂,無比鎮靜的看著即將甩到身上的鞭子,以他可怕而敏銳的戰鬥直覺,身子輕移便躲了過去。

白鶴一驚,沒想到秦浩軒竟然在這麼短時間內,看清哪條才是真正的鞭子,而且還敏捷的躲過去。

他手腕抖動更快,時而注入一道靈力,使鞭子綳得筆直,像長棍一樣橫掃過去,時而又撤掉靈力,將鞭子舞得刁鑽靈巧……

然而讓白鶴和白展躍無比驚訝的是,秦浩軒躲閃得雖然狼狽,時不時還跌倒在泥漿中,整個人變成泥人,但每次都險之又險的躲過去了。

「怎麼可能……秦浩軒難道沒事經常在泥漿里練功么?否則身子在泥漿里怎麼可能動得這麼自如靈巧!」白鶴和白展躍驚訝萬分,他們永遠都想不到的是,秦浩軒在藍煙布置的里,也曾在沼澤地里戰鬥過幾次,不過那個沼澤地的泥漿比這裡更黏稠十倍不止。

幾次之後,秦浩軒掌握了在泥漿中行動的訣竅,之後在的沼澤地里行動自如。

白鶴陣法化出的沼澤地,論粘稠度遠遠比不上,秦浩軒在這裡移動,自然無比順暢。

如果他們兩知道秦浩軒表現出來的狼狽,只是為了麻痹躲在暗處觀看的白展躍時,不知道一直自以為藏得很好,默默等秦浩軒被抽死的白展躍會不會哭笑不得。

不過白展躍沒哭,變作盔甲的刑倒是快哭了,他小聲的在秦浩軒耳邊說道:「大哥,你演戲也演得差不多了,乾脆直接讓他抽我一鞭吧,別讓我吃泥水了……這個鞭子雖然有毒,抽到我身上最多讓我疼一下,這點毒傷不到我的,你別玩了……」

正在泥漿里滾得愉快的秦浩軒聞言,停止了滾動,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