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二十五章 異種血瘋魔之威【

第三百二十五章 異種血瘋魔之威【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別小看這一滴精血,它可是藍煙煉化了體內三成血液才凝練出來的,也就是說她直接拿出自己的三成精血來救秦浩軒,一個異種修仙者精血的珍貴,價值足以令仙嬰道果境的老祖瘋狂,也難怪白展躍會如此瘋狂。

精血離體,被秦浩軒吞食後,藍煙的臉色蒼白,尤其是嘴唇甚至比臉色還要白,原本容光煥發的美麗容顏憔悴了很多,神情萎靡,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來了:「秦浩軒,你殺了他。」

別人只知道異種的精血有多麼厲害,卻不知道異種和尋常修仙者的區別,藍煙將體內精血的三成凝練出來後,丹田中茂盛生長,生機勃勃的仙苗,此刻已經像焉了一般,無精打采,仙葉之上甚至還有淡淡枯黃。

一個異種修仙者的仙苗枯萎,仙葉枯黃,這是極端危險的節奏,一個鬧不好甚至可能終生不能寸進,到時候別說命不過百歲,甚至命不過百天都有可能。

如果在家裡,有長輩的照顧,有充足的天材地寶支撐,徐羽失去三成精血可能造成的危險或許會少很多,但藍煙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飄蕩在外,別說各種天材地寶,甚至連普通的靈藥都是奢望。

她看著精血滴入秦浩軒嘴裡時,心裡在問自己:「我是為了救自己還是為了救秦浩軒呢?我……應該是為了救自己!」

當藍煙在心裡詢問自己是為了救自己還是為了救秦浩軒,最終咬牙下唇告訴自己,自己是為了救秦浩軒時連她自己都不相信,這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借口罷了。

作為一個異種,而且還流落異鄉,沒有回家希望的異種,這輩子註定沒有回家的希望,也看不到修仙的希望,有時候她都在決定自己活著沒有意義,不像其他修仙者,修仙可以延壽求長生,可自己不管怎麼修,都只是死路一條罷了。

藍煙在被雲鶴山人抓住時,就已經想通了,活到百年這個異種大限時死去,和被歹毒的修仙者煉藥至死,又有什麼區別呢?

所以她在秦浩軒被打成重傷倒地地上不能起來時,一直沒有讓開半步,不是她不怕白展躍,而是她不怕死!

既然不怕死,又何必凝練精血讓秦浩軒打敗白展躍?

說到底,藍煙是不願秦浩軒死,因為這段時間和他在一起,她感到前所未有的開心。

心中那一絲陰霾也彷彿撥雲見日。

所以她願意拿出自己三成精血,救秦浩軒,讓秦浩軒打敗白展躍,留一分活著的希望!哪怕自己在失去精血後,仙苗凋零,氣血崩散而死。

但,秦浩軒活著,就好。

秦浩軒本不想張嘴吃藍煙的精血,以前他又悄悄向刑了解過異種,刑似乎對異種也很了解,所以事無巨細的告訴了秦浩軒。

秦浩軒自然知道,異種凝練出精血對身體有多大的傷害,他不願意吃藍煙的精血,但此時他已經虛弱無力,如何能反抗過藍煙?

精血進入秦浩軒嘴裡,頓時化作一道道磅礴精純的靈力,迅速補充著秦浩軒體內乾涸的靈力,同時修復著他身體的傷勢,緊接著更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秦浩軒剛剛還略顯枯萎的仙苗,此刻前所未有的生機勃勃,而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長高,然後長高的部分啪啪啪一連生出二十片七彩斑斕的仙葉虛影,每片仙葉都是七脈。

瞬間,秦浩軒從仙苗境十葉直接跨入仙苗境三十葉,他感覺自己體內靈力前所未有的充盈,而且還前所未有的強大!

如果說這些仙葉和之前十片仙葉有什麼區別,那就是之前十片仙葉是實質仙葉,但吞了藍煙精血後生出的二十片仙葉,卻是虛影。

也就是說,秦浩軒並不是真正的突破到仙苗境三十葉,只是暫時擁有了仙苗境三十葉的實力,等藍煙精血蘊含的靈力耗盡,他又會重新變回仙苗境十葉。

白展躍看到藍煙的一滴純度極高的精血滴在秦浩軒嘴裡,神情更加猙獰,手下動作也更加瘋狂,嘴裡低聲咆哮:「秦浩軒,你去死,你必須去死,異種是我的,你休想佔有!」

在他施展了第四個靈法攻擊到防禦結界時,這個防禦結界終於碎了,不過秦浩軒也吸收完精血中的能量,又重新生龍活虎起來。

秦浩軒一把抱著虛弱無比的藍煙,將她遠遠放在地上,避免被戰鬥波及,隨後他身子一縱,施展,一息凝法時間過後,他的手裡頓時出現一根金色長棒。

之前他和白鶴打,為了保存實力麻痹白展躍,還用了不少手段,但現在直接面對仙苗境四十葉的白展躍,他乾脆一點手段都沒用,而是挺直了腰桿應戰。

因為秦浩軒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只是泡沫,一捅就碎。

現在他短暫擁有仙苗境三十葉的實力,三十片顏色不同的七脈仙葉匯聚在一起,靈力之精純讓秦浩軒直接目瞪口呆了,而且他感覺自己身體也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比如身體皮膚隱隱泛著華光,整個人如一柄離鞘的利劍。

他感覺自己現在雖然不比白展躍強大,但也能勉強一戰了。

有了如此強橫的實力做底氣,秦浩軒也不再畏縮,身子一竄帶起一道殘影,手中金色長棒砸向白展躍。

白展躍長嘯一聲,他施展的靈法,可以讓自己的手變得比鋼鐵還硬很多,而且可以隨時變化大小,以他的實力可以將手臂化作百丈長,五丈粗的巨大鐵棒碾壓秦浩軒。

他伸出自己的鐵臂,想擋住秦浩軒一棒,然後再反擊。

誰料秦浩軒手裡的金色長棒砸在他鐵臂之上時,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