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二十八章 敗師兄斗蒼天奪得

第三百二十八章 敗師兄斗蒼天奪得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危險!不行,必須動用符甲了!」

在死亡危機的威脅下,白展躍毫不猶豫的下了決心,然後右手一翻,迅速取出一枚潔白白玉,這枚白玉約摸四寸長,整體被雕琢成甲胄模型,甲胄模型上還有許多晦澀的符文。

白展躍微微注入一道靈力,這個甲胄模型驟然消息,然後白展躍身上冒出一道道強烈的靈力波動。

一身雪白的甲胄,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白展躍,發出噼啪噼啪的聲響。

很快,剛才那個甲胄模型,現在已經變成一件通體白玉質地的符甲,這符甲和凡人將領身上的戰甲類似,但卻將白展躍保護得只有眼睛、鼻子和嘴巴露在外面。

白玉符甲通體乳白色的玉光流淌,將白展躍襯托得就像一個儒將。

「符甲!」

受了重傷再無法催動保護秦浩軒,但卻還沒有被炸暈的刑詫異的在秦浩軒耳邊說道:「符甲是防禦力極強的東西,煉製起來很麻煩,最差的符甲煉製也需要千年玄龜血、鐵木樹榦精華之類極其罕見的材料,如果想直接購買成品的話,最差的符甲也要十萬顆下三品靈石一件!這種東西防禦力極為驚人,沒想到白展躍竟然有!」

「咔嚓!」

從秦浩軒的風刃術切開白展躍的無數道刀刃,然後白展躍自知不敵,毫不猶豫的放出符甲,其實都只是電光火石之間。

這件白玉符甲硬生生擋住了秦浩軒的二十道風刃,只是在符甲上有一些微小的裂紋。

看到自己的符甲竟然被秦浩軒的打出微小的裂紋,白展躍又驚又怕,驚的是秦浩軒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厲害,怕的是害怕秦浩軒下一刀直接破了符甲斬了自己。

至於憤怒這種情緒,在秦浩軒表現出堪比仙苗境四十九葉的恐怖實力時,他的心裡早被驚和怕塞滿了,哪來的閑暇去怒?

在白展躍擋住秦浩軒的二十道風刃之後,秦浩軒沒有猶豫,馬上施展一道。

原本秦浩軒施展,只是一道十來丈長的紫紅色刀芒,但現在他的刀氣猶如雨後天晴的彩虹,長達百丈,隨著秦浩軒手臂劈下,這道絢麗多彩的彩虹也隨之斬向白展躍。

別看秦浩軒的這道似乎絢麗如彩虹,但處在其攻擊核心的白展躍,卻分明感覺出刀氣猶如實質,他見過一些仙苗境四十九葉境施展,也是一條絢麗的彩虹模樣,但這條彩虹就算連一個小土丘都能輕易掃平,更別說血肉之軀的自己。

如果有可能,白展躍一定會毫不猶豫扭頭就跑,但現在他連跑路的時間都沒有,只有拚命的催動靈力形成護體靈力,同時期冀身上的符甲能護自己平安。

「嚓!」

彩虹般的開天斬刀氣輕易切開白展躍的護體靈力,白展躍的臉色蒼白幾分……

隨後,開天斬刀氣落在他的白玉符甲之上。

這道足以蕩平一個小山丘的開天斬刀氣轟然崩碎,但白展躍身上的白玉符甲也化作一地齏粉。

「啊!我的符甲!」白展躍低呼一聲,肉疼的看著碎裂成一地齏粉的白玉符甲,心頭震撼無以復加。

符甲是只有仙苗境四十葉修仙者才能煉製和使用,但不是每個仙苗境四十葉的修仙者都能擁有一件符甲,據白展躍所知,許多甚至達到仙樹境的散修都沒有符甲,而太初教那些仙苗境四十葉以上的修仙者,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符甲的。

白展躍知道自己未來很可能會去幽泉魔淵進行磨礪和錘鍊,與魔族生死相搏,那些魔族據說身體極其強悍,最擅長肉體攻擊,所以白展躍早早就開始收集煉製符甲的材料,又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終於煉成符甲。

這種符甲擁有極其強悍的防禦力,穿著符甲進入幽泉魔淵,也能大大增加生還幾率,可沒想到還沒上戰場,沒有見到傳說中的幽泉魔淵,卻在這裡被秦浩軒打碎了。

白展躍自忖以自己仙苗境四十葉的實力,至少也要一炷香時間才能打碎這個符甲,可他竟然只能接秦浩軒兩招!

符甲被打碎,白展躍的鬥志也被打碎了,眼前的秦浩軒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竟然使自己擁有仙苗境四十九葉的實力,硬碰硬絕對不是明智之舉。

白展躍想要逃,他剛從懷裡掏出一張神行符,還沒來得及拍在自己身上,可秦浩軒哪能容他逃跑!

秦浩軒冷哼一聲,雙手結印,!

比起,又是稍微厲害一點的靈法,施展起來時可以在被攻擊者周圍形成一圈火海,至於火海有多寬,火勢有多大就完全看施術者的實力了。

以白展躍仙苗境四十葉的實力施展,能將方圓十里變為一片火海,熊熊火勢將會有兩人高。

秦浩軒施展時,想要逃跑的白展躍感覺身旁氣溫驟升,地上的花草樹木瞬間枯萎變干,然後無火自燃,緊接著地面上的石頭都有燒紅融為岩漿的趨勢。

雖然真正的威力還沒噴發,但現在恐怖的高溫已經讓白展躍大驚失色,他舉目四望,視線範圍之內的這片荒郊野外全是一片火海,而自己腳下的溫度還在攀升,被燒得通紅的地面驟然開叉,似乎有東西要噴出來。

白展躍毫不猶豫,再次從懷裡拿出一個符甲,注入靈力,符甲噼啪噼啪的穿在他的身上。

他的第二套符甲剛剛穿好,地下忽然轟的一聲噴出一道巨大的火柱,將冷不丁的白展躍衝到高空中。

火柱高達百丈,溫度足以將精鐵燒成灰燼。

被火柱的高溫和巨大的衝擊力一衝,半空中的白展躍感覺一陣頭暈目眩,身上那套剛剛換上的符甲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