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元陽索命求一線【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元陽索命求一線【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新鮮的天地靈氣入體,就像一盆冷水般,倒是很快就將一片火海的丹田澆熄了,秦浩軒一邊澆熄仙苗,一邊去撿白展躍的財物。

白展躍身上的東西已經被火柱直接燒成灰燼了,連渣子都找不到一片,他最大的財富就是地上散落的天食甲蟲符獸,足足五千九百隻,有一百隻當時被白展躍引爆炸傷秦浩軒,已經用掉了。

秦浩軒習慣性的收好戰利品天食甲蟲符獸,這時丹田中的火焰也被撲滅,體內的靈力不再燃燒,秦浩軒終於感覺到一股巨大的疼痛感覺湧上心頭,渾身上下要被撕裂一般的巨疼,不但經脈丹田中找不到一絲靈力,就連原本強大的神識也黯淡下去。

「嘶,我要死了么……」秦浩軒心中閃過最後一個念頭,眼睛一黑,身子搖搖晃晃幾下便一頭栽倒在地。

的術後反噬,開始出現了。

秦浩軒倒地的瞬間,恢復了一些魔力的刑也終於變回了花勞的模樣,躺在秦浩軒身邊,但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

看到秦浩軒倒地,藍煙嘴唇動了動,但她也十分虛弱,最終什麼聲音都沒發出來,只有兩行清淚從她眼角流出。

經過短時間的燃燒,秦浩軒的仙苗和仙葉雖然沒有完全燃燒,但已經從綠油油的變成黑乎乎的,彷彿一根焦炭般。

天色微微魚白,太陽終於從東邊升起,朝霞滿天,生機勃勃。

然而原本該在朝霞山看日出的秦浩軒、刑和藍煙,此刻都躺在地上。

秦浩軒接連兩次使用的火柱,轟殺白展躍,火柱高達百丈,宛如火山噴發。

他們戰鬥的地方距離王都不過數十里,猶如火山噴發一樣的火柱自然引起了徐羽及白展躍小弟的注意,匆匆解決了殘餘的散修,便趕了過來。

徐羽遠遠的看到躺在地上,臉色蒼白的秦浩軒,氣息微弱到極點。

「怎麼會這樣?」徐羽臉色焦慮,撲在秦浩軒身上,發現他的氣息已經很微弱了,氣若遊絲,命懸一線。

白展躍的那些小弟看地上只有秦浩軒、花勞和藍煙三人,不禁愣了愣,紛紛找起來:「白師兄呢?白師兄哪裡去了?」

「白師兄不會有什麼意外吧?」

「怎麼可能,白師兄乃是仙苗境四十葉的強者,在王都之中誰能傷他?」

這些小弟正準備散開尋找白展躍,他們哪裡知道,白展躍已經在和秦浩軒的戰鬥中,轟殺得連渣子都不剩,唯一跟白展躍有關係的符獸,都被暈厥前的秦浩軒收進乾坤符了。

現在別說他們尋找找白展躍,就算太初教的長輩出動,也休想找到半點關於白展躍的東西,因為白展躍的一切都成為空氣了。

徐羽怒目圓瞪,見白展躍那些小弟就知道尋找他們老大,卻根本不管秦浩軒,頓時怒斥:「先別管白師兄,沒看到地上有三個人受傷么?先救回皇宮再說!」

畢竟是無上紫種,儘管現在的徐羽不是他們的對手,但威懾力卻是一等一的厲害,徐羽粉面含煞,怒喝出聲,這裡的太初教弟子沒一個人敢違逆,忙抬著受傷的秦浩軒、刑和藍煙回皇宮。

翔龍國歷來的規矩,除非拿著皇帝的聖旨,否則皇宮大門在晚上是絕對不開的,如果沒有聖旨,就算當朝皇后要出入也得吃閉門羹不可。

然而守城的將軍和士兵們一看到來了一大批仙人,其中更是有帝師徐羽上仙,忙張羅著打開皇宮大門,讓他們進去。

回到皇宮,徐羽發現刑只是受傷,但還是清醒的,能自行打坐恢復,至於藍煙則虛弱得很,整個人都處於半昏迷狀態,但也沒有生命之憂。

唯有秦浩軒,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蘇醒,臉上的黑氣愈發濃郁,眼眶深深凹了進去,依舊氣若遊絲,情況更糟了。

早就餵了一些丹藥給秦浩軒,但半點作用都沒有的徐羽不知該如何是好,六神無主的她只好匆忙跑去請師叔,百花堂的副堂主凌萬星。

修鍊到仙樹境級別的凌萬星,每天只需要小憩片刻便能恢復精神,其餘時間都在打坐。

她特意挑選了這一個皇城冷宮,就是不希望別人打擾她。

可現在,她的宮門啪的一聲被徐羽撞開,心中惦記秦浩軒的徐羽也顧不上繁文縟節,直接跑到凌萬星的榻前。

「師叔,求你救救浩軒哥哥!」徐羽啪的一聲跪在地上,那一雙眼睛早就在將秦浩軒救回皇宮的路上哭腫了。

如果換成別人,半夜這般沒規矩的衝進來,早被凌萬星一腳踹飛了,更別提什麼求凌萬星出手救人。

見到徐羽這般慌亂的模樣,凌萬星也一驚,她當然知道現在秦浩軒在徐羽心裡很重要,卻沒想到重要到讓一貫禮貌的徐羽,這般亂了分寸。

凌萬星對徐羽的冒犯不以為意,問道:「他怎麼了?」

「受了重傷,很危險。」徐羽焦急說道:「師叔,請快隨我去看看吧!」

作為太初教百花堂副堂主,凌萬星的身份不可謂不尊貴,一個尋常弟子受了傷她就得去看,那不累死也得忙死,換成別的弟子,他肯定不會搭理,但徐羽卻不同。

徐羽是無上紫種弟子,是她們百花堂未來的希望,凌萬星知道,如果現在自己不去救秦浩軒,秦浩軒一旦身死,徐羽肯定會恨上自己乃至百花堂,甚至對太初教離心離德。

一個無上紫種是宗門未來的希望,任何一個都是不容小覷的存在,若是被一個無上紫種弟子恨上,對門派離心離德,就算掌教都不願意看到。

所以凌萬星也面色凝重道:「帶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