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上窮碧落下黃泉【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上窮碧落下黃泉【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剛剛走進法陣,便聽到別人在談論秦浩軒,而幾個他的心腹狗腿子一臉喜色的走來,對李靖說道:「李師兄,好消息啊!那個令人討厭的秦浩軒,這次在王都受了重傷,據說徐羽求凌萬星副堂主出手救他,可凌萬星副堂主都沒有十足的把握,於是就來我們七丈淵戰場,求在此坐鎮的碧竹堂農長老出手救人!」

另外一個小弟感嘆道:「是啊,這個秦浩軒區區一個弱種弟子,竟然有如此能耐,還能讓凌副堂主出手救他,凌副堂主救不了他,還不惜拉下面子,來請農長老救!」

「哼,還不是徐羽的面子么?」另外一個小弟嗤之以鼻:「不過不管怎麼樣,我看秦浩軒這次在劫難逃,連老天都看不過眼,要收他性命了!」

還當發生了什麼巨大變故的李靖,聽到秦浩軒受了重傷的消息,嘴角微微向上拉起,露出一個冷笑:「秦浩軒,終於要死了?雖然我現在已經不忌憚你的存在,可是聽到你重傷瀕死的消息,還是很開心啊!」

前天秦浩軒為了請假,一天斬殺了三十個散修的消息,將李靖著實打擊了一把,他也拚命殺了一天,想超過秦浩軒的戰績,不過散修被秦浩軒殺怕了,要麼深居簡出不應戰,要麼就成群結隊,人數之多即便李靖看到了也嚇得落荒而逃,自從秦浩軒創造了一天斬殺三十個散修的輝煌戰績之後,散修們更加警惕小心,李靖殺人也更難了。

為此李靖對秦浩軒頗有微詞,憤懣異常,正琢磨著等秦浩軒回來教訓教訓他呢,結果秦浩軒馬上就出事了,而且還傷得如此重,讓一個仙樹境級彆強者都束手無策。

……

在西門勝的營帳中,農長老仔細檢查秦浩軒的傷勢,一邊檢查,臉色也陰沉得愈發厲害,最後當他查到秦浩軒的仙苗仙葉焦黑得如黑炭一樣,毫無生機隨時可能凋零時,臉色大變,驚道:「秦浩軒是施展了什麼樣的秘術,竟然將仙苗傷得如此之重!」

西門勝神情凝重,問道:「農師弟,秦浩軒的傷可有希望?」

農長老看了看西門勝,又看了看凌萬星,最終目光落到徐羽臉上,他微微嘆了一口氣,道:「以我的丹道醫術,最多保秦浩軒不死,但也只有九成的幾率,並無十成把握,至於秦浩軒的修為,肯定是保不住了!」

徐羽皺眉,眼中淚花隱現:「一絲希望都沒有嗎?」

看到徐羽這幅模樣,凌萬星也大是心疼,對農長老道:「農師兄,當真是一絲希望都沒有了?」

農長老沉吟許久,一邊沉思一邊搖頭,最終認真的說道:「倒不是一絲希望都沒有,他的仙苗仙葉被燃燒過,但還沒有完全凋零,暫時處於枯萎假死狀態,如果能尋到芝仙草,以芝仙草的藥力肯定能救他的性命,至於恢復功力……也有三成的希望!」

「芝仙草?」西門勝和凌萬星等人驚呼出聲,面面相覷,彼此臉上露出駭然。

他們雖然料到秦浩軒的傷勢很嚴重,想要恢復很麻煩,卻沒料到必須用珍貴的芝仙草,而且還只有三成的幾率保住仙苗。

「是,芝仙草!」農長老點點頭。

凌萬星輕嘆一聲,對徐羽解釋道:「芝仙草是靈芝的一種,但藥效比萬年靈芝還要強,甚至有起死回生白骨生肉的藥力,不過芝仙草太罕見了……」

徐羽咬牙,眼神中流露出堅毅:「芝仙草在哪裡可找到,我去!」

她的聲音不大,但透出的剛毅決絕即便西門勝和凌萬星等人也為之心顫。

「說起來,我倒是知道一株芝仙草的下落。」農長老面色微微猶豫,欲言又止。

徐羽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凝望著農長老,語氣中帶著幾分懇求,但更多的是鄭重,說道:「求長老告知,只要能救浩軒哥哥,徐羽上窮碧落下黃泉,必報你大恩!」

上窮碧落下黃泉……農長老聽到徐羽的話,不禁為之一顫,再看向秦浩軒的眼神都帶著幾分羨慕,這個戰鬥力雖然恐怖,但畢竟只是弱種的秦浩軒,竟然能有如此的福分,讓一個紫種弟子對他如此死心塌地。

凌萬星也說道:「農師兄,還請告之,我百花堂欠你一個大人情,日後必有所報!」

農長老聽到這話,心中震驚得無以復加,凌萬星為了徐羽,願意讓百花堂欠自己一個巨大的人情,這個秦浩軒真有福氣啊!

「其實也不是我不告訴你們,只是你們得到這株芝仙草的幾率太小了!」農長老微微猶疑後,還是說道:「因為它就在掌教真人手裡,它是掌教真人在幽泉魔淵採的,為了采這株芝仙草,引得大量魔族追殺,掌教真人的道侶為了救掌教,犧牲了自己的性命。也就是說,這株芝仙草是掌教真人的道侶用命換來的,他平時視若珍寶,不大可能給你們。」

聞言,凌萬星面色微變,她也感覺到事情棘手。

徐羽聽到農長老的話後眉頭微皺,但還是堅決的說道:「凌師叔,帶我去見掌教,我要求這株芝仙草救浩軒哥哥!」

「哎!」感覺到徐羽的堅決,農長老面色微變,輕聲一嘆,道:「我和你們一起去,如果掌教真人不願意拿出芝仙草,我還能想辦法為秦浩軒保住性命,只是修為就保不住了。」

徐羽聲如蚊吶道了一聲謝。

農長老和凌萬星等人回黃帝峰,西門勝看著他們離去,尤其是徐羽那嬌小婀娜,卻異常堅定的背影,不禁苦笑:「掌教真人這次要頭疼了,一個是珍貴的芝仙草,甚至還帶著已逝道侶的懷念,一個是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