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四十一章 潛龍之行心交心【

第三百四十一章 潛龍之行心交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對於見掌教這件事情,刑是很不想的。

太初掌教,仙嬰道果境的存在!這種境界的高手,很難保證他哪次不小心便把真魔變給看穿了。

「話說,你掌教日理萬機的,還要自己修鍊,哪裡有時間見你?」刑說道:「不如我們別去見了?」

秦浩軒笑著看了一眼刑,自然知道這位老友在想些什麼,很是乾脆的說道:「其實,你可以不去。萬一被掌教看穿了……你就麻煩了。我自己去一趟便是了……」

刑一方面不是很想見黃龍,一方面心底深處又想近距離的觀察一下這位掌教真人,因為每次見他都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感覺,可那種感覺卻又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

藍煙也附和秦浩軒道:「的確該去拜會他,如果不是他拿出芝仙草,你就算用其他葯保住小命,可想恢復丹田和經脈的損傷至少要半年時間,而且這個掌教對你真不錯,你閉關兩年,在他都以為你恢復無望時,都給你送了四次丹藥,每半年一次……這種掌教,挺有心的。」

秦浩軒微微一笑,心中洋溢起溫暖。

掌教送來的丹藥雖然不是天材地寶煉製,但也都是上好的,他吃了還是很有效果的,正如藍煙所說,掌教肯定也認為自己恢復無望了,在這種情況下他都拿來丹藥,對自己抱著一線希望,盡著他最大的努力,可以說自己不但欠他一條命,而且能這麼快恢復,也要多謝掌教才行。

「老子決定了!還是要跟你們一起去!」刑小聲嘟囔著發言。

一行三人來到潛龍觀旁。

還沒接近潛龍觀,一道人影如鬼魅般忽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人秦浩軒認得,一直是和掌教真人形影不離的接引道人,接引道人在潛龍觀,那就說明掌教肯定就在潛龍觀修鍊。

「勞煩道長通傳,弟子秦浩軒求見掌教真人。」秦浩軒十分禮貌躬身行禮,身後的藍煙和刑也有樣學樣。

接引道人一直是木雕般的神情,在看到秦浩軒後,眼中精芒閃爍,臉色微微詫異:「你恢復了?」

秦浩軒微微頷首,道:「是的,弟子來拜謝掌教救命賜葯之恩。」

接引道人臉上表情漸趨平靜:「我為你們通報。」

說罷,接引道人站在原地,朝潛龍觀,嘴唇微動,卻沒發出聲音。

「束聲傳音術。」秦浩軒驚訝的看了接引道人一眼,這種傳音術由修為深厚的修仙者施展,可以將自己聲音傳到百里內的任何一個人耳里,但像接引道人這樣不發出聲音便可以傳音的可不多。

秦浩軒心裡暗道:「以前只知道神秘兮兮的接引道人很厲害,卻沒想到他這麼厲害!」

從接引道人的唇語可以看出,他只是說了一句「秦浩軒三人求見」,並沒有說秦浩軒的情況,因為他不是一個多嘴的人。

片刻後,掌教溫和的聲音傳到秦浩軒等人耳里:「讓他們進來。」

正在潛龍觀盤膝打坐的掌教黃龍真人睜開眼睛,他的眸子里有一絲疲憊一閃即逝,隨後自言自語道:「時隔兩年,秦浩軒終於從閉關靜地里走出來了,難道他放棄了嗎?應該是吧,那麼嚴重的傷,是不可能恢復的。即便是無上紫種也只有兩三成的把握能恢復,他在那麼嚴重傷勢的情況下,竟然還能保住性命,而且又堅持了兩年才放棄,不知道該說他是固執呢,還是執著呢?」

「哎,只是璇璣子要失望了,原本以為給自然堂收了個好弟子,秦浩軒表現得也的確很好,沒想到還是這樣了。徐鵬啊,別怪我不幫你弟子,我真的儘力了。」

很快,在接引道人的帶領下,秦浩軒三人第一次走進潛龍觀。

「好濃郁的天地靈氣,雖然隱含了幾分暴躁氣息,但靈氣濃度比閉關靜地強百倍不止,比自然堂更是強千倍啊!」秦浩軒一走進來,便被濃郁的天地靈氣所包圍,不禁一窒。

秦浩軒走進潛龍觀,出現在黃龍真人眼前時,黃龍真人正如接引道人剛看到秦浩軒一般,感受到秦浩軒傳出的仙苗境十葉氣息,眼睛一亮,臉上神情微僵。

「你恢復了?」黃龍真人的聲音隱含著幾分不可思議。

當初秦浩軒那種傷勢,別說生命力最弱的弱種,即便是生命力遠超弱種和飽滿仙種的灰種弟子,死掉也是很正常的,雖然秦浩軒吃了芝仙草,在芝仙草的藥力幫助下勉強撿回一條命,但包括掌教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想過他能恢復修為,因為那太不可思議了。

「弟子秦浩軒拜見掌教。」秦浩軒見到黃龍真人便行了一個大禮,口中誦道:「弟子能撿回一條命,能重新恢復仙苗境十葉的修為,多謝掌教贈葯、贈功、贈丹之恩。」

黃龍真人臉上的訝異化作笑意,虛虛一扶,從他手裡散出一道靈力將秦浩軒托起。

「這兩年,你閉關時,過得怎麼樣?」黃龍真人彷彿閑聊般問道。

黃龍真人隨意問,但秦浩軒卻不能隨意回答,他道:」這兩年在閉關靜地,說起來過得很苦,恢復修為時受了很多折磨,但其實是很閑的,加上閉關的兩年,我入門已經四年了,前兩年每天都在為怎麼提高境界加快修鍊速度而努力,入紅塵更是經歷了許多次和散修的生死搏鬥,過得挺累的,不過這兩年徹底放鬆下來,只要專心養傷就好。」

聽到秦浩軒的回答,黃龍真人微微頷首,他明白秦浩軒所言非虛,像他受那麼嚴重的傷,想要恢復過來豈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苦修之外,還有一顆真正向道的心,從不妥協從不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