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三十四章 靈液續命顯生機【

第三百三十四章 靈液續命顯生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秦浩軒愣了愣,看著師父枯槁的容顏,元氣大傷的模樣,瞬間就明白了,聲音都有些發顫道:「師父,您為了取這三個玉簡……是不是使用秘術,燃燒壽元,強行提升到仙苗境三十葉拿出來的……」

璇璣子微笑著,滿足的看著秦浩軒,道:「浩軒,你是我自然堂千年不遇的傳承人,師父相信你一定能將自然堂的道統發揚光大,有你這麼一顆好苗子,卻因為沒有修鍊的功法而頓足不前,重蹈為師的覆轍,為師不但會成為自然堂的千古罪人,而且自己也無法原諒自己!浩軒,為師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只要你和自然堂都好,為師哪怕馬上坐化,也心滿意足了。」

聽著師父的話,這種淡然滿足,安然等死的語氣,讓秦浩軒不禁心顫。

璇璣子道:「浩軒,為師快不行了,施展秘術之後,修為下跌得厲害,現在已經沒有能力再啟動禁制,沒有能耐將這三枚先祖道統放進去了,日後你修鍊有成,按照玉簡中記載的方法,將三枚玉簡請回先祖法蛻前,就算日後自然堂的香火再度失傳,也不至於徹底失傳了。請回先祖道統後,你再代為師這個投機取巧的不肖弟子,向先祖法蛻磕頭認罪。」

璇璣子說罷,眼眶已經徹底濕潤了,兩行濁淚流下,看著秦浩軒的目光中有諸多不舍。

這個為自然堂倔強堅強了一輩子的老人,他是多麼希望看到自然堂和其他四大堂,並稱為太初教五大堂,他是多麼希望看到自然堂的每一個弟子都抬頭挺胸,行走在太初教中,不再被四大堂弟子鄙夷瞧不起,他是多麼希望看到秦浩軒有朝一日繼承先祖道統,帶領自然堂走向輝煌未來,可是他知道,自己老了,強行燃燒壽元提升境界,已經是油盡燈枯的境界,再也撐不下去了。

璇璣子見秦浩軒神情悲傷,他拍著他的手背,安慰道:「沒什麼的,我是你的師父,有些事情該做的就必須做,自然堂到了你手裡總歸會更好。」

秦浩軒看著師父不舍的眼神,他的心在微微顫動著,他說:「師父先別這樣,我去弄些東西,能助你延壽,我馬上去拿!」

原本虛弱乏力,軟軟靠在床榻上的璇璣子忽然伸出形如枯柴的手,一把抓住秦浩軒,將秦浩軒嚇了一跳。

璇璣子原本渙散的眼神,冒出道道精芒,死死盯著秦浩軒。

「浩軒,我知道你有什麼……」剛剛劇烈動了一下的璇璣子,彷彿抽幹了身體不少力氣,說話都氣喘吁吁:「我是將死之人,修仙的希望已經斷絕了,你不必為了我浪費這些寶貴的東西,你現在還小,不知道這些東西的珍貴,等到來日你就清楚了。這些東西就算在咱們門派,仙嬰道果境的老祖宗也都視若珍寶……浩軒,修仙路不是一蹴而就的,以後你肯定用得上……」

秦浩軒認真的看著師父,語氣肯定的道:「再珍貴再難得,那也是以後的事情,我擁有兩塊水府令牌,每個月可以進入水府幾天時間,就算用完了這些,總能在裡面再得到一些。師父你也曾教導過我,修仙是不能滅絕人性的。就像您所說,如果只是一味的為了自己,你又何必燃燒壽元施展禁術,為我拿到這些先祖道統呢?如果您不這樣做,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樣。」

璇璣子的神情微微動容,但還是搖頭:「浩軒,為師的修仙路已經斷絕了……」

「師父,你就聽我一次,都說老來從子,你現在老了,應該聽我們徒弟的。」說罷,秦浩軒將璇璣子緊緊抓著他的手挪開一些,道:「師父,您好好休息,我去去就來。」

璇璣子看著秦浩軒離去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

兩年前,他為秦浩軒求下那支芝仙草,將傷重的秦浩軒送去黃帝峰的閉關靜地,不知道秦浩軒要多久才能恢復,還當自己一輩子都見不到他了,沒想到在自己臨死之前,還能看到秦浩軒,而且秦浩軒還這麼有孝心,執意要用鍾乳靈液那種仙嬰道果境的修仙者,都夢寐以求的天材地寶來為自己延壽。

這個舉動讓璇璣子更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浩軒,為師一個將死之人,怎麼能浪費你這麼貴重的東西呢?」璇璣子的聲音虛弱細微:「能看到你完全恢復,能看到自然堂未來的希望,為師就心滿意足了。」

絕仙毒谷距離這裡不遠,今天這麼來回一折騰,現在已經是傍晚時分,雖然還是人多,但秦浩軒回到自然堂為自己準備的房間,馬上躺在床上,然後飛快附身小蛇,趁著沒人注意便去了絕仙毒谷,取了一些鍾乳靈液。

他心裡惦記著如風中殘燭的師父,一路行色匆匆,雖然感覺到這次走進絕仙毒谷的壓力更小了,以前走進石筍林時,會覺得有個石頭壓在心裡,可這一次他走進來,最多像壓了一個小石子。

自從吞噬了那條蛟的神魂,又重新長了仙苗,發現在修鍊靈力時,竟然能附帶修鍊神識,他的神識又變強了許多。

回到自然堂,牽掛著師父的秦浩軒沒有半點停留,他再次來到璇璣子的房間,在璇璣子的注視下,取了幾滴鍾乳靈液,攙和在水裡稀釋,然後遞了過去。

「師父,喝了它,你就會好了。」

璇璣子看著秦浩軒遞過來,瀰漫著清香的鐘乳靈液藥水,輕嘆一聲:「浩軒,我的修仙路已經斷絕,沒有希望了,你這是在浪費啊!」

秦浩軒見師父沒有接過杯子,神情中有幾分焦慮,狠起心換上一臉嚴肅神情,正色道:「師父,您教育過我,修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