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再入靈田多變遷【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再入靈田多變遷【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秦浩軒點頭,道:「這些鍾乳靈液,我想送一些給掌教,一來解宗門燃眉之急,二來報掌教救命之恩。只是鍾乳靈液是我的秘密,一旦外傳後果不堪設想……」

璇璣子欣慰的看著知恩圖報,竟然願意拿出鍾乳靈液報效門派和掌教的弟子,道:「鍾乳靈液能夠延壽,這種延壽的靈藥在天地間都屬罕見,如果你在保證自己未來夠用的前提下,拿出一些給掌教,這是很好的。」

頓了頓,璇璣子思索片刻後,說道:「至於你擔心的事,我會在過一段時間,身體和精神狀態變好一些後,帶你去見掌教,我想從自然堂堂主之位上退下來,讓你接任自然堂堂主,順帶私下提一提鍾乳靈液的事。」

「接任自然堂堂主?」秦浩軒的神情有些僵硬,愣愣的看著璇璣子。

璇璣子笑了笑,道:「嗯,趁著我現在還活著,讓你接任自然堂堂主,有我的幫襯和指點,你能更快知道怎麼當一個堂主,到時候你是自然堂的堂主,你再提出捐獻鍾乳靈液給宗門,掌教最多在心裡對你以前的隱瞞有不滿,不爽埋怨你幾句,但同時也還會感激你,絕對不會暴露你的秘密,反而還可能因為你捐獻鍾乳靈液,給我們自然堂換取一些修仙資源的傾斜。」

說著,璇璣子的眼睛不由一亮,太初教算不上家大業大,在修仙資源的分配上,五個堂的多少都不一,這個標準並不由掌教一人決定的,而是有掌教和幾名太上長老、長老院共同決定,分配的標準也是按照哪個堂實力最強,弟子潛力最大,不過不管哪一次,自然堂的資源都是最少的,因為自然堂最弱。

如果秦浩軒捐獻這些鍾乳靈液,掌教盛了他的恩惠,也肯定會幫自然堂多爭取一些資源。

黃龍真人作為掌教之尊,又是太初教第一強者,他的話還是很有用的。

秦浩軒對璇璣子一禮,道:「師父,我入門四年,有兩年在閉關,自身境界才仙苗境十葉,惟恐辜負師父厚望……」

璇璣子一笑,罷罷手:「自然堂堂主之位,我早就和自然堂的每個弟子都說過,他們和為師一樣,對你接任都很有信心,相信你能帶領自然堂走向輝煌未來,為師沒有做到讓自然堂弟子有尊嚴的做人,有尊嚴的修鍊,希望你往後能做到。好了,為師剛吃了藥水,也該盤膝打坐一番,恢復些精氣神了。」

「是,弟子告退。」秦浩軒走出璇璣子的卧房。

璇璣子看著得意弟子離去後,重新坐在床榻上,感覺到體內勃勃生機,不禁輕嘆一聲,他原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沒機會再坐起來,以之前的狀態,最多半個月就會坐化。

及時趕到的秦浩軒讓他吃了鍾乳靈液之後,身體里的勃勃生機讓他心裡又升起了希望,雖然現在壽元得以延長,但身子荒廢太久,許多機能都已經衰退了,現在該趁著體內那股勃勃生機,將幾近萎縮的身體重新調整恢復,雖然無法恢復到之前的仙苗境二十九葉境,但也能保住現在仙苗境二十葉境的修為。

璇璣子自言自語:「修仙者逆天奪命,徐鵬啊徐鵬,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還要徒弟來教!徒弟如此爭氣,我這個做師父的哪能認慫?」

秦浩軒一臉輕鬆,面帶笑容的走出璇璣子的房間,外面已經漆黑一片,或許是心情大好的緣故,秦浩軒看天上的明月格外皎潔,星空格外美麗。

接任自然堂堂主之位,在兩年多前基本已經確定下來,秦浩軒本人也沒有異議,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這麼早,但想到師父雖然延長壽元,但燃燒壽元後身體極度虛弱,現在最需要的是好好恢復,再當自然堂堂主也會影響到他,所以將堂主之位傳給自己,也在情理之中。

「只可惜直接吃鍾乳靈液,大部分藥力都浪費了,若是能煉製成延壽丹,那藥力就能大大增加。現在師父傷得這麼嚴重,恐怕延不了多久的命,日後得想辦法得到延壽丹的配方,煉製出延壽丹才行。」

想到自己能為師父分擔壓力,為自然堂的眾多師兄弟謀求福祉,還有蒲漢忠師兄遺信的囑託,秦浩軒在心裡自言自語:「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蒲師兄,你看到了嗎?我為師父延壽了,我也會挑起自然堂的重擔,努力讓自然堂在太初教中和四大堂平起平坐,讓自然堂的弟子在太初教中也能昂首挺胸,不再受人白眼,受人欺辱!我會讓自然堂的每一個人都有尊嚴的活,有尊嚴的修鍊!」

看到秦浩軒一臉輕鬆,滿面微笑的從璇璣子的房間走出來,葉一鳴等自然堂弟子都圍了過來。

秦浩軒之前的匆匆而去,又匆匆而來,到現在面容輕鬆的走出師父房間,一干師兄弟們都看在眼裡,心裡猜測秦浩軒到底在幹什麼。

眾多關心璇璣子情況的弟子們迅速圍了上來:「浩軒師弟,師父他老人家怎麼樣?」

看著眾多師兄弟關切的眼神,憂慮的神色,秦浩軒臉上綻放出一個溫暖的笑容,道:「各位師兄請放心,我給師父吃了一些靈藥,師父的情況已經好些了,閉關靜養一段時間就能重新和你們見面,這段時間不要打擾他老人家,讓他安心靜養。」

「啊!」

「師父情況好轉了?」

「什麼靈藥這麼厲害,師父吃了後靜養一段時間就能好了?」

「浩軒師弟,你說的是真的嗎?」

頓時,原本眼神中帶著憂色的弟子們,一個個欣喜莫名,雖然他們心裡都有一絲懷疑,師父那副風燭殘年隨時會坐化死亡的模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