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四十四章 靈田新人選入道【

第三百四十四章 靈田新人選入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秦浩軒不敢猶疑,從這門口走進去,進去之後,看到凌萬星曼妙的身材上,穿著一身淡白色紗衣,她正站在一朵水仙花前,閉目清嗅,似乎極為享受水仙花的淡淡花香,在她的身旁,靈力所化的水仙花衍生幻滅,不需控制,自然至極。

師父曾說,凌萬星是百花堂最有可能突破仙輪境的高手,看來所言不虛啊。

秦浩軒走進水仙閣時,凌萬星便探出一道靈力,在秦浩軒不知情的情況下,悄悄探查他的身體。

「恢復了?」凌萬星稍微一探查,自然察覺出秦浩軒體內蓬勃的靈力,不禁一驚。

當初秦浩軒傷得有多重,她可是一清二楚的,農長老之前說秦浩軒吃芝仙草,不但能保住性命,還有三成機會恢復仙苗傷勢,但後來農長老才發現,秦浩軒的丹田和經脈受損太嚴重了,仙苗幾近於死,這種情況下仰仗芝仙草能保住性命就不錯了,怎麼可能恢復修為呢?

「自然堂弟子秦浩軒,拜見凌副堂主。」秦浩軒深深凝望身姿曼妙,美艷不可方物的凌萬星一眼,心無雜念目不斜視,眼神中飽含感激,他直直跪拜在地,行了三跪九叩大禮。

三跪九叩大禮之後,秦浩軒將他準備給凌萬星的那份謝禮拿出來,放在偌大的廳中,道:「兩年前,凌副堂主用珍貴的丹藥救了弟子秦浩軒的性命,沒有您浩軒活不到今天,這點薄禮僅是浩軒的一點心意,希望您能笑納。」

秦浩軒從進來行禮到說話,感激之情洋溢於表,語氣誠懇真摯,言語得體大方,禮數到位恭敬,看得凌萬星讚許不已,心道:「難怪徐羽這麼喜歡他了,兩年前秦浩軒的眉眼間還可以找到鋒芒畢露的銳氣,兩年後的現在他身上的氣勢極其內斂!不知道這兩年養傷恢復,他是怎麼熬過來的,仙苗傷得那麼嚴重還能恢復……真是罕見吶,可惜他只是一個弱種弟子。」

凌萬星目光從秦浩軒送來的禮物上掃過,一堆不算珍貴的靈藥,分門別類擺放得整整齊齊,還有一些一級靈谷,粗略估算至少價值一萬顆下三品靈石。

她笑了笑,道:「你的心意我領了,這些禮物,你就收回去吧,你們自然堂更需要這些。」

秦浩軒堅定地搖搖頭,神色堅定的說道:「凌副堂主,救命之恩大於天,這只是浩軒的一番心意,如果您不收,浩軒心念難安,最後成為修鍊的心魔。」

凌萬星見秦浩軒這麼說,也不好再拒絕,她呵呵一笑,將衣袖一卷,便將這一堆對她來說不算值錢的修仙資源卷了起來,道:「既然如此,你的好意我就領了。」

收了秦浩軒的謝禮後,凌萬星指著一條椅子,擺出一副閑聊的模樣,道:「坐,你受傷時傷勢很嚴重,甚至傷及仙苗,你是怎麼恢復過來的呢?」

凌萬星隨意問話,秦浩軒可不敢隨意答話,畢竟眼前的凌萬星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對他也很和氣,又是徐羽的師叔,這種尊長,自然得尊重。

不過就算尊重凌萬星,也不能將給說出來,畢竟這是他的大秘密,他恭敬的回話:「兩年前掌教真人憐憫弟子傷重,給了我一本恢復的功法,又多次贈我丹藥,這才勉強恢復過來。」

「掌教師叔對你可真不錯。」凌萬星笑了笑,然後欣慰的說道:「你雖然失去了兩年時間,但是你的道心愈發堅固可,你現在給我的感覺比同齡人都要沉穩內斂,光論道心比修仙二十年的修仙者還要強,現在你師父老了,你身體恢復了,自然堂想必也都交到你手上來了吧?」

秦浩軒點點頭,道:「自然堂千年來積貧積弱,師父他老人家希望能讓每個自然堂弟子都有尊嚴的活著,有尊嚴的修仙,日後我一定會儘力朝這方面努力。」

凌萬星點頭笑道:「璇璣子堂主沒看錯人,徐羽和掌教師叔也沒看錯人吶,哎,秦浩軒,只可惜你是一個弱種。」

秦浩軒面色不改,微微笑著,不卑不亢的說道:「浩軒認為,弱種並不一定比有色仙種差。」

凌萬星呵呵一笑,一臉欣賞的笑容:「嗯,的確有很多弱種,因為自身努力和獲得仙緣奇遇,最終成就比許多有色仙種的修仙者還要耀眼。」

聊了幾句之後,凌萬星再也忍不住心頭的疑惑,詢問道:「浩軒,我有一個疑惑,盤繞在心頭已經有兩年之久了,正好你在這裡,所以我想問問你。」

「凌副堂主請說,浩軒知無不言。」

其實凌萬星的疑惑和黃龍真人的疑惑一樣,都是關於失蹤的白展躍。

在三名無上紫種沒有拜入太初教時,白展躍是很有希望競爭掌教寶座的,再三名無上紫種拜入太初教後,就算白展躍沒有成為掌教的希望,未來也會是太初教的中流砥柱。

可兩年前他卻莫名其妙失蹤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人,同時凌萬星也聽到一些小道消息,那些小道消息都懷疑白展躍和秦浩軒火併了一場,白展躍身死道消,秦浩軒慘勝。

這個小道消息在太初教一些老弟子中流傳甚廣,否則怎麼解釋秦浩軒受重傷的事實呢?

雖然大家都懷疑秦浩軒,但是誰都沒有秦浩軒殺死白展躍的證據,現場連一絲蛛絲馬跡都找不到。

凌萬星看著秦浩軒坦然的神色,漂亮的眉毛微微皺了皺,又在心中自言自語:「哎,我還是不問了吧,知道了事實真相又如何?就算秦浩軒很坦然的告訴我,白展躍被他殺了,我又該怎麼做?將他交到掌教手裡,向全門派揭發他的罪行?算了,反正白展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