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六十二章 說者無心聽有意【

第三百六十二章 說者無心聽有意【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仙苗境四十葉境的修仙者,若要打敗一個仙苗境三十九葉的修仙者並不算困難,但若是想將他殺死,卻有難度了,因為仙苗境三十九葉的修仙者可以使出各種保命的絕招、符籙,實在擋不住時還能溜之大吉。

但仙苗境四十一葉想殺仙苗境四十葉的修仙者,卻是想抓就抓,想殺就殺,生殺予奪很輕鬆,仙苗境四十葉的修仙者根本沒有反抗餘地,除非他們擁有秦浩軒那樣能跑贏仙樹境強者的萬里符。

從仙苗境四十葉突破到仙苗境四十一葉,那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難度甚至不比仙苗境一葉修練到仙苗境四十葉低,許多仙苗境四十葉的強者,可能一輩子就困在仙苗境四十葉不得寸進。

像當初白展躍那樣的弟子,本身受宗門重視,身上又有不少好東西,但他想繼續精進,那也有些難度了。

仙苗境四十葉之後,每出一葉都會猶如脫胎換骨,實力強橫數倍,仙苗境四十一葉的強者對現在的秦浩軒來說,已經很強大了。

呂施故意報出他自己的修為境界,又貶低了一番自然堂,就是想看到一直淡然從容的秦浩軒出現一臉自卑鬱悶的模樣。

秦浩軒很認真地對尚晨雪說:「這位呂師兄說得對,我們自然堂目前暫時確實很弱,也確實不是呂師兄的對手。只是說出,廢這個詞……便稍欠斟酌了。」

秦浩軒雖然打定主意要振興自然堂,但所謂振興可不能吹出來,對於自然堂孱弱無強者的情況,秦浩軒還是很誠實地承認了,這在呂施眼裡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但在秦浩軒眼裡根本不算什麼。

呂施感覺秦浩軒像是在教訓自己,心中多少有些不滿,只是秦浩軒的身份畢竟是堂主,若是公然懟回去,自己便不佔理了,只能隱忍打算找機會駁一下對方的面子。

「啊!」可愛的尚晨雪聽到秦浩軒和呂施的話,女孩身上常見的同情心立刻在她心裡犯濫,那雙水汪汪的靈動大眼睛彷彿會說話一般,眼巴巴地看著秦浩軒說道:「好可憐哦,修仙其實是一件很殘酷的事情,要是沒有實力的話,在修仙界、在門派里根本沒有地位,連修仙資源都很難得到呢。你們自然堂的弟子們能堅持到現在也真不容易啊!」

說著,尚晨雪詫異地望著秦浩軒繼續說道:「那你還拿那麼珍貴的九天紅送給你們掌教,難道你不知道一朵九天紅可以換到多少修仙資源嗎?你把它當生日禮物送給你們掌教,那你豈不是什麼都得不到?」

秦浩軒微微一笑,道:「謝謝你的關心,自然堂雖然弱,但堅持下去還是沒問題的。」

一旁的呂施看著秦浩軒和尚晨雪說話,而且秦浩軒在大出風頭之後,表現又這麼得體大方,說話也條理清晰,接待方面更是挑不出毛病,他頓時就滿心不爽,當即對尚晨雪說道:「師妹,這沒什麼可憐的,修仙本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他們自然堂的人修仙不努力,所以只能作修仙界的螻蟻!」

呂施對秦浩軒不爽,但在尚晨雪面前還是很紳士有禮,他諷刺秦浩軒幾句之後,就像是一個良師益友般對尚晨雪說道:「晨雪師妹,你一定要認真修練,你是一顆褐色仙種,這種資質在整個修仙界中都不多見,千萬不要像太初教自然堂的這些人一樣,不努力修練的話,照樣會淪為修仙界的螻蟻。」

他說話間,語氣平淡隨和,彷彿不是在貶人反而在夸人一樣,讓秦浩軒聽得心裡不爽。但秦浩軒經過閉關靜地兩年的修練和心境的錘鍊,豈會這麼容易就控制不住情緒?他臉上淡淡的笑容一直沒有消失過。

呂施看了秦浩軒一眼,對他這副淡然的神情很不喜,又繼續對尚晨雪說道:「晨雪師妹,太初教一共有五個堂,但自然堂其實是湊數的,太初教最厲害的就是四大堂。掌教真人要你這段時間在太初教好好向前輩請教,你就多和四大堂的人交往,自然堂就忽略不計吧,公允地說,自然堂實在太弱了。」

如果說之前呂施說話,是以自然堂為反面教材教育尚晨雪,雖然有些不爽,但看在他們是太初教貴客的份上,秦浩軒也不和他計較。

但現在呂施說出來的這番話,很明顯就是針對自己的呀。

秦浩軒的眉頭微微皺起來,對呂施說道:「呂師兄,你說我就算了,但是你說自然堂就不對了。」

說著,秦浩軒停住腳步,回過頭來認真地看著尚晨雪,說道:「修仙路漫漫,一葉一天梯,別說什麼仙苗境四十一葉境,就算仙樹境、仙輪境、仙嬰道果境又如何?不過也是螻蟻,不成仙皆是螻蟻!如果沒有這種心態的話,修仙是不可能成功的!至於小呂啊,你這個心態,多少有些危險了,一定要擺正心態,方能登上成仙大道啊。」

呂施聽得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自己居然被一個只有十葉修為的自然堂弟子給教訓了!而且,開口便是小呂啊!

換個人這麼說,呂施定然第一時間怒噴回去!

只是,偏偏眼前這人的輩分……捋下來的話,還真的可以壓自己一輩!

這一聲小呂,硬算起來,也能喊得上!

可這話聽著怎麼就是那麼不順耳呢?

秦浩軒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有半分的攻擊性,這些日子因為做入道師兄的關係,習慣了擺出一副長輩的樣子來跟別人說話,而通常……別人也願意聽他這樣說話,久而久之……秦浩軒多少有些習慣了。

只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秦浩軒見呂施不說話,還不忘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