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六十九章 異客到訪邪氣溢【

第三百六十九章 異客到訪邪氣溢【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給的太重,肉疼!給的東西太輕……惠陽真人丟不起那人……一咬牙,從袖子中飛出十張符籙到秦浩軒面前。

這十張符籙飛向秦浩軒的途中,其他人也都看清楚了這符籙的模樣。雖然只有二指大小,但它們就像是一頭頭縮小版的鱷龜,而且這十張符籙能夠連起來,首尾相銜扣合得極為緊密,它們連起來後則更像一頭巨大的鱷龜了。

「秦小子,這些就當作見面禮了。」惠陽真人爽朗笑道:」這是鱷龜符,並不是符獸。它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組合起來使用。遇到危險時,鱷龜符可以化作鱷龜靈影護著你,大幅增強你的防禦力。而且鱷龜的速度極快,可以協助逃跑。」

「至於鱷龜靈影的嘴和爪,則可以發動攻擊,這符攻防一體。十張符若是組合起來用的話,說誇張點,完全可以助你擋下仙苗四十五葉境強者的一擊,不過十張符籙將會全碎。如果沒有全碎的話,每張符籙都還可以單獨使用。」

秦浩軒欣喜地接過來,朝惠陽真人行禮致謝。

秦浩軒接受惠陽真人饋贈的時候,不論是大元教還是太初教,那些陪坐的天才弟子們有不少人眼中都流露出**裸的羨慕和嫉妒。

惠陽真人笑呵呵地揮揮手,轉過頭去,認真望著黃龍真人道:」黃龍道兄,俗話說來而不往非禮也呀!」

黃龍真人心說這惠陽老頭真心不吃虧啊,隨後也笑了笑,學惠陽真人的模樣,一甩袖,一張符籙飛到尚晨雪手裡。

尚晨雪拿著這張上面畫著亂七八糟符文且自己一個都認不出來的符籙,有些疑惑地望著黃龍真人。

黃龍真人解釋道:「晨雪丫頭,這是我太初教的三清符,一氣化三清。你在使用這張符籙時,可以幻化出兩個幻影,這兩個幻影極為真實,敵人根本無法分辨出來。遇到難以避開的危險時,你只管使用這張符籙就是,它的妙用只有用了才知道。」

說著,黃龍真人不無驕傲地補充了一句:」凡遇到危險後使用我太初教的三清符,還沒有跑不掉的先例。」

兩個掌教老頭比闊,秦浩軒和尚晨雪可都賺大了。尚晨雪還好,作為掌教孫女的她,得到黃龍真人的饋贈也說得過去,可秦浩軒這傢伙,運氣實在太好了些……

其他人羨慕歸羨慕,卻不敢多說什麼。

看到還拿著三清符翻來覆去細看的尚晨雪,惠陽真人忙板起臉說:」還不快謝謝黃龍真人!你今天運氣真好,竟然得到三清符這種寶貝!」

說罷,惠陽真人又望著黃龍真人,說道:」你拿出這麼貴重的東西,我拿出手的東西似乎有點寒酸啊!」

「無所謂啊,孩子們高興就好。」黃龍真人哈哈一笑。

黃龍真人財大氣粗,一干太初教長老看得心疼不已,秦浩軒身邊的赤煉子也輕輕嘆息一聲。

見赤煉子一副十分清楚三清符底細的模樣,秦浩軒忍不住好奇,難道說一張三清符的價值,比十張鱷龜符加起來還貴?甚至還不只?

赤煉子見秦浩軒流露出好奇的神情,雖然他不喜歡秦浩軒,還是忍不住賣關子:」你想知道三清符的價值嗎?」

「想!」秦浩軒不假思索答道,在太初教外面他很害怕赤煉子,但在太初教,又是在掌教眼皮底下,赤煉子可不敢傷害自己。而且他看赤煉子並不是準備戲耍自己,本著不懂就問的精神,秦浩軒期待地看著赤煉子。

「三清符是我們門派所獨有的。我們宗門有一套『三清靈法』,傳聞這是三清道人的絕技。當年仙魔大戰時,三清真人的真傳後人自爆,身上攜帶的三清靈法被炸碎,其中一部分飛出那已經成為絕地的戰場,因此我們宗門前輩偶然獲得了三清靈法的殘本。」

「可惜不全啊!真正的三清符也是一氣化三清,只是它並不單單用來逃跑保命用的,而是可以化出三個分身幫自己戰鬥,每個分身的戰力都不亞於本尊。可惜三清道人的真傳後人在仙魔大戰中死了,真正的三清靈法也就不知所蹤了。」

秦浩軒聽完赤煉子的介紹,心中不禁多了幾分期待。

絕仙毒谷別人去不了,他秦浩軒是唯一能自由出入的。雖然絕仙毒谷越往裡走越不安全,甚至會出現毒靈之類的恐怖東西,但越危險代表著收穫也會越多。若是自己能獲得三清靈法的全本真傳,不僅戰力將大增,哪怕面對強如赤煉子這種仙樹境強者,也能有逃命的能力了。

「咚……」

秦浩軒還沉浸在對三清靈法的無限遐想中,山門下的鐘聲猛然響起,代表又有客人來了。

很快,山下的弟子也上來傳訊:」天忍宗華萬谷前來為掌教真人祝壽。」

聽到弟子通報,在場的太初教和大元教成員都驚呆了。

黃龍真人的兩條長眉微微一挑,眼中儘是疑惑:「天忍宗的華萬谷?怎麼可能,我也沒有邀請老東西,平素也與這種邪門中人素無糾葛,這老東西跑來幹嘛?」

聽到掌教這麼說話,那名傳訊的弟子進退維谷,不知到底該不該放人進來。

黃龍真人擺擺手,說:」讓他進來吧,既然他打著祝壽的名號,我太初教乃名門大派,也不能失了禮數。」

得到掌教批准的傳訊弟子,這才抹掉額頭的冷汗下去了。

大元教諸人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剛才其樂融融,氣氛融洽的宴會,頓時變調了。

惠陽真人皺著眉,自言自語:」他怎麼會來?」

秦浩軒繼續本著不懂就問的精神,詢問旁邊臉色也不大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