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三百七十九章 兄弟齊心方斷金【

第三百七十九章 兄弟齊心方斷金【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怎麼可能,絕仙毒谷中怎麼還有活物?」秦浩軒震驚不已,因為蛹中傳出的巨大威壓,以及蛹身散發出的紅芒染紅了四周環境,營造出來的恐怖氛圍讓秦浩軒不禁對這玩意生出一些畏懼。

「若是它有一天破蛹而出,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怪物?實力想必不會差,而且它是絕仙毒谷中孕育的生物,戰鬥力肯定不弱,那時我還能不能在這裡混下去呢?」

「還有那些天材地寶……以後豈不是都要便宜它了?」

「而且,太初教距離絕仙毒谷這麼近,一旦這東西跑出絕仙毒谷,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太初教……」

一時間,諸多想法縈繞在秦浩軒心頭:」不行,不能把它留下!趁它現在還沒破蛹,得將它滅了。」

想到這裡,秦浩軒心中生出強烈的殺意,可他並沒有馬上動手,他還是得先找些資料看看。像這種絕地中孕育的東西肯定不簡單,貿貿然動手絕對是自找死路,得找准它的弱點才行。

圍著巨蛹轉了幾圈,秦浩軒沒有耽誤時間,繼續朝前行。

在他神識快耗盡的時候,他看到了幾棵小樹,這幾株小樹很明顯是活著的,上面還掛著一種長相不好看的果子,外形和山梨差不多,秦浩軒認不出它來。

不過能生長在絕仙毒谷的東西,絕對不簡單。於是秦浩軒將這些果子全部採摘下來,準備回去要刑幫忙認認,說不定是什麼天材地寶也說不定。

神識即將耗盡,秦浩軒匆匆回去,這一次來絕仙毒谷收穫很大,不但神識得到突破,而且還得到了真正的三清靈法,若是能練成,自己的戰力將再提升一個檔次。

回去之後,秦浩軒顧不上神識的疲累,將僅剩不多的神識探出一絲,進入三清玉簡中。然而想要接觸裡面的靈法篇章時,卻被玉簡中附帶的大陣給彈了出來。

果然,這玉簡也有陣法禁制,在破開陣法之前,自己休想修練三清靈法。

看這陣法禁制的複雜度,想要描繪出來至少得花上幾天的時間,神識耗盡疲累不堪的秦浩軒暫時沒有再為三清靈法折騰了。

他起床煉製了幾包行氣散,最近小金和那些大力猿猴修練速度不慢,行氣散的需求也與日俱增。既然它們能夠修練,作為主人,當然得保證有足夠的後勤供應。

做完這些,藍煙已經將早餐準備好了。

秦浩軒、刑以及藍煙坐在桌上,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臉腫得跟豬頭似的人,秦浩軒好不容易才辨認出來,這傢伙不就是陰十三嗎?

被刑修理了一頓的陰十三老實了許多,身上的氣焰也不再那麼囂張,他再看刑的目光也有些畏畏縮縮。秦浩軒沒有虐待他人的習慣,笑呵呵地跟他打招呼,然後開始用餐。

陰十三看著桌上擺著豐富的食材,主食都是一品靈穀,而且分量還不少,經過藍煙這麼一料理,色香味俱全,而且還有一盤看起來靈氣充足的水果,絲毫不比師父平時吃的飯後水果要差。

刑端起碗,一邊吃菜一邊大口扒飯,秦浩軒也不客氣,很快,這一桌子最便宜都得二十顆下三品靈石的飯菜全都被吃乾淨了。

這種飯菜,對師父華萬谷那種仙嬰道果境的強者顯然不算什麼,但對一個仙苗境十葉,還是自然堂的這種窮地方,卻非常不一般了。

秦浩軒就餐食的待遇,已經遠遠超過一般堂主了,很顯然他並沒有享受四大堂堂主的那種待遇,現在的一切都是他憑著實力,自己為自己創造的。

從昨天被」仙奴」刑暴揍了一頓,陰十三對秦浩軒的態度也大有改觀。當然,他報復的心思並沒有消失,只是隱藏得更深,潛伏等待著適當的機會。

吃完飯,秦浩軒對陰十三說:」我現在是入道師兄,要去靈田穀帶弟子,你去不去?」

「去!」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陰十三就點頭答應。

他就是想讓秦浩軒在人前丟臉,去靈田穀或許能找到機會,他又怎麼能放過。

很快,秦浩軒帶著陰十三,乘坐仙雲車來到了靈田穀。

「秦師兄,秦師兄來了!」

在靈田穀的仙雲車場,有一些新入門的弟子等候著自己的入道師兄,看到秦師兄到來,大喊了一聲,原本安靜的靈田穀立刻變得人聲鼎沸。

「他在這些低級弟子中,人氣還挺高嘛!」陰十三默默想著,心裡也閃過另外一個念頭:」若是讓他在這些弟子面前丟人現眼,名聲大損,我也算找回場子了。只是……我該如何做,才能找回場子,落了他的面子呢?」

秦浩軒的入道師弟羅茂勳以及曹清華也在其列,自己入道師兄在靈田穀中人氣很足,他們也是與有榮焉。不過曹清華並不敢大聲地笑,因為他的身上有傷,動作大了會拉得傷口生痛。

曹清華身上的傷並不明顯,但是休想瞞得過秦浩軒的目光,同樣在靈田穀待過的秦浩軒,很快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強者欺負弱者,什麼時候都不少見。

秦浩軒再看羅茂勳時,發現羅茂勳身上並沒有傷。

「羅茂勳,曹清華似乎是受傷了吧?他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呢?你跟我說說。」秦浩軒語氣平淡地詢問道。

秦浩軒問這話時,羅茂勳的臉色變得很扭捏,流露出尷尬的神情,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什麼話來。

曹清華嘴唇張了張,似乎想幫羅茂勳說話,但秦浩軒沒有讓他說話,他也不敢貿然吭聲。

「曹清華被打時,你沒有幫忙吧?」秦浩軒目光炯炯,嚴肅地望著羅茂勳,羅茂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