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陸少是個妻管嚴 >第133章 更優秀

第133章 更優秀

小說:陸少是個妻管嚴| 作者:慧之言| 類別:仙俠武俠

送走了言肅,言書豈揉了揉眉心,看見新分配到他這裡照顧他的小陳,他換上笑臉,「小陳,這是怎麼了,臉色不大好啊。」

「言哥,別提了,」小陳拍了下大腿,「這不,王青王哥轉到了這裡,你不知道,我剛剛去看他,滿身的傷口,看著就疼,那幫下手的孫子真不是東西,下這麼重的手。」

言書豈適當的表現出來好奇,他的笑容中帶著恰到好處的驚訝,「王青?他也在這裡住院?他怎麼了?還滿身的傷口是出什麼事了嗎?」

小陳不疑有他,向言書豈解釋道:「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那天言哥你也被叫到什麼南山路警局了嗎,然後你回來了,王哥被他們留下了,也不知道要問什麼,就下這麼重的手,我非宰了那幫動手的崽子不可。」

小陳嘴上罵罵咧咧的要為王青出氣,但心裡清楚,如果上面的人不為王青討個說法的話,那麼,王青的罪就算是白受了。不過,他們四十七軍的首長應該會為他們討回這個公道。

「那,那天跟我一起去南山路的還有個女人,叫夏琉,她怎麼樣了?」言書豈其實知道事情的走向到了什麼地步,他不過是裝出個樣子讓所有人知道,自己並不知道那些事而已。

「這不是為難我嗎,言哥,我被調到這裡,整日里圍著你轉哪有空關心什麼女人,再說,南山路那些孫子為難一個女人幹嘛?」小陳是真不知道。

「不知道嗎?沒關係我也就是好奇罷了。」言書豈扶了下眼睛接過小陳遞過來的白粥,他這些天一直再喝白粥,傷口癒合的時候,猶要忌口,他索*待每天只送白粥就好。

「那行,言哥,有事你叫我,我去看看王哥怎麼樣了。」小陳起身,笑的憨厚,他是四十七軍的人,和王青的關係要比和言書豈的好的多。所以現在去看看王青,也挑不出錯來。

走進王青的病房,王青趴在床上看見來人是小陳,「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看著言書豈的嗎?怎麼一個人跑到我這裡了?」

「今天他那個表第又來了,」小陳彷彿換了個人,他正色道:「我已經按照老大的吩咐給他交流信息的機會他剛剛向我問了你還有夏琉的情況。」

「夏琉?你告訴他了?」王青皺起眉,那個女人也應該受了不少苦吧,真是難為她了,還只是個訓練營里的新兵,就要經歷這麼多風波……

「沒,怎麼可能,我現在可是個什麼都不知道、腦子還反應慢的小陳。」小陳翹起二郎腿,眯起眼就是一副賴皮樣。事實上,他可是四十七軍里的精銳。

陸離做事,向來周全,既然走了個事情考慮周全的王青,那就來個更優秀的。

「好我的事可以回答,但那個夏琉,無論言書豈怎麼問都要說不知道。」王青不放心的交待著,生怕一不小心就出什麼差錯。

夏琉的恢復力驚人,明明上午還只能躺在床上,抬起胳膊都覺得費勁,下午就已經可以自己走幾步了,蘇曉微看著她,莫名的想哭。

「微微,我準備好了以後就回部隊了。」夏琉看著窗外,眺望著遠處的天空,碧空如洗,天高任鳥飛。

「回去做什麼呢,繼續這樣的日子嗎?完成什麼任務以後,連個護住你的人都沒有。」蘇曉微替夏琉感到委屈,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錯,卻因為首長是夏琉就要被捲入這樣的風波,受這樣的無妄之災。

夏琉依舊望著窗外,那裡有隻小鳥,在藍天下飛的歡實,明明是冬天了,卻依舊在擺動翅膀,沒有什麼能阻擋一隻鳥對飛翔的嚮往。

「是我不夠優秀啊,」夏琉望了一眼蘇曉微,嘴角帶著笑,她已經做好了決定,不會更改,「我已經想好了,回去以後,加緊訓練然後投入到任務中去,等我足夠強大,軍銜也足夠高,就沒有人能隨意的傷害我了。」

夏琉不是那種玻璃心的女生,相反的,她喜歡越挫越勇,在哪裡摔了一跤,就把哪裡踩平了繼續走。她選擇了的路,就沒有放棄的道理。

蘇曉微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勸她嗎?她的脾氣自己清楚,怎麼勸她都不會更改自己的想法的,勸也無用。支持她嗎?然後眼睜睜的看著她滿身傷疤的站在高處,傷口和榮耀並存,讓人驕傲,也讓人心疼。

「對了,喬雪那女人怎麼樣了?那天只聽你說了一嘴喬家怎麼樣,那麼她呢,罪魁禍首怎麼樣了,喬家放棄她了?」夏琉扯開話題,再繼續這個話題,蘇曉微大概就要落淚了吧。

「她?」蘇曉微知道夏夏要轉移話題,她只好娓娓道來。

那天蘇曉微回到蘇家,剛好在門外遇見了喬二先生喬行帶著他的女兒喬雪登門致歉,被攔下聽喬二說了一通自家女兒「少不經事」的借口之後,她諷刺了幾句便約過他們走進了蘇家。

蘇家對蘇曉微是真的好,她是這個家裡板上釘釘的「大小姐」,誰都越不過她去。跟在她身邊的蘇曉寒義憤填膺,為她打抱不平,恨不得衝過去揍喬雪一頓的樣子。

「微姐姐,看見那個叫喬雪的,我就感覺她不是什麼好東西,事既然做了,就大方承認,或許咱們看見她這麼磊落的份上饒她一命也說不準,這麼躲在喬家後面,敢對你下手的勇氣去哪了?」蘇曉寒看不敢敢做不敢承擔後果的人,現在又裝的白蓮花似的,還好意思說「少不更事」,她明明都比微姐姐大。

「好伶俐的小嘴兒,當心伯伯聽見了,又要說你沒腦子、一根筋。」蘇曉微曲指,勾了勾蘇曉寒的鼻子,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