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混子的輓歌 >第九九四 我兄弟,照顧好了!

第九九四 我兄弟,照顧好了!

小說:混子的輓歌| 作者:岐峰| 類別:都市娛樂

我被移送到安壤公安醫院之後,日子跟在姚平的時候比起來,簡直是雲泥之別,至於老冷的案子,任哥在最早的時候,就知道我是冤枉的,所以只是按照慣例,對我進行了兩次提審,所問的內容也都是案發當天的一些細節和經過,甚至一些無關緊要的筆錄,都是直接擬好,拿來讓我簽字的,接下來的時間,只需要等葫蘆哥和老冷那件案子的真兇被遣返回省,我就算是徹底恢復了自由之身。

在醫院等待的這段時間,我的內心滿是煎熬,說真的,我是真的想恢復正常人的身份,但同時也不想看見真兇落網的那一天,因為我脫罪的同時,也就意味著葫蘆哥的身陷囹圄。

面對這個他用命運給我換回來涅盤重生的機會,我真的感覺到了手足無措,並且滿心茫然。

如此重恩,何以為報?!

無比糾結的在醫院躺了三天之後,這天一早,我便被窗外振聾發聵的爆竹聲在睡夢中驚醒,放眼一看,外面的天色還暗著,但驚起的爆竹早已映紅天際。

不知不覺,又是一年來到。

春節,彷彿永遠是能夠刺痛我心底的一根刺。

回想去年的臘月二十九,因為我老叔逼要我奶奶的存款,要給他女兒買車,我跟他在家裡大吵了一架,還因此動了手,在別人闔家團圓的時候,我一個人流落街頭,最後還是阿振收留了我,去他家裡吃了一頓團圓飯,我永遠都忘不了去年春節那天,窗外燈火璀璨,江山一片橙紅的時候,我獨身站在賓館的窗口前面,手中捧著泡麵,面對春晚而食不知味的樣子。

如今又是一年春節,我仍舊孤單一人,那個曾經拉著我一起吃團圓飯的阿振,已經跟我天人永隔,再無濁酒可話兄弟情長。

任哥給我安排的這個病房,是公安醫院最高規格的房間,並不單純是用來關押犯人的,所以裡面的一應器物都很全,雖然因為我的身份,房間內被加裝了信號*和閉路監控,但是電視什麼的都還能用,一整天的時間內,我都把電視開到了很高的音量,看著春晚倒計時的節目,一直捱到了晚上。

這年春節,公安醫院的晚飯,沒有餃子。

……

夜,十一點半。

新年的氣氛已經被逐漸烘託了出來。

『嘣!轟隆!』

『噼啪!噼啪!』

『嘣!嘣!嘣!』

『……!』

隨著窗外震如驚濤般的鞭炮聲響起,我坐在病房內,連春節晚會的聲音都聽不清了,按照北方的習俗,這陣鞭炮聲,是團圓宴開始的信號,意味著餃子開始下鍋了。

我扭頭看著窗外的漫天煙花,緩緩閉上眼睛,強忍著奪眶而出的淚水,又是一年春節沒有回家,也不知道奶奶現在過的怎麼樣,有沒有吃上餃子。

也不知道那些逝去的兄弟們,是否得到了祭奠。

『咣當!』

隨著春晚中的倒計時鐘聲響起,我坐在病床上,順著九樓的窗子,正看著外面的煙花發獃,病房的門被人伸手推開,隨後任哥手裡拎著一個布袋子,邁步走進了病房,對我笑了笑:「過年好唄!」

「任哥,你怎麼來了?」看見任哥進門,我伸出手,胡亂的擦了一下眼角,一臉的不可思議。

「呵呵,這大過年的,我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在醫院裡跨年啊,這不是得過來陪陪你嗎!」任哥笑了笑,隨後在布袋子里拿出了一個保溫桶,放在了床頭:「這是你嫂子包的餃子,有豬肉的和羊肉的,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忌口,就每樣都拿了一些,你趁熱吃。」

看著任哥手中的保溫桶,我忽然感覺心頭一暖:「這大過年的,你過來陪我,家裡人怎麼辦啊?」

「沒事,我干這個工作,過年不回家的時候多了,今年還算不錯,最起碼還能陪家裡人吃了一頓團圓飯呢。」任哥把餐盒裡面的餃子和菜幫我擺好之後,掏出了一雙筷子遞給我:「趁熱吃吧,今天是過年,按理說,我應該給你拿點酒過來,陪你喝點,但是公安醫院管得嚴,而且你的身體狀況也不允許,咱們就簡單點吧。」

「任哥……」我看著任哥,忽然很感性的開口。

「怎麼了?」正在往碗碟里倒著醋,打算陪我一起吃餃子的任哥,隨意問了一句。

「謝謝!」我看著任哥,很認真的開口。

「操,你這是什麼套路呢?」任哥被我逗的一笑:「怎麼著,我都給你送餃子了,你還想騙我點壓歲錢唄,行,那你給我磕一個,我給你二百塊錢!」

我也擠出了一個笑容:「大過年的讓我給你磕頭,怎麼,你要認我當女婿啊?」

「你他媽給我滾犢子昂,我閨女才六歲!」任哥笑罵了一句,隨後伸手指著桌上的飯菜:「快吃吧,一會涼了!」

「哎!」我點了下頭,夾起一個餃子塞進嘴裡,但到了嗓子,卻怎麼都咽不下去,不知道怎麼了,兩行眼淚又順著眼角無聲淌落。

「哎哎哎!這大過年的,你至於的嗎!你嫂子做的東西就這麼難吃啊,還至於讓你擠出了幾滴貓尿出來?」任哥看見我掉眼淚,故意開了個玩笑。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是在藍天賓館的頂樓,跟葫蘆哥一起吃的餃子。」我想起去年春節的時候,我拎著啤酒,去賓館樓頂找葫蘆哥,卻撞見他在樓頂祭奠妻兒的樣子,忽然一陣心酸:「去年過年的時候,我們倆還在一起打伙牌,坑史一剛他們的錢,一轉眼……」我把話說到一半,再度哽咽。

「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