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科幻末世小說 >超新人 >第616章 道別

第616章 道別

小說:超新人| 作者:鷹神| 類別:科幻末世

夜深人靜了。

狐狸一個人躺大廳沙發上觀看電影,腦子裡始終想著一件事。我的林不凡為什麼只有一票?痛苦啊!我沒有參與投票的資格,不然肯定會為他拉攏幾票。我可憐的林不凡,現在不知道躲到哪裡哭去了?

「嘿!林不凡,你來了。」水晶小狐狸飛衝上去。

林不凡摸個她說:「你家主人嗎?」

「她在啊。」

「我去找她。」林不凡說著快步走進水晶樓房,走下通道進入大廳。

狐狸無精打采開始昏昏欲睡。

林不凡輕悄悄過去。

有動靜,狐狸警覺的轉身看到我的林不凡從天而降,張開笑臉。他來了,心兒飛揚起來,立刻跑過去抱上。

一抱,狐狸就永遠不想放手了。原來,我愛他愛得好真的啊!沒有林不凡的日子如同煉獄一樣難受煎熬。我再也不想跟他分開了。

林不凡懂她的心,將她更緊緊地摟在懷裡,手指摩挲上肩膀,過一會兒讓開她,眼神真誠火熱地看上她。

狐狸忽兒閉上眼眸,伸起嘴,重重的讓他知道我正在期待什麼?

林不凡蜻蜓點水來個吻,然後放開說:「我是來跟你道別的。」

什麼?

狐狸情緒萬千變化,潸然淚下,心兒在哭泣。

「今晚,你能留下來嗎?」狐狸期盼地問。

林不凡抱起狐狸來到沙發上坐下,把她頭靠上肩膀,讓我們彼此靜心靜氣坐一會兒。狐狸好像全懂了。我所期望的事以後不會再發生了。我的林不凡的心將從我身上飛走了。我這樣會為他哭泣的。

「狐狸!」林不凡叫一聲。

「嗯?」狐狸應一聲。

林不凡和狐狸相互依偎坐在沙發上溫馨。

「我來到水晶皇城就是為了尋找我的身世。我現在找到了,林小沙就是我的親生母親。她沒有讓我失望。原來,我的一切都是在不可控的情況之下發生的,所以我厭不得任何人。這就是命運啊。」

「林小沙,她是你的母親。你打算跟她生活在一起嗎?」

「不會。我知道就已經十分足夠了。她想盡辦法彌補過去的虧欠,好讓心裡好受一些。我不希望她那樣。我有自己的獨立生活。」

「那你爸呢?」狐狸知道他爸是閃電廚神艾忠烈,而且變成了主力戰將。信息讓全天下人都知道了。

「呵,」林不凡輕笑一聲說,「他有忙不完的事。我知道我是有爸媽的孩子就足夠了。我不想讓他們給我任何承諾回報。」

狐狸直起身子,睜大眼神看清他,痴痴不倦地看著。

林不凡伸手把她頭託過來,臉與臉的貼在一起溫存。

「我明天就要跟隨他們到太空大戰外星人。你在留水晶皇城,哪裡也不要去。以後水晶皇城由閃電戰神守護,你們大可安心生活。由我們在太空保護你們。」

「你們的犧牲太大了。為了我們幸福的生活,你們在外浴血大戰,我好想跟你在一起啊!狐狸說著痛苦感傷的眼睛直流。

林不凡動情的擦擦粉嫩臉上的淚珠,到額頭上親一口,然後再吻個唇,跟她頭碰頭的在一起,呼吸彼此的空氣。

「我不會死的。其實天降橫福給我。」

「呵呵,什麼橫福啊?」狐狸笑開心不懂地問。

「沒有人選我,不看好。我就不用特別賣力打外星人。前面還有主力戰將衝鋒陷陣。」

「你到後面乘涼是不是?呵呵!」狐狸輕鬆笑起來了。

「你怎麼跟我想到一塊去呢?」

「你呀,讓我看到你是膽小鬼,算我看清楚你。」

「我膽小不好嗎?我可以安然無恙回來見你。」

「你真回來見我?」狐狸突然笑得更開心了。

「嗯哼!」

「呵呵!」狐狸再一次放開懷抱張開手臂抱上去。

此時,林不凡的臉埋在軟綿綿的胸脯里,滿身心聞胸口上令人萬分陶醉的馥郁之香,濃濃的沁人心脾。頓感好溫暖好舒服,永遠永遠這樣子不要把臉拿開。

狐狸更願意這樣,讓我的林不凡時時泡在我的溫柔香里,樂不思蜀。

不一會兒,夠了。

林不凡抬頭伸起身子,從胸懷裡離開站起來。

狐狸舉目情痴痴地望著他。我親愛的林不凡就要走了,不要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見到他?眼眶的淚水轉了轉,欲傾巢而出。

「再見!」林不凡告別一聲,轉身走了。

狐狸嗓子瞬間堵住了,變成啞巴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忽地站起來身子追上去。

林不凡頭也不回,我是來告別的,有時候需要不留尾巴的切得乾乾淨淨。我將一去不回頭。

水晶小狐狸看到了,飛過招呼,卻只見他張開巨型羽翼,大嚇一跳,躲不及防的避開。只見他張開羽翼一扇,人影飛衝上天空,即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狐狸追出來,迎面碰上水晶小狐狸。

「主人,他飛走了。」水晶小狐狸馬上彙報。

狐狸站在水晶樓房平頂上,遙望著星光閃爍的天空。我的林不凡就此走了,心如刀割一樣陣陣巨痛。手心捂著胸口,這裡還留下他的氣息。我會永遠在這裡等他回來。

小狐狸飛在主人頭頂上,對她萬分觀注。

狐狸托著沉重的步伐離開樓頂,返回大廳,然後上樓到卧室,躺在床上靜心的將永遠永遠不睡不醒思念我的林不凡。

在夜空,林不凡扇動幾下羽翼飛撲上一幢水晶樓房,它這裡曾經異常熟悉不了。

「你是誰?」

在樓頂停機坪上遇到看門的水晶玉兒,她不認識我的叫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