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神級漁夫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一千萬件流失文物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一千萬件流失文物

小說:神級漁夫| 作者:老楊半仙| 類別:都市娛樂

「孫爺爺,你這房子可厲害了,獨門獨戶的四合院,嘖嘖,這要值多少錢啊。」蕭鵬進門就嘖嘖讚歎。

「你小子,哪來的那麼多屁話,你也好意思說我這房子值錢?你那小院值多少錢?」孫老笑罵道。

蕭鵬一本正經的說道:「這可不一樣,我那裡是屋子裡的傢具值點錢,你這是房子值錢。鵬程,今天你伺候局子啊。」在一旁跑前跑後端茶遞水的,正是孫老的長孫孫鵬程。

孫鵬程撓頭道:「我爺爺說,這樣才是待客之道。」

蕭鵬聽完,一臉詫異地看著孫老:「孫爺爺,我怎麼聞到了鴻門宴的味道?」

孫老聽了蕭鵬的話,故意臉色一沉,作出不高興的樣子:「怎麼說話呢?什麼叫鴻門宴啊。走,趕緊進屋,外面這麼冷。」

蕭鵬跟在孫老身後進了屋,屋裡只有陸老和故宮博物館的王館長,蕭鵬和兩人打著招呼,陸老倒還好,王館長看著自己的眼神都不對了,看的蕭鵬心裡發毛。

飯菜都已經準備好了,孫老笑道:「來,這桌菜可是正經八經的宮廷菜,做菜的主廚祖上是宮裡的御廚,你嘗嘗這手藝如何?」

蕭鵬拿起筷子,心思了半天,把筷子又放回原處:「孫爺爺,你們有話就直說好了,你們這樣做,我心裡發毛啊,這可不像是你們的風格。」

孫老氣笑了:「你這小子,對你好點你還害怕了?行,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咱們先辦正事!」說完孫老從一旁拿出一個小盒子:「你看看這個品質可以么?」

蕭鵬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個棕色圓形的物體,一股奇怪的味道撲面而來。「這麝香不錯。」

孫老道:「恩,這是照你說的,喜馬拉雅麝,活麝取香,不過今年的產量不高,畢竟這些喜馬拉雅麝的數量不多,不過好消息是,今年不少小麝出生,大概三年後也可以取香了。」

「保護情況如何?要野生麝才有效果哦。」這才是蕭鵬的目的。別為了取麝香把喜馬拉雅麝都開始人工養殖專門取麝了。

孫老道:「行了你小子,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小子怎麼想的?又是要我們種紅花,又是一定要野生喜馬拉雅麝,你小子的意思不就是為了保護它們么?那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吧。國家已經在藏南川西那裡建設了全國最大的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了,而且常年駐軍,打擊盜獵。原來為什麼盜獵屢禁不止?不就是因為獲利高量刑低么?這次新的馬上就頒布了,盜獵國家二級以上動物,一旦捉到五年起步上不封頂,沒收非法所得!我看看誰還敢盜獵!」

蕭鵬伸出大拇指:「孫爺爺,你們終於幹了件正經八經的事。」

「啊呸!你小子什麼意思?」孫老抬手做個姿勢要打蕭鵬。「我們原來乾的不是正經八經的事?」

「得,我說錯話了,就這事?行,把今年的麝香都拿來吧,我先來生產一批葯浴。」蕭鵬道。「就這些事還弄得這麼神秘?現在可以吃飯了吧?」

蕭鵬語音剛落,王館長就在一旁乾咳起來,還不斷的對陸老使眼色。場面很是尷尬,因為他這些小動作,可是被所有人看在眼裡的。

陸老也讓王館長的動作搞得老臉一紅,乾咳一聲,說道:「小蕭,聽說你那裡有梵高的?確定是真跡了么?」

蕭鵬點頭道:「確定了,是真跡。怎麼了?」

「小蕭啊,你看你那千里岩,環境潮濕,這可不利於保護這世界名畫,如果出現了什麼變故損失了名畫多可惜?」陸老道。

蕭鵬一聽樂了:「陸老的意思是,放在我那裡可惜了,放在你們這裡才對是吧?」

王館長聽了在一旁拚命點頭:「對對對,我們就是這個意思。」

陸老瞪了王館長一眼,示意他別說話:「小蕭啊,我們倒不是想占你的便宜,你想一下,這麼貴重的畫,如果因為一些小事情出現損失了。那可得不償失了不是?所以你看這樣如何?咱把它放到故宮博物館,讓故宮博物館幫你收藏著,你覺得如何?東西肯定是你的!我們不是要你的。」

蕭鵬無語了:「陸爺爺,為什麼每次負責當黑臉的都是你呢?所有得罪人的事情都是你來做啊。」

陸老聽了蕭鵬的話,也是老臉一紅,狠狠地瞪了一眼蕭鵬,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這樣的道理你都不懂么?

蕭鵬聳聳肩膀:「我說王館長,我的那幾件國寶還在故宮博物館呢,我當時說借給你們一年,現在早就超了,我這還沒拿回來,你倒先惦記上我別的寶貝了?我們是不是先談談我那六件寶貝了?」

「呃?」王館長聽了臉都變了。

蕭鵬那六件寶貝放在故宮博物館,瞬間成了鎮館之寶,畢竟是從外國拿回來的國寶,還特么是從倭國拿回來的,無數人慕名前來觀看。故宮博物館天天人流量爆滿,真讓蕭鵬拿回去,那王館長那不要哇哇大哭?

「別緊張,我還沒有要回來的意思。那幾件寶貝,繼續放在故宮吧。」蕭鵬並沒有要從故宮取回這些國寶,這幾件東西放在故宮的意義比收藏在自己手裡大很多。畢竟這是從倭國拿回來的國寶,華夏日益富強越來越強大,這裡的象徵意義可是十分重大。

蕭鵬的話讓王館長放下心來:「那那副呢?」

蕭鵬露出一個抱歉的表情:「那副已經不在我手裡了。」

「什麼?」王館長直接站了起來:「蕭老闆,那副畫你給賣了?你怎麼這麼糊塗呢?你又不缺錢,賣了它幹什麼?」